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6章 僵尸

第6章 僵尸

        哭得满院子跑,是冉亿小时候最丢人的一次事情。

        冉亿从小就是霸王花,打架跑最前,爬树她最高,连马蜂窝都敢照捅不误,在家属院里是出了名的胆子大。

        姜濯比她大三岁,住在隔壁。楼里同龄的小孩多,姜濯却不怎么聚在一起玩,偶尔看不过冉亿跟小伙伴打架时,会一言不发的把她拖回家。

        冉亿不是没反抗过,只是她力气没姜濯大,又打不过他,每次被他管都很不服气,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冉亿改变了立场。

        有一年姜濯家买了一套组合沙发,冉亿去他家玩,一屁股坐上去发觉——这沙发也太软太舒服了,轻轻蹦一下就像自己玩过的蹦蹦床!

        于是那一下午冉亿什么都没干,在沙发上蹦了个爽,到了饭点才回家。

        当晚,冉亿便听到隔壁有打骂的声音。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冉母才说:“姜濯那孩子昨儿调皮,把家里新买的沙发当蹦蹦床玩,结果跳塌了一块,听说老姜把孩子狠狠打了一顿。”

        冉亿当时就愣住了,塌了?

        再见到姜濯时,他还是冷冷清清的样子,唯独膝盖上有些淤青,猜测应该是跪了很久。

        冉亿内疚极了,问他:“小雪,你怎么不跟叔叔说沙发是我蹦坏的?”

        姜濯很不耐烦的斜她:“有什么好说的。”

        ……

        如果不是姜濯背锅,跪得膝盖发青的应该就是冉亿了。

        所以从那天起,冉亿便觉得姜濯这人够哥们,有义气,好兄弟。

        值得拜把子。

        再后来,她便成了姜濯的小跟班。

        姜濯虽然总嫌她烦,嫌她跟着自己,嫌她话多事多,但每次冉亿不高兴了,哭鼻子了,他还是忍着性子买各种好吃的零食塞给她哄她。偶尔冉亿调皮闯祸了,他也最多骂两句,唯独有一次,他动手打了冉亿。

        那年某天下午,冉亿照例来找姜濯,姜濯忙着做功课,她便一个人去院子里玩,看到隔壁楼几个小孩聚在一起不知玩着什么,她好奇,也跟着围了过去。

        过去后才发现,小孩们不知是谁从哪搞来一颗子弹,正研究怎么才能像电视里一样发射。

        冉亿听姜濯爷爷讲过打仗的故事,眼下看到了真枪实弹,顿时来了兴趣。

        她自告奋勇回家找来酒精倒在上面,用火柴点燃,然后捂住耳朵跑远。

        小孩们全躲得远远的,然而想象中的发射却没有出现。

        冉亿以为子弹坏了,一个人上前,蹲下用筷子夹起发烫的子弹仔细端倪。

        一开始,弹头是对着自己的脑门心,半天没看出个所以然后,她又调了个方向,弹尾对着自己。

        几乎是调转方向的一刹那,砰一声,一股冲击强力爆发。

        冉亿吓得魂飞魄散,一屁股跌坐到地上,面前的弹壳已经炸成了一朵花。

        如果再晚那么0.1秒把弹头转回去,后果不堪设想。

        姜濯听到声音从家里跑出来,看到眼前的一幕,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先是飞快的把冉亿从地上扶起来,确定子弹里的火.药已经完全作用后,铁青着一张脸把冉亿拖回家,不知是不是气过了头失去理智,他抓起花瓶里的鸡毛掸子就对着冉亿的屁股打过去。

        冉亿满院子边哭边躲,姜濯却不像平时那般迁就。

        他骂她:

        “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活腻了是不是?!”

        “那东西是你能玩的吗?!!”

        ……

        冉亿本来就被吓得不轻,姜濯又打她屁股,她哭得天崩地裂,哭得街坊四邻都赶了过来。

        那年冉亿八岁,姜濯读初中。

        是他第一次打她。

        也是唯一的一次。

        所以眼下,姜濯的微信里说——【让你哭到满学校跑】

        冉亿深吸一口凉气,屁股暗暗收紧。

        摸了摸曾经受伤的地方,她老老实实回过去:【……知道了。】

        放下手机,冉亿把姜濯送来的零食包收进柜子,金晓萌抓住其中一袋蜂蜜薯片说:“听说这个好吃诶,给我吃一袋好不好?”

        冉亿跟被抢了传家宝似的马上夺回手里:“你要吃我明天买给你。”

        “这不是有现成的嘛?”

        “这个不行。”

        “为什么不行啊?”

        “不行就是不行。”

        金晓萌撇嘴:“小气鬼,胖死你。”

        冉亿:“嘻嘻,胖死也乐意。”

        的确不是多贵重的零食,但冉亿就是不想跟别人分享姜濯送她的东西,她和冉万有十多岁的年龄差,她穿开裆裤的时候,冉万已经读高中,说没有代沟其实是假的。

        所以更多时候,姜濯填补了她对哥哥的情感空缺。

        那种感情到了今天,便是对着哪怕已经成为顶级一番的姜濯,她也依然肆无忌惮,没心没肺。

        周一清早,一睁开眼睛冉亿就打开微博关注姜濯傍富婆事件发展的情况,谁知道过了一夜,话题非但热度不减,反而愈演愈烈,连今天某新闻的头条都成了姜濯秘恋女总裁等等含糊不清的字眼。

        看得冉亿想说脏话。

        从前围观别人的八卦没觉得有什么,但今天主角换了姜濯,还是那么难听的无稽之谈,冉亿觉得鼻子眼儿里出的气都带火。

        她坐在床上,披头散发的揉了揉眼睛,考虑了会,还是决定给姜濯打个电话。

        拨通号码,她躲进被子里。

        响了许久,那边才接起来低沉的嗯了一声。

        冉亿忙小声问:“你没事吧?”

        “我有什么事。”姜濯懒懒散散的,声音有些惺忪。

        “富婆啊……”冉亿捂住嘴小心翼翼,“今天的头条都在说你傍富婆。”

        “就这个?”

        “啊,那些人不是放屁吗,明明——”

        “别打扰我睡觉。”

        啪塔。

        手机里传来忙音,姜濯直接挂了电话。

        他从小就这样随心所欲,他不喜欢的,逼不了他,不喜欢他的,爱谁谁。

        可冉亿不同,她看到乌烟瘴气的评论区里有人称姜濯是小白脸,气得要爆炸了。

        这事她不能坐以待毙,好兄弟,讲义气,她可是在心里跟姜濯拜了把子的。

        金晓萌忽然在床下敲她床头:“亿亿,那天研讨会你帮我拍的照片还没发我。”

        “哦。”冉亿心不在焉的点开相册,“我找找,现在发你。”

        手机里有上千张照片,她往前翻了很久才找到金晓萌在研讨会台上拍的那几张,在发送时,冉亿眼睛无意瞥到了另外一张。

        她顿时坐正,好像想起了什么,马上点开那张照片。

        再放大。

        不过两秒,冉亿的神情便兴奋起来,她赶紧从床上下来,随便套了件衣服就冲出寝室。

        跑到楼道尽头一处安静的地方,忍住心里的激动,她又给姜濯打电话。

        几声嘟音后,那边不耐烦的接起,一字一顿:

        “又。怎。么。了。”

        冉亿:“小雪!小雪你别怕,我有办法帮你摆平那些胡说八道的事了!”

        姜濯:“???”

        他凌晨五点才回公寓躺下,不到两个小时,已经被冉亿骚扰了两次。

        深呼吸,努力压下骂人的冲动:“我什么时候怕了?”

        冉亿:“我从你疲倦的声音中听出来了。”

        姜濯:“……”

        五点才睡还被她接连轰炸几次能他妈不疲倦吗?

        “你想干嘛就干嘛ok?别再打过来了。”

        啪塔,又挂了。

        ……姜濯心情一定是太差了,所以才这么暴躁。

        冉亿愈加坚定——必须要拯救自己陷在水深火热里的铁瓷。

        打开相册,调出刚才看到的那张照片。

        或许冉亿也没想到,报到那天两人在蒂尔餐厅的合影,如今竟然成了能帮姜濯平反的有力证据。

        说起来也是巧,当时两人坐在沙发上,背后是透明的落地窗,窗外正对着钟鼓楼,晚上八点多,钟鼓楼上的指针分明。

        但这些都没什么说服力,最重要的是,两人拍照时,钟鼓楼背后不远处的北城体育中心灯火通明,巨大的led屏上正现场直播一个叫mt的歌手演唱会。

        九月二号,恰好mt在北城开演唱会。

        五彩斑斓映在照片的背景里,冉亿知道,这才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

        冉亿把自己从头到脚打满了马赛克,确保不会露出半分可疑后,暗戳戳的在微博申请了一个小号。

        于是,上午七点半,一条微博横空出世,炸遍全网。

        【僵尸一号】:#黑姜濯的死一户口本##姜濯是你大爷##我姜濯人正不怕影子歪##傍你瘠薄的富婆#怒丢姜濯九月二号晚上跟朋友在蒂尔餐厅吃饭的合影,那天mt开演唱会,照片打脸吗?造谣狗请原地七百二十度螺旋爆炸,再您妈的见!

        生怕热度不够,冉亿还特地圈了几个大v。

        一口气做完这些已经是七点四十,快到上课时间,冉亿赶紧回寝室洗脸刷牙,早饭来不及吃,就从柜子里拿了姜濯送来的牛奶和饼干,匆匆赶去教学楼。

        上午两节英语课冉亿都没心思听,她那条微博很快就被人转发了,且情况越演越烈,不到半小时转发量已经疯狂的达到了七万多条。

        冉亿的手机都快被卡死,电量频频报警。早上她走得急忘了带充电宝,眼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机用完最后一丝电后关机。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不知战况如何的冉亿飞奔回寝室把手机充了电。

        刚开机,姜濯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冉亿以为是来感谢她的,美滋滋的接起来:

        “多谢的话就不必了,我这人务实,请我再吃一顿蒂尔就行。”

        可姜濯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激动,他情绪如常,声音淡淡:“僵尸一号是你?”

        “是呀!”

        怕姜濯不理解,冉亿又附加解释:“我是以你粉丝的身份爆料的,可你的粉丝都没个固定的名字,所以我就替你想了下,你不是姓姜吗,干脆你的粉丝就叫僵尸呀,好记又特别对不对?”

        姜濯:“……”

        人家的粉丝都叫什么星星,海浪,芦苇,听着顺耳又舒服。

        凭什么到他这就叫僵尸了?

        他又不是个驱鬼的!

        姜濯蹙着眉,赤.裸的上半身静静靠在床上,表情有些无奈。

        湛青色被单衬着他健康的麦色皮肤,在几缕阳光投进的卧室里,更显男色。

        冉亿还在问他:

        “怎么样?现在情况扭转了吗?应该没人说你傍富婆了吧?”

        姜濯疲惫的用手揉着太阳穴,他一睡醒便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得知这几小时里的风云突变后,现在也不知该摆出什么样的情绪。

        静了会,他说:“你自己去看看微博吧。”

        冉亿从他的口气里察觉到一丝不对劲,挂掉电话后她打开微博,刚看到热搜第一条,手便一抖。

        #疑似姜濯正牌女友曝光#

        #姜濯与神秘女子甜蜜捧头杀#

        冉亿看得心跳加快,什么正牌女友?那张照片明明从头到脚马赛克到亲妈都不认识,这些人从哪看出合影的是个女的?还有捧头杀又是什么鬼?

        她一头雾水的点开评论:

        【呵,人虽p掉了,但你们发现没有,窗户里反射的背影大约一米六三,身材纤细,还扎着马尾,初步估计是个年龄在18-23岁之间的年轻女人。】

        【没错,从那两根手指的骨节比例以及肤色、指甲上的反光甲油也可以判断马赛克的是一个年轻女性。tvt,我哥哥的盛世美颜被一个女人这样托着,嫉妒令我质壁分离……】

        整版的评论走向宛如一群法医围在一起验尸,看得冉亿一身冷汗。

        她急急的又点开照片,这才明白过来——

        千算万算,她只记得马赛克掉自己的脸和身体,却忘了身后的玻璃,忘了当时撑在姜濯嘴边让他笑的两根手指。

        冉亿懵逼的挠了挠头。

        ……姜濯的这些僵尸都他妈是福尔摩斯诈尸过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