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10章 榴莲

第10章 榴莲

        “啊唷,我好怕。”

        白嘉然很骚的抖了抖身体,忽然眉尖一挑:“我要是不呢,怎么,打我吗?”

        他话刚说完,姜濯手里厚厚的一本《清简史》就冲他丢了过来。

        眼看要砸中自己的俊俏美颜,白嘉然迅速闪开并伸手接住。

        他视线落到书皮上:“咦,你接古装戏了?”

        姜濯低眉敷衍:“随便看看。”

        “啧啧,濯儿,你真是我人生路上的灯塔,看到你这么认真我突然也想去读书了。”

        在书架上懒懒的划了一排后,白嘉然食指停在某本书上——“就它了。”

        他慢悠悠抽出来,把书名对着姜濯:“作为一个男性演员,首先要先深入学会……怎样做一个男性。”

        他声音轻浮,姜濯眼皮轻抬看向书名,四个字——

        《香闺秘史》

        “……操。”他倏地拔高声音:“把你这些破书给我拿走!”

        白嘉然点了根烟夹在指间,很嚣张的朝阳台走:“我现在要去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半小时,你别来打扰我。”

        姜濯看着他的背影,还想说什么,门外骤然传来“咚咚”敲门声。

        他暗骂了声,只得先朝门那边走过去。

        研究生宿舍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公寓,因着前几年高校频出安全事件,所以配套设施齐全严谨,外院访客不得入内,本院学生必须出示证件登记。

        走到门口,姜濯习惯性的先看了眼猫眼。

        小小的视野里映着冉亿圆圆的脸。

        她手里捧了个什么东西,神情眉飞色舞,很是兴奋。

        姜濯顿了顿,拧开门锁。

        门一拉开——“小!雪!雪!”

        冉亿唇角咧到耳边,眯眼笑成了一朵向日葵。

        然而下一秒。

        “嘭”——

        姜濯黑着脸关上了门。

        撞了一鼻子灰的冉亿:“???”

        反应过来可能是自己暴露闺名惹怒了这位爷,她继续敲门,“错了错了我错了!”

        姜濯在门内声音淡淡:“想清楚叫我什么。”

        “大佬?!”

        “濯哥?!”

        “姜兄?!”

        连喊好几声,门岿然不动。

        冉亿挠挠头,不对啊,这几个都是自己平时喊他的称呼,怎么今天不管用了?

        她低头琢磨,这位爷又犯什么矫情?他怎么那么难哄呢?他到底想听人家叫他什么啊?

        真是个猜不透心思的男人。

        冉亿靠在门边陷入沉思,忽然一个灵光闪现,她打开手机找到姜濯的微博,随便一条点开评论,看了几眼后,冉亿醍醐灌顶——

        男人的虚荣多数来自女人的崇拜,姜濯现在这么矫情,一定是每天被这些女友粉给惯出来的!

        瞬间找到了症结所在,冉亿心花怒放,还带着一丝莫名的兴奋。

        她搬来几个称呼,润了润喉,捏尖嗓子酥声唤道:

        “……濯濯,开门呀。”

        靠在门背后的姜濯脚下一崴,差点没站稳。

        外面还在继续——

        “……小濯哥哥么么哒。”

        冉亿进入角色也是相当快,她语调愈发浮夸——

        “濯濯哦巴在家吗?”

        “你的小僵尸在等你开门哟。”

        “吱呀”一声,风从耳边剪过。

        姜濯开了门。

        他一把将冉亿提进来,迅速关上门:“你在外面瞎喊什么?”

        “?”冉亿摸摸头,瞪圆了杏眼:“不是你让我喊的吗?”

        “我又没让你喊那些!”

        “那你要我喊哪些?”冉亿很迷,讷讷道:“姜小雪,我发现你现在很做作诶。”

        姜濯脸色一暗,把手伸向门柄。

        “噢错了错了!我做作!我做作!”冉亿赶紧拉回他开门的手,口中小声逼逼:“动不动就黑着一张脸威胁我。”

        姜濯打量她手里的东西:“你来干什么?”

        冉亿这才想起手中的宝贝,她露出迷之微笑,眨了眨眼:“我来还钱给你的呀。”

        她小心翼翼的把捧着手里的盒子,上面还神秘的用外套盖住。

        姜濯颇意外:“取的现金?”

        “差不多吧。”冉亿把盒子放到桌上,吩咐他:“你拿笔和纸来,我要写个东西。”

        以为是要写收据之类的凭证,姜濯也没有多想就拿了记事本过来。

        冉亿撕开一页,神情严肃认真,一笔一划的写下两个字——

        【欠条】

        姜濯:……???

        【今天是9月18号,姜濯向冉亿借了两百万,冉亿之前欠姜濯一万八,所以现在姜濯欠冉亿】

        冉亿转着骨碌碌的眼睛仔细算了半天,最后还是用笔戳姜濯:

        “诶,你帮我算算,两百万减一万八再除以二是多少?”

        姜濯看傻子般的眼神:“你神经病吧,我什么时候跟你借两百万了?”

        “哦对对对,差点忘了跟你介绍。”

        冉亿把姜濯拉到桌前坐下,按着他的头,“小雪,你现在一定要仔细盯着这里看,千万不要动哦。”

        姜濯:“……”

        冉亿手心暖暖的,像秋天里的棉花糖,轻柔贴在他的脸颊。

        传递到神经末梢的滋味——很软,很甜。

        姜濯顾不上去搞清楚她这一刻又在发什么疯,只觉得自己被某种奇怪的感觉控制住,思绪放空,忘了他们刚才在说什么,现在又要干什么。

        冉亿把手伸到包住盒子的外套上,用力一掀,卖力吆喝——“当当当!”

        姜濯的片刻走神瞬间被她声音拉回,他垂眸,只见面前摆了一个塑料小鱼缸,里面有条锦红色的小鱼游得正欢。

        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冉亿就在旁边神叨叨的跟鱼对话:

        “钱钱快看!第一眼一定要盯着他看!这个黑脸怪就是你的主人,你要认清楚哦!”

        姜濯:???

        “谁是钱钱?”

        “这条锦鲤啊。”

        “……”

        对于自己突然成了欠债一方,和这条看起来很喜庆的鱼。

        姜濯有点混乱。

        “你等会。”他指着鱼缸:“你说来还钱,就是这个玩意?”

        “雪雪,你真的不要小看锦鲤的威力!”冉亿卖力安利加解释:

        “导演系有个学生买了锦鲤后没多久拍的片子就拿了奖,还赚了两百万!你看,我就只欠你一万八,但我却送了价值两百万的吉祥物给你,还给它取了一个好兆头的名字。等你赚到两百万,扣了我欠你的一万八,剩下的咱俩平分。”

        她说得兴高采烈,末了还拍拍姜濯的肩:“怎么样,我是不是很仗义?”

        姜濯:“……”

        你怕是把我当个智障吧。

        冉亿见姜濯没说话,想他一定是被自己的智慧震惊了,于是沾沾自喜的打开手机计算器算账,可算着算着,她忽然鼻尖一嗅。

        “奇怪,我怎么闻到有榴莲的味道?”

        从小冉亿就有一个特殊技能,只要家里有她爱吃的东西,甭管藏在哪,掘地三尺她都能给翻出来,所以冉家的零食从来都藏不住。

        “好香啊……”冉亿马上忘了两百万的大项目,丢开手机站起来循着味道找。

        很快,她停在宿舍的小冰箱旁边。

        打开冰箱门,白嘉然买的几块榴莲肉静静躺在里面。

        “好啊姜小雪!”

        冉亿正好也饿了,她不客气的拿出一块塞到嘴里,脸颊鼓成了小包子:“你竟然背着我偷偷吃榴莲还不告诉我!”

        一闻见味道姜濯马上绕到旁边,口气嫌恶:“这么臭的东西你跪着求我我都不吃。”

        冉亿愣住:“……那这是谁的?”

        姜濯懒懒朝阳台看:“一个朋友买的。”

        话刚说完,前方阳台的帘子就被拉开,白嘉然倚在墙壁上笑得耐人寻味。

        许是找到了知音,他故意风骚的冲冉亿的背影比心,姜濯冷眼看着,朝他无声的发出一个滚字。

        冉亿根本不知道身前身后两个男人的小动作,她只专心品鉴榴莲,吃了几口后终于忍不住问:

        “你朋友真的好会买诶,这个榴莲水分足不说,口感还又甜又糯!

        姜濯却实在受不了这个味道,他又退后几步,语气不耐烦:

        “你能不能——”

        “小雪。”冉亿忽然抬头打断他:“你朋友男的女的啊?”

        姜濯顿住:“……你问这个做什么。”

        “也没什么啦,就。”冉亿有点不好意思:“很难遇见跟我一样喜欢吃榴莲的人,我想认识他,而且没经过他的同意就吃了他的东西,我想再买一个还给他。”

        阳台上的身影瞬间变得风骚起来。

        像是挑衅,又像是炫耀。

        “哦。”姜濯目光微敛,陷入沉思:“他…是个人妖。”

        “而且非常讨厌女人。”

        白嘉然身形一顿,遥遥对他竖起中指。

        冉亿自上而下打量姜濯,良久才收回目光揶揄他:“没想到你交朋友的口味还挺重。”

        “……”

        话虽这么说,但冉亿也知道在娱乐圈混的人性格形态总是千奇百怪的,所以也没再多问。

        忽然,她想起了什么,又问:

        “对了,你刚才叫我干嘛?”

        她的眼神很清澈,除了疑问,看不到一丝其他情绪。

        姜濯抿了抿唇,努力压下心头的不爽。

        他讨厌榴莲的味道,原是想说,“你能不能走远点吃。”

        但人家竟然可以因为榴莲就想和一个没见过面的人交朋友。

        他的外套掉了,随随便便赔条鱼。

        但吃了人家两口榴莲,就迫不及待的要赔个新的给他。

        呵。

        姜濯心中冷笑,辗转百遍意难平。

        上前,他伸出手,语气强硬:“拿来。”

        冉亿一脸茫然:“啥?”

        姜濯微垂着眸指向她手里的榴莲,眉间拧满了不耐烦:

        “我站这半天了你都不知道留一块给我吗?!”

        冉亿:???

        ……刚才是谁嫌弃的说这么臭的东西跪着求他都不吃的?

        作者有话要说:

        雪雪:忘了白嘉然,我偷榴莲养你。

        亿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