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18章 挑明

第18章 挑明

        冉亿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也是泡在各种偶像剧里长大的,姜濯回应的第一句没什么问题,但第二句——

        问题太大了!

        她不傻,知道这句“谁说没有可能”代表什么意思。

        拆开字面分析,也就是姜濯变相的在对大家宣布,他和自己有成为男女朋友的可能。

        冉亿久久的站在电脑面前,鸡皮疙瘩全立起来了。

        他是认真的吗?还是在开玩笑?

        是他本人发的微博吗?

        会不会是他公司想借这个话题来炒波热度?

        ……

        无数念头涌入脑子里,冉亿整个人都处于懵圈的状态。

        周樾和金晓萌还在旁边拿她打趣,但她完全没心思去听,眼前全是两人从小到大相处的画面。

        这些年他们之间相处的那么自然顺畅,从未想过会有一天彼此的关系发生这样的改变。

        如果这句话真是他本人说的,那姜濯——是喜欢自己吗?

        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那个之前被冉亿定义为做梦的吻,顿时又变得有嫌疑了起来。

        她不可思议的捂着脸,所以难道那晚真是姜濯偷偷亲了自己?

        额上的皮肤蓦地窜过一股热流,仿佛在提醒她那晚的温度。

        冉亿脸颊开始发烫,心跳也不可抑制的加快起来。

        她心绪不宁的爬上床,辗转反侧,想给姜濯发条信息去问,又觉得这样会不会显得太不矜持,但若不问,自己又宛如猫抓心,翻来覆去睡不着。

        生平第一次,冉亿觉得一直潇洒走江湖的自己竟然也变成了从前讨厌的矫情女人,大半夜躲在被子里想什么情情爱爱的,真是太烦恼了。

        她闭上眼决定,睡吧。

        睡醒了如果姜濯不来找自己,那她就主动去找他。

        隔天是周二,上午有两节形体课,在好几次走神没跟上动作被老师点名后,冉亿还是心不在焉,趁着课堂休息,她靠着把杆发呆看窗外。

        今天是个好天气,秋天的阳光总是格外明亮清爽,窗户的玻璃上反射着柔和的光晕,外面的银杏树随风轻轻摇曳,不时掉落几片树叶。

        从教学楼里走出来几个学生,他们中有些人朝银杏树下跑过去,拿着手机或拍风景或自拍。

        冉亿出神看着,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楼里出来。

        是姜濯……

        他今天穿得很随意,黑色拉链卫衣里是浅色t恤,帽子宽松垂在肩上,走在银杏树下,他耳轮上的银色耳圈在银杏叶里折射出熠熠光晕。

        冉亿忽然心跳就乱了。

        她的腿像被定住了般,乱到忘了做出反应,只傻傻看着楼下的身影。

        姜濯旁边站着白嘉然,他们走在一起,忽然白嘉然笑着不知说了什么,姜濯随之慢慢抬起头。

        视线稳稳落在了冉亿所在教室的窗边。

        穿过层层银杏金黄光影,两人四目相对。

        冉亿的脸“唰”地红了。

        她慌得赶紧背过身,靠在墙上大口呼吸,又用手捂住胸口。

        为什么心跳这么快!

        为什么只是几天的时间,她看姜濯的眼神就变了?

        ……好可怕。

        心不在焉的上完第二节课,冉亿把练功服换下,从口袋里拿手机时看到有条新消息提示,还没看清是什么,她的心脏又开始乱撞了。

        要命。

        是一条新短信。

        冉亿手微微颤抖着滑开,可定睛一看,发件人是个陌生号码。

        【冉亿,中午11点半,我在你们学校后门的linlin咖啡厅,见个面吧。】

        冉亿没见过这个号码,但对方能叫出她的名字,应该是认识的人。

        于是她问:【你是谁?】

        那边很快就回过来:

        【我是大营长,你应该会想见我。】

        看到回复的时候冉亿有点惊讶。

        她的确很想知道这个营销号的背后操纵人是谁,第一次没有任何原因的炒自己,第二次又莫名其妙出来分离她跟姜濯的关系。

        他是谁,是男是女,有什么目的,冉亿都不知道。

        linlin咖啡厅专注高端,价格不菲,或许是背靠电影学院的缘故,在**方面做得特别好,更多时候服务来学校谈事的剧组或明星,安全性来说肯定没有问题。

        所以考虑片刻,冉亿回:【好,一会见。】

        发完消息她看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十分,从教学楼走到后街差不多也要十来分钟,到咖啡厅正好时间足够。

        冉亿快速收拾好衣服,拿着包就下了楼。

        经过银杏树旁时她停下来看了会,初秋的银杏格外美,金黄粲然,看着让人莫名心静宁和。

        正沉浸在明黄花雨中,她手机又响。

        看到来电显示,她赶紧靠到树下强逼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才按下接听:

        “干嘛。”

        姜濯:“你在哪。”

        “……刚,刚下课。”冉亿的心跳又可耻的加快了。

        从前不觉得,但经过这几天发生的事,如今再听姜濯的声音,冉亿总觉得与往日比多了些诡异的暧昧。

        “我有话跟你说。”

        “……”冉亿小声:“说什么。”

        “见面再说,你出来。”

        冉亿看时间,十一点十五,她还约了大营长。

        “那,你等我一会吧,我现在有点事,待会再联系你。”

        姜濯在那边沉默一秒:“好。”

        小麻今天来找他,带来了所有查到的关于大营长的资料。

        现在坐在咖啡厅的包厢里,小麻小心翼翼的问:“要不要把这个人约出来谈一谈?”

        资料里大营长的照片姜濯总觉得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

        他考虑片刻,把照片丢到桌上,轻说:“我先见她。”

        这个ta并没有指明是大营长还是冉亿,但小麻依然有默契的应道:“行。”

        他起身,“我去下洗手间。”

        一分钟后小麻回来,急匆匆的推开包厢门,又小心关上。

        跑到姜濯面前:“濯哥,我看到冉小姐了!!!”

        “?”姜濯微微抬头,“在哪。”

        小麻鬼鬼祟祟的拉开门缝,探头出去看了片刻后又缩回来,手指着外面:“她坐在大厅卡座,栅栏后面那个位置。”

        他又确认的看了遍:“她对面还坐了个男的,不过看不清长相。”

        姜濯神情微暗,站起来靠到门边看过去。

        大厅靠窗位置有三个卡座,此刻冉亿正坐在最末一个,她对面的确有个男人,穿着运动衫,背着书包,坐的端端正正。

        冉亿对现在坐在面前的人很陌生。

        虽然他一再提醒自己:“冉亿你真不记得我了吗,我们初中是同校啊,你在二班,我在五班,我叫卫星啊!”

        冉亿:“……”

        她有点抱歉记不起对方,只好尬笑:“不好意思,我记性不太好,真想不起来了……”

        卫星犹豫了片刻,手在桌下交错捏了捏,终于鼓起勇气:

        “那你还记不记得初二那年,有天你放学的时候,我——我给了你一封情书。”

        “……”

        冉亿迅速抽取记忆,回想初中时的确有人给了自己一封情书,当时她还拿回家跟姜濯炫耀,可后来那个男孩不知怎么,见了她都绕路走。

        冉亿反应过来:“噢,是你啊。”

        “对对对!”卫星有些小激动:“就是我!”

        他猛地从桌下抽出一支玫瑰花递给冉亿:“冉亿,好久不见,这是送你的!”

        冉亿:“…………”

        日了鬼了,这人变戏法的吗。

        卫星高高举着花,惹来旁桌客人的关注,冉亿只好尴尬的接过来捏在手里,“谢谢了。”

        “别客气!”卫星神情兴奋:“我跟你初中的好朋友要到你的电话,可是。”

        他眼里的光忽然黯淡下来:“一直保存着不敢找你。”

        冉亿已经无心聊下去,她不自在的挪了挪屁股,敷衍道:“是么,为什么不敢?”

        “因为。”卫星抿抿唇,眉宇之中透着怒气:“因为姜濯吓我!”

        “!!!”冉亿一口咖啡喷出来,洒了整个下巴。

        她狼狈的赶紧拿纸擦,不敢相信的问:“姜濯吓你?!”

        “是的!”

        卫星叙说当年,面有不忿:“我给你送情书的第二天,他就在学校后门把我拦住了,跟查户口似的问我成绩爱好家庭,后来就不准我找你了,说我再骚扰你就——!”

        “就!”

        卫星咬着唇,似乎受到了很大伤害,至今都无法释怀的样子。

        冉亿暗暗抹了把汗,她知道姜濯脾气不好,如果是因为自己而导致面前的小男生曾经受到过什么暴力对待,那她真是心有愧。

        她抱歉的问:“……所以姜濯到底把你怎么了?”

        “他说,如果我再找你——”卫星满脸愤恨的看向窗外:“就告诉我爸爸!!!”

        “……”

        冉亿瞬间冷漠脸。

        几乎也是同一刻,她听到空气中有微不可察的一丝笑声。

        那声音她很熟,戏谑而玩味。

        冉亿不动声色的寻找音源,刚抬起头,就看到卫星身后斑驳丛生的栅栏后,一张熟悉的面孔交错映在格子里。

        那人嘴角懒懒扬着,仿佛听得津津有味。

        冉亿心里一个咯噔——他怎么会在这?!!

        这边,卫星仍沉浸在愤怒的情绪里。

        “所以我只能悄悄关注你,后来我知道你考了电影学院,我就想帮你,炒你,本来想过段时间再给你炒一个新人设,结果姜濯这个讨厌的家伙又出现了!”

        卫星端起面前的咖啡泄愤式的喝了一口:“但现在我不怕他了,我从高中就开始玩微博建这个号,不是我吹,我现在一条微博30万,我要是想黑姜濯,他跪下来给三百万求我都不行,当年的他对我爱理不理,今天的我他高攀不起!”

        “……”冉亿听到目瞪口呆。

        “所以你也别怕!如果他现在还那么霸道的控制你,我一定会救你出苦海的,你说吧,考电影学院是不是也是他逼你的,要时刻把你扣在身边。”

        “???”

        这个问题倒是提醒了冉亿。

        当年报考志愿,姜濯不同意她进这个圈子,说太乱水太深,但冉亿自己非要和他考一样的学校。

        冉亿忽然认清一个事实——自己好像一直都在跟着他的步伐走。

        咽了咽口水,她看着栅栏后看戏的身影,幽幽问卫星:“你真觉得自己能黑到姜濯吗……”

        卫星拍胸口,“你不信?”

        他拿出手机,“我马上就发一条微博黑他,我想想,我就说他有隐疾!阳痿!性功能失调!”

        “……”冉亿看他不像在开玩笑便赶紧拦上去,可还没说话,卫星就嘀咕道:“怎么回事,我微博怎么被禁言了?”

        栅栏后的影子终于懒懒站起来,走到他身侧,屈指叩了两下桌面,悠悠提醒他:

        “因为你话太多。”

        卫星一惊,转头,看清面前人后,夸张的张开手拦在冉亿面前:

        “亿亿你先走!我保护你!姜濯太变态了他居然跟踪你!”

        姜濯不慌不忙坐到冉亿旁边,后又一动不动盯着卫星,半晌开口:

        “你刚才叫她什么?”

        卫星怔住,顿了会,强撑底气:“亿!亿!”

        姜濯好笑的摇了摇头,他跟旁边的小麻递了个眼神,小麻走上来,恭恭敬敬:

        “卫先生,请您过来下,我们谈谈昨晚您那条微博的相关事情。”

        “不必了。”卫星正义凛然:“我拒绝金钱贿赂!”

        姜濯掏了掏耳朵,声音冷下来:“三秒钟。”

        小麻眼明心亮,知道姜濯的耐心已经用尽,赶忙上去强行架着卫星离开。

        人走了,空气寂静下来。

        也莫名多了丝尴尬。

        姜濯起身,声音在冉亿头顶上方回响:

        “跟我进来。”

        简单四个字,冉亿的心都要撑破胸腔跳出来了。

        “哦。”

        她低头站起来,慢吞吞的跟着姜濯进了旁边的包厢。

        走进去的时候,手里还机械的拿着卫星送的那支玫瑰花。

        姜濯回身,低头睨那朵花,他皱皱眉,上前从她手里夺走花丢到地上。

        冉亿被他突然的举动怔住:“你干嘛?”

        “看不顺眼。”

        “……”

        冉亿闭了闭嘴,心里起伏澎湃,暧昧的味道争先恐后在房里蔓延开,忍了半天,她憋不住的问:“你什么意思。”

        姜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你觉得我什么意思。”

        冉亿:……

        她觉得的意思可太多了。

        既然姜濯不肯挑明,她也沉得住气,转移话题:

        “那你刚才找我做什么。”

        姜濯坐下,沉默了会才开口:“我昨晚发的微博你看到了么。”

        冉亿拼命按住自己的悸动,淡定点头。

        姜濯:“你没什么要问我的?”

        冉亿一顿,反问:“那你没什么要跟我说的?”

        “……”

        姜濯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语气有些懊恼:“你是弱智么?!”

        “……”

        好端端又被骂,冉亿莫名就生起了气,她冲他嚷道:“是啊我是弱智!所以才会在这听你说废话!我走!”

        她起来,转身就想拉门,然而身后的声音又说:

        “你不仅弱智,眼睛也有问题。”

        冉亿脚下顿住,气得回头:“姜濯你——”

        姜濯生硬截断她的话,顿了顿,低着声音:

        “…喜欢你都看不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码这章一直在听封茗囧菌的《有何不可》。

        配合这个bgm再看这章……

        天惹,甜的我在家转圈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