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3章 喂狗

第3章 喂狗

        冉亿摸着良心,就算她曾经想过要给自己炒个新人设,但这才开学第一天,忙里忙外的,哪里还来得及打她的小算盘。

        所以当看到自己以什么“最美回眸,最美新生”的标题出现在无数大v的微博里时,她着实懵了。

        那张回眸照,正是她上午回头看艾琳被记者围住的那一刻,当时梧桐树叶漫天飞舞,照片着实拍得唯美大气。

        如果当事人不是自己,冉亿百分百会认为是心机摆拍。

        微博下万千回复褒贬不一,有夸她漂亮的,也有骂她心机婊上学第一天就按捺不住炒作的。

        冉亿翻着评论仍然觉得自己在做梦,这一切来得莫名其妙甚至是匪夷所思。

        看了会,她犹豫着抬头问姜濯:

        “不会是你安排的记者炒我吧?”

        姜濯面无表情:“你清醒一点。”

        “哦。”

        冉亿讪讪低头,其实她也知道自己是多此一问,姜濯素来自己都不屑炒作。

        所以到底是谁在背后玩这一出?

        是想捧她还是踩她?

        “你说。”冉亿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该不会是哪个大佬看上了我,想做我的金主吧?”

        姜濯手中的叉子一滞,随即不耐烦的放下,擦了擦嘴,道:“你自己慢慢意淫,我九点半还有事。”

        他站起来,经过冉亿身边时不经意朝手机屏幕浅浅一瞥。

        “等会等会!”冉亿见他要走,赶紧拉住他坐到旁边的沙发上,自己也一屁股坐了下去。

        沙发很软,两人的身体不小心靠在了一起,姜濯怔了半秒,不自然的躲开:

        “你干什么?”

        “别问了,快笑!”

        冉亿手伸到姜濯嘴边,食指拇指向上撑起他的嘴角,努力帮他扬起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弧度后,快速用手机按下了拍摄。

        继续打开微信,找到【母上大人】的对话框发过去。

        全程被摆弄的姜濯:“???”

        “实不相瞒,宋女士与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今天也已经疯狂的打了十来个电话给我,让我见到你一定拍张照片给她。”冉亿嗲起嗓子浮夸地模仿母亲的语调:

        “唉,好久好久没见到濯濯了,昨天在电视里看到孩子怎么瘦了呢,你一定要拍张照片给妈妈喔。”

        姜濯:“……”

        明明上个星期两家人还在一起聚了餐。

        真的是好久好久。

        冉亿收拾包包也准备离开,忽然想到了什么,手里的动作停下,看着姜濯问:

        “这周末我去你公寓玩吧。”

        姜濯目光一顿:“我不一定在。”

        “嗯?哦,你想多了。”冉亿没心没肺:“我只是想去看看塔塔。”

        姜濯:“……”

        塔塔是他们两年前共同捡来的一只虎斑橘猫。

        因为经常要拍戏,姜濯大二就没有住校,在电影学院附近买了套两居室的房子,平日里方便自己一边读书一边拍戏,塔塔也就一直被他养在公寓里。

        “走了,反正我有钥匙,周五晚上我自己过来啊。”

        冉亿打开门,探头探脑的左右打量片刻后,转身跟姜濯比了一个ok,仿佛在示意他——没狗仔,很安全。

        姜濯还沉浸在刚才被嫌弃的不爽里,冷眼瞥她:“快滚。”

        冉亿也不计较,架起墨镜离开。

        没几分钟,小麻从外面进来,见姜濯黑着一张脸,小声喊:“濯哥?”

        姜濯深呼吸了好几次才顺了气,整理好衣服,带上口罩和墨镜:“走吧。”

        两人从vip电梯下到停车场,一上车姜濯就躺在后排闭目,小麻摸不清楚情况,但也知道姜濯脾气向来不是太好,所以也不多问,只专心开着车。

        车才开出几十米,姜濯忽然睁开眼:“微博上有个【818大营长】知道什么来头吗。”

        “啊?”小麻在脑子里搜索信息,“就是个营销号,能有什么来头。”

        姜濯没再问下去,安静片刻后,后排传来声音:

        “周五晚上的杀青宴推了吧。”

        小麻微微侧头,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姜濯又紧接着开口:

        “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个很好吃的甜品叫什么?”

        话题转的相当跳跃,小麻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额,那个樱花草莓冰淇淋蛋糕?”

        “恩,好吃?”

        “好吃啊!爆好吃!”

        “那你去买五盒——哦不。”姜濯抚着额角思考了会:

        “可能不够,十盒吧,买十盒这周五送到我公寓。”

        小麻皱眉:“濯哥,我记得你从不吃这些的啊?”

        后视镜里,他看到姜濯肩背不自然的动了下,说:

        “前几天我看到小区里面有条流浪狗。”

        这个理由听得小麻相当费解。

        先不说姜濯所住的精品公寓根本不会有流浪狗出现,就算有——

        买冰淇淋蛋糕喂狗是个什么骚思路?

        车窗外不断掠过绮丽夜景,星星点点的光影打在姜濯脸上,小麻看不清他的表情,原还想再多嘴问一句,姜濯已经拿帽子盖住了脸,明显不想再聊下去。

        他只好识趣闭嘴。

        冉亿回到学校已经是晚上九点。

        寝室里还亮着灯,报到日第一天的兴奋和新鲜感持久未退,金晓萌在周樾桌前聊天,艾琳也已经回来,正在镜子前卸妆,见冉亿进门,她从镜子里扫了一眼,又收回视线。

        冉亿觉得那目光冷冷的,带着很深的敌意。

        她没搭理,径直走到金晓萌面前,眼睛往艾琳的方向示意,气声问:“她怎么啦?”

        周樾手指着面前的电脑,上面是微博首页,冉亿弯下腰看过去,金晓萌正好侧到她耳边咬耳朵:“热搜第一被你挤下去了,估计心里有气吧。“

        冉亿刚才手机没电了,她盯着屏幕才看到,不过她从餐厅回学校的这点时间,热搜第一已经变成——#冉亿回眸#

        短短的功夫,她的名字都给扒出来了。

        这时艾琳卸好了妆,走回座位拿了套换洗的衣服,去卫生间打算洗澡。

        路经冉亿的时候,她停了下来,下巴微微抬高,像是憋了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

        “冉亿,你签公司了?”

        冉亿回头,眼神刚好与她对视。

        她虽然并不打算跟艾琳解释什么,但还是应付地笑了笑:“没有。”

        艾琳随即也笑,“是吗,那你还挺会营销自己的。”

        这句话瞬间让寝室的气氛怪异起来,听着好像是在褒奖,可明里暗里,冉亿都感受到了艾琳针对自己的那一丝轻蔑和不屑。

        这让她相当不爽。

        冉亿无所谓的打了个呵欠:“其实就是我一个朋友随手拍着玩的,没想到现在热搜这么好上诶。”

        言下之意,我无心插柳,你自己不经打,怪得了谁?

        艾琳虽在娱乐圈混迹数年,但终究还是个18岁的姑娘,团队费尽心思却被其他人抢了风头,心里总归是不乐意的,碍于不清楚冉亿背后是否有人,她虽没在面上发作,却也笑盈盈的暗讽道:

        “是吗,那你这朋友可真厉害,认识那么多大v。”

        艾琳说的没错,微博那么多大v转发冉亿的照片,这明显是一场有目的的宣传。

        夜深熄灯后,冉亿躲在被窝里打开微博,找到了第一个发自己照片的大v。

        是微博著名的八卦博主【818大营长】,平日里主要发一些明星八卦和娱乐新闻,大概是建号很早的缘故,所以坐拥千万铁粉。

        流量如金的时代,要说没人在背后给钱推她,冉亿还真不信这么牛的大v会平白无故帮自己。

        到底是谁呢。

        他又想干什么呢。

        冉亿思来想去辗转反侧,想破脑袋连个怀疑对象都没有,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睡去。

        不知不觉,开学一周。

        冉亿所在的表演系主要包括了表演,台词,形体,声乐等几门课程,除却这些外还有艺术修养,电影欣赏等等,每天早上六点就要起来练早功,快节奏的上了一个星期的课,倒也没有太多关注八卦的时间。

        网络上,冉亿的热度也渐渐退了,毕竟只是一场新生报到,娱乐圈每天都有各种新闻,她这样的生面孔能轮一波热度已经是很难得了。

        今天是周五,冉亿刚好生理期第二天,因为不适,中午她只喝了碗红糖小粥。到了下午,坚持着上完两节形体训练课后,她感觉全身都被掏空了般,又累又饿。

        身体发出了指令,急需补充能量。

        下了课,冉亿飞速朝小卖部出发,金晓萌却紧跟着拽住了她。

        “你去哪?”

        “买吃的……我要饿死了……”

        “你还有心思吃,放映楼b厅人都挤爆了!”

        冉亿的心已经飞到了小卖部的芝士热狗上,一边巴巴儿的咽着口水一边见怪不怪的回:

        “又是哪个剧组来了?”

        北城电影学院作为最著名的演艺学府,隔三差五就有国内外的电影电视剧组进校做宣传和艺术交流研讨。

        金晓萌把冉亿望向小卖部方向的头扳正,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可长点心吧你,就知道吃!我告诉你啊,这次是大一新生福利,来的剧组巨牛逼,还有我男神!周樾已经先去帮我们占位置了,快走快走!”

        冉亿一听这话乐了:“哈?又是你男神?你究竟几个男神?”

        金晓萌表情很认真:“就一个啊。”

        像是想起了什么,冉亿的笑容慢慢定住:

        “你——不会是在说某位姓姜的吧?”

        “嘿嘿,就是姜濯啊。”

        “……”

        拉倒吧,听他的研讨会还不如回宿舍听郭德纲的相声。

        冉亿正想找个理由拒绝,微信通知音滴滴响起。

        她打开手机,是姜濯发来:

        【过来放映楼b厅。】

        冉亿假装看不到,淡定的摁掉屏幕,朝小卖部那边走过去。

        人刚走两步,微信又响:

        【不来你知道的。】

        ……

        冉亿冷冷一笑——这人威胁谁呢。

        从小姑娘我就是横着长大的,全家属院哪个小孩听到我的名字不是闻风丧胆落荒而逃?

        我会怕你?

        呵呵。

        几缕微风迎面吹散了冉亿额角的头发,她悠悠一甩,顺着转过身:

        “晓萌,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