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16章 鲍鱼

第16章 鲍鱼

        深夜的雨滴滴答答,空气里都是微凉潮湿的味道。

        冉亿瞪着一双眼睛看天花板,人生第一次陷入了深刻而严重的自我怀疑。

        额头上那一抹温热来得很快,去得更快,快到仿佛是一道温柔的闪电劈了她,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光速的消失。

        她手足无措,全身肌肉都在那一刻绷紧,心跳控制不住的加快。

        是姜濯?

        真是他?

        等等,会不会是自己眼花了?

        但是真的有人给她拉了被子啊,难道也是错觉吗?

        冉亿脑子里一团乱麻,快要疯掉。

        她拼命想要冷静下来,却怎么都没办法从刚才那一个温热的感觉里抽身。

        人就是这样,越去怀疑一样事情,对这件事情的印象就会越来越模糊,直到最后所有的细节都变得无法确定,满是疑惑。

        冉亿甚至开始觉得,会不会是病房里闹鬼了?

        毕竟等她回过神睁开眼睛时,房内什么都没有,安静到好像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她的臆想。

        是她看小说睡过去做的梦吗?半睡半醒,如梦如幻?

        天呐,一定是这样没错。

        冉亿就这么纠结着昏昏睡去。

        隔天清晨,下了一夜的雨终于停了,城北空气新鲜,此刻更是夹杂雨后青草的芳香。

        冉亿一夜没怎么睡好,除了那似真似假的一吻带来的困扰外,她头顶缝的针也着实影响了睡眠。

        七点半,疗养院里陆续有人走动的声音,不一会,她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苍老却有力的声音传进来:

        “囡囡啊。”

        一听这个声音冉亿就知道是谁来了,她赶紧从床上坐起来笑眯眯道:“姜大总管您来啦!”

        全家属院只有姜濯的爷爷一个人称呼冉亿为囡囡,姜家几代传下来都是男丁,早些年和冉家做邻居时,姜老爷子就特别喜欢冉亿,宠得没了边,冉亿也是调皮,从小就叫他大总管,每次姜老爷从军区回来,她站门口嚷一声【大总管您来啦】,几米之外就能逗乐他。

        姜老爷年近九十,身体尚算强壮,除了耳朵不怎么好之外,眼清目明,心态年轻。

        姜濯和一位医生扶他进来,他直往床边快步走,心疼的问:“囡囡啊,来,我看看怎么回事。”

        冉亿乖巧的侧过身给他看伤口,安慰说,“没什么啦,不小心撞到,没事的。”

        姜老爷带起挂在胸前的老花镜,仔细看了会后叮嘱身旁医生:“务必不能留下任何疤痕。”

        “是。”

        嘱咐完医生,姜老爷缓缓转过身,没有任何预兆的就劈头盖脸的数落姜濯:

        “你怎么回事!囡囡在学校你都不看着点?!”

        姜濯:“???”

        我又不是她妈,我能二十四小时盯着她?

        他虽心里顶嘴,面子上还是恭恭敬敬的对着自己的爷爷点头:“知道了,我下次会看紧她。”

        “这次还好伤在头皮,要是伤在脸上以后难嫁人我看你怎么跟她父母交代!”

        姜濯:“???”

        他忍不住了:“爷爷,又不是我弄伤她的,再说了。”

        到了嘴边的话又刹住,姜濯没继续说下去。

        老爷子吹胡子瞪他:“再说什么你倒是说啊?”

        【嫁给我不就交代了。】——姜濯在心里悄悄回。

        但嘴上却闷闷道:“再说不是没伤到脸么。”

        “还顶嘴!”老爷子拄着拐杖训话:“我看你是去了几天娱乐圈人都飘了,囡囡比你小,你是怎么做哥哥的?!”

        进来就质问三连,姜濯也是一脸茫然:“……我怎么就飘了?”

        姜老爷子气冲冲指着空荡的床头柜:“几点了!囡囡的早饭呢?!”

        “……”姜濯垂头。

        好吧,这个是他忽略了。

        可他也没吃啊,爷爷我真是您亲孙子吗?

        从外面买了新鲜的早餐再折返的时候,冉亿的房里坐满了人。

        静静推开门,姜濯看到似乎是冉亿的两个室友过来了,不仅她们,冉亿床旁边还坐了个没见过的男生。

        医生告诉姜濯老爷子打太极去了,又交代他待会带冉亿去二楼拍片,随后也跟着离开了房间。

        几个学生看到姜濯进门都客气的站起来:“师兄好。”

        姜濯目光微敛,敏锐的发现冉亿床头已经摆了一份早餐。

        冉亿冲他招手,正想喊雪雪,想到旁边有人,又改口:“姜濯,我给你介绍下啊。”

        她指着身边的人:

        “她是周樾。”

        “她是金晓萌,你的铁粉哦!我们一个宿舍哒!”

        姜濯认识她们,冉亿当时躺在地上时这两个姑娘也很着急。

        于是他微微点头:“你们好。”

        金晓萌心花怒放,赶忙整理好衣角羞涩站起来:“师兄好。”

        “嘿嘿。”冉亿又指着坐在床边的男生:“这位是我们系团委书记,秦书伦。”

        秦书伦热情的伸出手:“久闻姜师兄大名,幸会幸会!”

        姜濯冷漠脸:“哦。”

        秦书伦:“……”

        姜濯慢慢走到床头,指着放在上面的塑料袋明知故问:

        “这是什么?”

        “这是秦书伦给我带的早餐啦,我还没来得及吃。”

        “是啊,我给你买了碗鱼片粥,趁热吃吧。”

        “谢谢啦。”冉亿伸手去拆包装,可手还没碰到袋子,粥就被人拎起来放到一旁。

        原先放鱼片粥的地方,摆上了新的碗盒。

        姜濯眉眼淡,口气命令般说:“吃这个。”

        冉亿有些尴尬,她朝秦书伦抱歉的笑了笑,努力化解:“不好意思啊,那个,因为——”

        “因为我不准。”姜濯面无表情的开口。

        “……”

        冉亿更尴尬了。

        她挤出笑:“秦书伦你别介意啊,姜濯的意思是,对,医生说了,我得吃点清淡的,所以你的鱼片粥——”

        话还没说完,站在旁边的姜濯若无其事的揭开他的早餐盖子,一股浓郁的香味紧接着扑鼻而来,满室鲜香。

        冉亿转头去看,待看清碗里的东西后,她咽了咽口水:“我天,你——”

        姜濯买的也是粥。

        不过跟秦书伦不同的是,他去了传闻是清宫御厨传下来的北城老字号荣福记,买了最补身子的鲍鱼鸡丝粥。

        鱼片粥vs鲍鱼粥。

        聪明如秦书伦,能做到团委书记也是有眼力见的,他颤巍巍站起来:

        “打扰了……我先回去了。”

        “好。”姜濯慢悠悠的给冉亿盛粥:“不送。”

        走了两步,秦书伦忽然又回头:“对了,亿亿——”

        他刚喊完就对上了姜濯深邃的目光,马上闭嘴改口,目不斜视的看着空气,口中如背诵如流:

        “冉同学,我今天是代表辅导员来看你的,辅导员批你一天假,但你回校后要先去她办公室。”

        说完,他逃似的撤出了房间。

        金晓萌和周樾留着也迷之尴尬,闲聊了几句便也找理由走了。

        所有人都离开后,冉亿才松了口气,她皱着脸问姜濯:

        “你抽什么风啊,辅导员让团支部书记来看看我,你黑口黑面的干嘛,人家又没欠你的。”

        姜濯顿了顿,冷笑看她:“怎么,你现在是在替他打抱不平?”

        冉亿皱眉:“有一点咯。”

        “哦。”他把粥放下:“那你打电话让他回来就是了。”

        说着,他披上外套,一副要走人的模样。

        冉亿见状抿抿唇,憋了半天才嘟囔道:“诶呀好了好了,我就是随便说说,我跟他又不熟,让他回来干什么,跟我大眼瞪小眼吗?”

        姜濯背对她站着不动。

        冉亿去扯他衣角:“我饿了!”

        她给了个台阶,姜濯便也顺着下了。

        秦书伦看冉亿的眼神让他非常不舒服,男人都是一样的生物,他们的嗅觉都相当灵敏,如果对某一样事物或某个人感兴趣时,彼此之间是能感应到的。

        秦书伦亦如此。

        姜濯重新坐回床边,刚才的粥被他搅拌了会,现在温度刚好。

        他递过去给冉亿:“多吃点,长智商。”

        冉亿舀了一口到嘴里,夸道:“香,真好吃。”

        说着她也舀了一口递到姜濯嘴边,笑眯眯的说:“赏你一口,治治你最近的更年期。”

        姜濯躲开:“滚。”

        “你看你看,又来了是不是,我跟你说喔——咳!咳咳!”

        冉亿嘴里包着粥,话又多,一不小心有米粒呛进了气管,她忙放下粥费劲的咳,咳到满脸通红,嗓子里气还没顺。

        姜濯当即就靠到她身后拍她的背,他手宽,掌心有力,拍打的时候还不忘骂:

        “你是智障吗?!吃东西都能呛到!”

        熟悉的话,熟悉的口吻。

        冉亿顿时浑身惊了一瞬,仿佛如梦初醒。

        她的思绪马上飞到昨天夜里,姜濯刚才这一句智障,同昨晚她闭着眼睛听到的如出一辙。

        冉亿的咳嗽莫名就停止了。

        她低着头,心跳慌乱起来。

        姜濯见她没再咳嗽,手从肩背上抽开,抽离的时候手的边缘无意滑过她脖颈的皮肤。

        刹那间,熟悉的温度也再次袭来。

        冉亿感觉心脏已经快要跳到喉咙口。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紧张,她努力的咽了咽口水控制自己,明明昨晚自己判断过应该是做梦而已,怎么现在又会有这样的真实感?

        想到了什么,演员的天性让她马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试探道:“对了雪雪,昨晚我好像听到过道有人在走,是你后来又出来了吗?”

        姜濯眼底快速闪过一丝愣怔,但又以极快的速度掩饰过去。

        他很自然的就把话带过去:“我昨晚很累,回去就睡了。”

        “……哦。”

        冉亿低头看碗里的粥。

        所以,的确是自己睡着了做的梦,而且还梦的那么真实……

        但仔细想想,也说得通。她经常和姜濯在一起,昨天出了事又是姜濯带她来的医院,到了晚上折射到梦境里,自然是对他的期待和依赖。

        只是冉亿觉得很难为情,她怎么会梦到姜濯亲自己呢。

        这太羞耻了,千万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一定会被他笑死的。

        冉亿一直在沉思,姜濯皱着眉问:“你在想什么?脸都红了?”

        “啊?”冉亿赶忙用手扇脸,急中生智,把锅甩给姜濯:“你一大清早就给我吃鲍鱼,我虚不受补,现在上火了ok?”

        姜濯:“……”

        在疗养院完成了所有检查后,吃过午饭,姜濯送冉亿回学校。

        他把车停在女生宿舍楼下,之前冉亿不想让大家知道她和姜濯很熟,但经过昨天的事,关于他们之间的流言蜚语已经传遍了全学校。

        所以此刻姜濯也没有再多遮掩,直接把车停在楼下。

        冉亿提着一包药正准备下车,姜濯拦住她。

        他从后座拿出一个口袋。

        “什么啊?”

        冉亿接过来打开,里面花花绿绿的,有十来个各式各样的发带,还都是当下潮牌最新款。

        “你伤口好了带这些能遮一遮那块没头发的地方。”

        “……”

        察觉到冉亿眼里似乎流露出一丝感动,姜濯故作很烦的推开她的脸:“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可冉亿又把脸靠过来,表情相当做作:“雪雪,咱俩真是为对方想到一起了。”

        她从脚底下抽出一个袋子:“这是我上午让马医生开给我的,我觉得你得多吃几盒,拿去吧。”

        姜濯目光一扫——【太太静心口服液】

        “……冉亿你给我马上滚蛋!”

        “哈哈哈哈哈。”

        冉亿差点被姜濯一屁股蹬下车,她捂着笑痛了的肚子看他车子开远,笑着笑着,又兀自停下来。

        她又控制不住的想起昨晚那个蜻蜓点水的额头吻。

        心里忽地一下子就乱了起来,明明不想去想,那个画面却总是钻进脑海里,惹得她面红耳赤。

        不可以!

        怎么能意淫小雪,坚决不可以!

        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清醒过来,冉亿才提着袋子上楼。

        从一楼走上去,路上经过的女生看到她全部窃窃私语,冉亿知道她们在讨论什么,她权当看不到,一路小跑着回了宿舍。

        一开门,艾琳正坐在位置上,两眼通红。

        看到冉亿回来,她连忙冲上来,却又踌躇不前,欲言又止。

        冉亿挑了挑眉:“干嘛?还想打我?”

        “不是。”艾琳一夜之间似乎被抽去了所有的清高自傲,她垂着头,声音很低,还有些哑:“我向你道歉,请你原谅我。”

        “……”

        这太意外了。

        冉亿是做好准备回来打掉她两颗门牙的。

        可现在她这么卑微的模样,倒让冉亿不知怎么说下去了。

        “昨天是我冲动,我喝了点酒,对不起,冉亿——”艾琳话顿了顿,忽然很艰难的冒出一句:“亿姐,请你原谅我。”

        “???”冉亿被她喊得一身鸡皮疙瘩,“你打住,别那么叫我,我可受不起。”

        “好,但是对不起。”艾琳一直低头道歉,声音带着几分隐忍:“冉亿,对不起,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

        冉亿被她这副姿态整得有点莫名其妙,正懵着,叮一声,微信新通知。

        她暂且不去管艾琳,滑开手机,是姜濯的微信。

        【艾琳道歉了么?】

        冉亿背过身悄咪咪回过去:

        【道了,她好奇怪哦,我一回来就猛跟我说对不起。】

        【那你满意了没?】

        【还行。】

        姜濯站在阳台上,看到冉亿发来的这两个字后,唇角微微有了涟漪。

        他关了手机,静静看向对面的宿舍楼。

        昨晚冉亿缝针结束后,姜濯就动用了所有人脉关系封杀艾琳,他家世虽显赫,但向来低调不参与圈内复杂的斗争,但只要他开口,这个圈里也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所以一夜之间,艾琳几乎失去了大半的事业。

        有好心的导演为她求情,姜濯碍于面子,只淡淡的转达了一句话。

        【去给我女人道歉,道到她满意为止。】

        作者有话要说:

        亿亿:我什么时候就成你女人了???

        雪雪:带了我的戒指你还想不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