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5章 下流

第5章 下流

        回到家里,姜濯打开冰箱,里面除了几瓶啤酒,什么都没有。

        小麻还没来。

        因为工作的关系,他基本不在公寓做饭,偶尔空了会回姜家大宅子里吃饭,平日里不是在剧组就是在赶通告,所以这个单身公寓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睡觉的地方。

        冉亿在旁饥饿难耐:“好吃的在哪?我真的饿死了要。”

        姜濯有点尴尬的挡住空无一物的冰箱,顺手关上门。

        “你等会。”

        他走到阳台,刚拿出手机准备给小麻打过去,门口就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很快,小麻提着一个超大的盒子进了门。

        姜濯迅速走过来,把冉亿推到沙发上坐下,又打开电视。

        “你先看会电视,我和小麻说点事。”

        小麻被姜濯拉到了厨房:

        “怎么才送过来?东西呢。”

        “不好意思濯哥!路上堵车耽误了,东西都在这,一共十盒。”小麻把盒子拆开,又热情的问:“所以狗在哪?我陪你一起去喂吧。”

        姜濯迅速把十盒冰淇淋蛋糕塞进冰箱,正准备回答小麻,厨房的推拉门里突然冒进一个脑袋。

        冉亿小心翼翼的:“抱歉啊,打扰你们说事,不过……姜濯你不是给我准备了好吃的吗?先给我一点啊,我快饿死了。”

        ?

        气氛一滞,小麻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真相,微妙地看向姜濯。

        姜濯迟疑了几秒,到底是演员出身,他面不改色的打开冰箱,从里面拿了一盒蛋糕递给冉亿。

        小麻推荐的这款甜品蛋糕是最近北城女生中的网红产品,冉亿一拿到手就心满意足的拉上了门。

        厨房里顿时安静如鸡。

        安静中还带一丝被戳破的尴尬。

        片刻,姜濯挠了挠眉,缓缓开口:“其实我真的是打算——”

        小麻忙笑着抢答:“明白,濯哥我明白。”

        姜濯没被人这么虚情假意的揶揄过。

        他有点不知所措,张了张嘴,几次欲开口解释,却一点底气都没有。

        最后只能草草赶人:“还不走?”

        “是是是,我走。”小麻转身,忽地又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车钥匙。

        “濯哥,我的车用好了吗?”

        姜濯从裤兜里也摸了把钥匙递回去。

        两人交换钥匙后,小麻才后知后觉:“我就说你好端端的怎么要用我的车,嘿嘿,还是你心细,谈恋爱这种事吧——”

        姜濯不耐的打断他:“你今天话很多是不是?”

        小麻倏地收声,他吐了吐舌,转身离开。

        见他走了,姜濯莫名也松了口气,他折返客厅。

        冉亿怀里抱塔塔,手中拿勺子舀着冰淇淋蛋糕,整个人窝在沙发里,正在看一部美剧。

        她的正前方电视里,男女主角说完台词后,激烈的拥吻在一起。

        冉亿赶紧伸手遮住橘猫的眼睛,“塔塔,这个你不能看,少儿不宜。”

        姜濯:“……”

        激情片段汹涌澎湃,伴随着靡靡吟声,香艳极了。

        冉亿两眼盯着屏幕,看得专注入神,慵懒坐姿无意露出了她胸前曲线,若隐若现。

        姜濯站在沙发侧面,耳朵里充斥的声音让他喉结生硬的滚了滚,莫名躁热。

        他别开眼睛,拿起遥控器换了频道。

        冉亿回头,急了:“干嘛呢你!”

        姜濯:“你自己都说了,少儿不宜。”

        “可我已经18岁了啊!!!”

        “还差20多天。”

        姜濯面无表情的给冉亿换了个历史频道,里面正播一部古埃及的纪录片。

        冉亿忿恨的舀了一大口冰淇淋送到嘴里包住,边吃边指着姜濯:“我看你这个人,就是太下流!”

        姜濯皱眉:“我怎么就下流了?”

        “我就是想看看人家外国演员的这种激情床戏是怎么演的,观摩,学习!作为一个专业的演员你的思想能不能别那么低俗?”

        “……”姜濯黑着脸:“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他转身朝自己卧室走,冉亿从沙发上跳下来,指着空空的杯子:“喂,这个蛋糕也太小了,我两口就没了呀!”

        姜濯回身,看到冉亿不知什么时候鼻尖沾了些冰淇淋。

        冉亿的脸偏婴儿肥,小小的,圆圆的,五官也生得小巧精致,糯软的奶油点缀在鼻尖,加上那双骨碌碌正巴巴儿看着他的眼睛——

        姜濯蓦地觉得有某种奇怪的香甜回旋进自己的五脏六腑,慢慢融化。

        渐渐欲罢不能。

        他忙打住无边无际漫开的思绪,有些恼火的拿了桌上的纸巾丢到冉亿身上:

        “你是弱智吗?还是鼻子里也长牙了?”

        冉亿以为姜濯是嫌弃自己能吃,小声叽歪:“不就吃你一个蛋糕吗,看你小气那样!”

        姜濯回到卧室关上门。

        从柜子里拿了睡衣坐到床边,回忆刚才电视里的画面,脑子里冒出的一些荒唐想法让他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垂下头,双手烦躁的插.进发间——

        “……姜濯你他妈疯了吧。”

        换好衣服,姜濯回到客厅。

        冉亿面前放了九个空杯子,面前的最后一杯也已经吃了一半。

        看到姜濯出来,她忙招手喊他:“小雪,你冰箱里放那么多东西不吃要坏的,我帮你解决了喔。”

        说着,冉亿用勺子刮干净杯子里剩下的甜品,恰好一勺。

        再笑眯眯的冲姜濯:“但我留了一口给你呢,是不是很贴心。”

        姜濯:“……”

        我是不是还要说一句谢谢?

        又撸了会猫,九点半,冉亿回了家。

        冉家也算是知识分子家庭,冉父是北城某大学的文学教授,冉母年轻时跟姜濯的母亲同在一个文工团做歌唱演员,后来下海经商,成了商场女强人。

        冉亿还有个哥哥,名:冉万。

        说是当时哥哥出生的时候,正值改.革开放,80年代家家都争做万元户,于是冉母一合计,就取了冉万。等冉亿出生的时候,万元户早已成为历史,彼时冉母又做起了生意,干脆心一横,立下更宏伟的理想——亿元户。

        冉家两兄妹,承载着冉家经济发展的伟大目标。

        当晚回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两老已睡,冉万的房间还亮着灯。

        冉万今年刚好三十岁,是个单身狗。平日里除了上班就爱宅在房间里写小说,可能是遗传了冉父的文学功力,冉万的小说在网站连载十分火爆。

        门虚掩着,冉亿推开:“万哥,又搞创作呢?”

        冉万背脊一直,忙合上面前的电脑:“你,你怎么回来了?”

        冉亿被他不自然的举动愣了一刹,反应过来什么,她不怀好意的笑:

        “嘿,哥……寂寞了?”

        冉万抬头似想说什么,但嗫喏了两下,只闷闷回:“瞎说什么呢你。”

        “哎呀,我明白,都什么年代了,自己解决总比出去乱约炮的好,妹妹支持你!”冉亿拱起双手:“继续,你继续,我回去睡了。”

        “……”冉万扯了扯嘴角,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你脑袋里成天装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顿了会,他有些无奈的打开电脑,:“我正写一部古代小说,姜濯给我介绍了位编剧老师,如果那老师喜欢,说不定能拍成电视,只是现在八字还没一撇,我也不想太多人知道。”

        “真的啊?”

        冉亿凑上去看屏幕,上面文档里写着第一章的段落——

        【太子穆大婚当晚,太子妃袖中暗藏匕首,在交杯之时欲以行刺,奈何太子早已察觉动机,抓住其腕将其制服,并强行】

        后面还没写完,冉亿扭头:“强行干嘛了?”

        冉万推了推眼镜,淡定回:“圆房。”

        “这么刺激?”

        “嗯。”冉万若有所思:“这是我为姜濯量身定做的角色。”

        “???”冉亿一口口水呛在喉咙里:“你想让姜濯演这个太子?”

        不是冉亿大惊小怪,只是,如果姜濯演这个太子……岂不是就要跟某个女人演床戏?

        他出道这几年似乎还没有拍过什么亲热戏。

        冉亿脑补不出姜濯的床戏会是什么样的,她想起晚上在他家里看到的电视画面,不禁把男演员的面孔代入成姜濯的脸,男演员的呻.吟粗喘代入成姜濯的声音。

        那一起一伏……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冉亿拍着受惊的小心脏,“我怎么会想到这么可怕的画面。”

        冉亿把笔记本挪到面前,若有所思:“唔,姜濯演这个男主的话……”

        她手指麻利的敲着键盘,不一会,屏幕上的文字变成——

        “太子穆大婚当晚,太子妃袖中暗藏匕首,在交杯之时行刺,太子这个色狼被刺后直接嗝屁儿了,全剧完。”

        冉万:???

        人家姜濯哪里得罪你了第一集就给写死了?

        在家赖了两天,周日晚上回到学校,刚进宿舍,冉亿就看到金晓萌拿着手机,手像上了发条一样不断按着屏幕。

        冉亿放好包,一屁股在她旁边坐下:“打桩呢你?”

        金晓萌头也不抬:“别打扰我,我在怼人!”

        周樾帮她解释:“亿亿,你没看微博刚才的推送吗,有人发照片爆料说姜濯上礼拜陪某集团女总裁游三亚,现在全网都在热议姜濯傍富婆。”

        冉亿一个打挺坐正,“什么?!!”

        姜濯傍富婆?

        就姜家隐秘低调的家世,富婆排队来傍他还差不多!

        冉亿打开微博,很快看到了爆料的照片——一对男女的模糊身影,其中男人身材跟姜濯的确相似,还带了一顶同款帽子。

        但冉亿一眼就能认出,那并不是姜濯。

        她又看了看爆料内容——

        【9月2号晚20点,疑似姜濯与某集团总裁现身三亚著名海鲜餐厅。】

        冉亿嘴角一扯,这不瞎扯淡吗?

        九月二号她报到,晚上姜濯还跟她一起吃了饭,怎么分.身去三亚跟富婆约会?

        而且姜濯从小就讨厌吃海鲜,打死都不吃那种,闻个味儿都能恶心好几天,更不可能在什么海鲜餐厅约会。

        正看着,艾琳回来了。

        金晓萌见了她仿佛见到救星,立马从座位起来:“艾琳,你不是跟姜濯合作过吗?你知道他不是那种人吧?你会发微博挺他吗?”

        艾琳刚回来,天闷热,她也有些躁气。

        撇开金晓萌的手:“你怎么那么天真啊。”

        这话听得冉亿莫名不顺耳,她头微微抬了几分。

        艾琳继续说:“你以为圈里就女明星有金主?男明星也会有的好吗,这种事说不清楚的。”

        “是吗,呵呵。”冉亿懒懒看着她:“那你就是说姜濯有金主咯?”

        艾琳不屑的拿眼尾扫她:“我可没指名道姓,就事论事罢了。”

        “也对,还是你有经验些,毕竟你不也被传过有金主嘛。”冉亿笑眯眯的把话抵回去,轻淡的声音慢慢上扬——“难道说你有,你还真的有么?”

        艾琳登时脸便垮了下来:“说什么呢你。”

        冉亿耸肩,学她的语气:“就事论事罢了。”

        好端端的,寝室生出了一丝火.药味。

        金晓萌和周樾也是看得莫名其妙。明明是在说姜濯傍富婆的事,怎么这两个人杠上了。

        冉亿看艾琳原本就不大顺眼,现在更生出一丝厌恶。

        她跟姜濯从小一起长大,家属楼里两家父母犹如一家人,虽然她跟姜濯可以随便打闹互怼,甚至她骑到姜濯头上各种狐假虎威。

        但也只能是她而已。

        别的人可不行。

        寝室气氛一度剑拔弩张,宿管阿姨忽然在门口敲门。

        “8103的冉亿在不在?”

        金晓萌趁机打破凝滞的气氛,“在呢在呢!”

        她跑去开门,宿管阿姨抱着一个纸箱站在门口,气喘吁吁。

        “冉亿!你的东西!”

        冉亿这才从忿忿不爽里抽回一丝情绪看向门外,随后站起来走过去。

        “什么啊。”

        “不知道,刚才有人送来的,赶紧拿好,我们那堆不下。”

        说完阿姨下了楼。

        金晓萌围着箱子转了一圈:“我靠,不会是谁给你送了台电视机吧,这么大。”

        冉亿从抽屉里拿出剪刀,沿着纸箱封口划开。

        纸箱很厚,剪刀很小,只划开一个缝隙。冉亿用手使劲一扒,盒口顺着裂开,一大堆花花绿绿的包装映入眼底。

        各种薯片,干果,威化,巧克力,酥糖,水果干,蛋糕,牛奶等洋洋洒洒装满了整箱,几乎都是冉亿的日常零嘴最爱。

        “……”金晓萌看呆了,喃喃道:“谁跟你这么大仇啊,送这么多胖死人的零食?”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冉亿真心的从小就爱吃这些。

        父母从不给她买零食,说吃了不长身体,冉万的零花钱都花在买作文书上,童年记忆里的巧克力,棉花糖,汽水儿——几乎都是姜濯拿自己的零花钱买给她吃的。

        正想着是谁送来的惊喜,冉亿桌上的手机响了。

        她拿起来瞥了一眼:

        姜濯:【有一年你哭得满院子跑还记得为什么么。】

        眼底一沉,冉亿脑子里瞬间窜出许多陈年嘈杂却清晰的画面。

        她不由虎躯一震,哆嗦着打字:【你想干嘛?】

        很快,姜濯回来一个看似微笑却更像是威胁的表情——

        【三餐准时吃,饿了就拿零食包垫肚子,再有低血糖的事发生——】

        【我保证让你哭得满学校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