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19章 心事

第19章 心事

        姜濯的声音很低,而且是很不自然的低下去那种。

        冉亿面色有一瞬间的愣怔,半天才缓缓开口:“你说什么?”

        “……”姜濯脸一沉,气急道:“你现在是耳朵也不好了吗?!”

        时隔数年的小情敌卫星忽然又出现,加上昨天冲动的在微博上表了态,刚才他终于冲破心中顾虑把心思说出口,虽然说出口的瞬间就后了悔,但说也说了,他还是暗暗的期待听到冉亿的回复。

        可她却蒙着一张脸——“你说什么?”

        他本就没有十足的把握,这会更是分分钟想炸毛。

        冉亿嘀咕:“你自己说的那么小声还怪我……”

        姜濯情绪不太好,他舔了舔唇,忽然挫败的靠到椅背上:“没听见算了。”

        门外小麻突然敲门轻喊:“濯哥。”

        姜濯终于从这种沉闷中解救出来,他去开门,顺便缓解气氛问冉亿:“你吃饭没有。”

        冉亿讷讷的摇头。

        “那想吃什么?”

        “随便吧。”

        往常问这种问题,冉亿能列一桌菜名出来,但今天兴致却不怎么高。

        姜濯狐疑的打量她,总觉得她的神情有些不对劲,偏又看不出是哪里的问题。

        小麻为大家点了三例套餐。

        吃饭过程中,冉亿一直低头默默吃,偶尔姜濯说句什么话,她半天才接过来。

        姜濯问她:“你国庆长假有什么安排。”

        “吃饭,睡觉。”冉亿如实回答。

        除了吃就是睡,姜濯听了很想打人:“你就不能有点志向?”

        “哦。”冉亿默默更正:“那就吃饭,睡觉,看电视。”

        姜濯正要说她,她又理直气壮辩道:“我是去学习人家的表演。”

        “……”

        姜濯懒得与她再争,推了一份剧本到她面前:

        “我十一要进周导新片的组,你要不要去里面露个脸。”

        冉亿一听忙撂下筷子,把剧本拿过来,眼里闪着光:“真的吗?我可以吗?!”

        “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答应答应,我什么都答应!”

        姜濯指着剧本介绍:“这是一部动作题材的电影,对身体素质的要求很高,虽然你不是主演,但同样要求在拍摄时有很好的体力,所以从明天开始,你早晚都要去操场跑1500米。”

        冉亿瞪圆了眼睛:“???”

        姜濯微微一顿:“算了,800米吧。”

        “雪哥,800米对我这种柔弱的小花朵来说不亚于上酷刑诶。”

        “那行。”姜濯抽回剧本,冷冷淡淡:“我找别人。”

        “别别别。”冉亿赶紧抢回剧本,声音软下去:“……我跑就是了。”

        姜濯睨她,继续介绍:“我在剧里的角色是个卧底,乔汐是我的搭档,演我的未婚妻。”

        “哦。”冉亿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异样,她顿了顿,抿抿唇:“那我呢,我演谁?”

        “你?”姜濯唇角一勾:“你才大一,能进去做个群演学习学习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要角色?”

        “……”

        “不过我帮你争取的这个路人角色还不错,有一句台词。”

        冉亿眼里的星星之火又重燃:“真的?!”

        她忙不迭去看剧本:“哪里哪里?是哪一句?”

        “到时候就知道了,这几天你加强一下体能,跑步也可以锻炼你的气息,对现场台词也有好处。”

        姜濯看表:“差不多要上课了,你下午有课没。”

        “有,两节表演两节英语。”

        “那就晚上吃了饭,7点我在看台等你,监督你跑步。”

        “……”这人变态吧?

        冉亿试着给自己争取最后一个自由的夜晚:“……明天开始不行吗?”

        姜濯眼神微眯。

        冉亿无奈垂下肩:“好吧,我知道了。”

        从餐厅出来她直接去了教学楼。

        下午的表演课,冉亿被安排跟秦书伦搭档完成一个小品。

        小品讲述的是八十年代一对年轻的小知青在农村时摒弃传统勇敢恋爱的故事,今天这一幕,刚好表演秦书伦对冉亿勇敢告白。

        老师分析剧情时说:“书伦,你要演出男主心中的忐忑和不安,因为你不知道冉亿心里是怎么想的,这种微妙的情感你要处理的细腻一点。”

        回头又指导冉亿:“而你呢,其实对他也有好感,只是碍于年代的封建不敢自由恋爱,所以当你听到书伦对你表白的那一刻,你应该是怎样的反应?”

        冉亿愣了愣,似乎想到了什么,试探着回:“慌张?”

        全场学生都笑了,老师也跟着笑:“怎么会慌呢,应该是高兴啊。”

        “……”

        冉亿陷入了沉思。

        傍晚下课后,她匆匆去食堂吃饭,再回宿舍换了一套跑步装,赶到操场时是晚上7点03分。

        姜濯已经坐在了看台上。

        他垂眸淡淡:“迟到了三分钟,等会多跑三百米。”

        “……”好狠的心。

        今天食堂人多,冉亿排了很久的队才打到想吃的菜,所以迟了些。

        但她又不能跟姜濯说自己是因为吃才耽误了时间,要不会被骂的更凶。

        她找了个理由打算说老师拖课,结果嘴刚张开:

        “嗝——”

        一个响亮粗长的饱嗝迫不及待冲出喉咙。

        “……”

        “……”

        冉亿回过神,慌张用手捂住嘴。

        姜濯定眼睨她,幽幽开口:“你怎么没撑死。”

        反正也被看穿,冉亿干脆自暴自弃脸也不要了:“要不是因为你我还能再喝几碗丸子汤。”

        姜濯轻嗤,他从看台上下来,走到操场中间示意她:“开始吧,我陪你。”

        他起了步,七点多操场人还不多,偶有几个同学看过来,交头接耳。

        冉亿想起之前杜曼跟她说的话,走过来,悄悄跟他拉开了一些距离。

        姜濯回头,见她慢吞吞跟在后面,又跑过来问:“你现在是在饭后散步么?”

        冉亿忙朝旁边躲:“你离我远点,我们辅导员说了,叫我俩别在公共场合太亲密,影响不好。”

        姜濯:“……”

        他偏靠到冉亿旁边。

        “你没告诉她小时候你赖我床上要跟我一起睡觉的事?”

        冉亿脚下一个趔趄:“你——”

        “那个才叫亲密。”姜濯不耐烦的拉着她的手:“跑步算什么亲密。”

        冉亿一时没反应过来的被他拉着跑了几步后,挣脱开他的手。

        “好了……你别拉着我,我又不是瘸子。”

        她低着头,脸有点红。

        姜濯默看了她一会,抱胸靠到看台墙下:“那你自己跑。”

        第一圈400米,冉亿还算轻松的跑完了。

        到终点时,她也有点轻喘,叉腰停下来休息时,姜濯却催她:

        “继续,别停。”

        冉亿喘气瞪他:“我,我他妈休息一分钟!”

        “可以,那等会加一百米。”

        “……”

        冉亿直起腰,挣扎着继续跑。

        她平时不爱运动,真的像姜濯说的一样,除了吃就是睡,这样的生活没长成猪也是上天垂怜。

        第二圈跑得有点痛苦,一半路程时她没了劲,跑跑走走停停,几次耍赖不想继续。

        姜濯一开始的威胁还有用,到后面无论吓唬她多跑几百米,冉亿都不接招了。

        她直接大字型赖在地上:“我要废了!!!”

        姜濯看怎么说她都不动,默默从随身拿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粉色盒子。

        “看看这是什么?”

        冉亿眼睛眯开一条缝偷看。

        “……”她一个反弹蹦起来,“你哪来的?!!”

        “跑完就给你。”姜濯晃了晃手里的口袋:“这里还有,跑完都给你。”

        冉亿咽了咽口水,嘴里恨恨说了一句什么后又接着跑起来。

        边跑边回头骂:

        “姜濯我发现你现在真的很奸诈!”

        姜濯不语,看着她跑开的背影唇边蓦地漾出一点笑。

        早就知道她会耍赖,所谓一物降一物,冉亿的软肋就是吃。

        哪怕已经吃得很饱了,几个草莓蛋糕还是能让她乖乖听话。

        没过两分钟,冉亿就风风火火的跑完了最后一圈。

        她喘着气跑到姜濯面前,伸出手:“蛋糕给我。”

        姜濯皱眉:“你还吃得下?”

        “你管我。”

        “……”

        姜濯把口袋递给她,冉亿拆开一个盒子便吃开了。

        两人坐在看台上,周围光线不明朗,彼此脸上都覆着夜晚的沉寂,有风吹过,冉亿的头发被拂到脸颊。

        晚风徐徐,女孩的侧颜映在夜色里,俏皮可爱。

        姜濯眼底微动,手情不自禁伸过去,想抚平那缕乱发。

        冉亿却忽然偏头,正好撞上他的手。

        “你干嘛?”

        姜濯动作尴尬的滞住,心虚的转过头。

        他正襟危坐,手抄回卫衣兜里,不看女孩的眼睛。

        顿了顿,语气强硬的莫名其妙:

        “冉亿,你就不能有点女孩的矜持?”

        冉亿:“???”

        她全身上下检查自己,随后抬头:“我怎么就不矜持了?”

        姜濯忽然就很嫌弃的指她: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跑最后一圈的样子,真的很像飞起来的鸡。”

        “……”

        冉亿丢下手里的蛋糕,怒瞪姜濯:“你再说一次?”

        她跑下看台,对着上面的身影边跑边嚷:“你看清楚,我跑起来难道不应该是像轻盈的小仙子吗?”

        “……”

        “或者可爱的小松鼠?”

        “……”

        刚才犯罪的手被掩盖过去,姜濯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一天之内,他已经冲动两次了。

        冉亿还在下面表演起了倒着跑:

        “姜濯,我给你个机会重新说一次,我跑起来到底像什么?!”

        姜濯抿了抿唇,正想随便敷衍一下,忽然下面一声惨叫。

        他赶紧站起来,就见冉亿手肘撑在上身,人已经半躺在地上。

        姜濯心里一紧,想也不想,直接越过看台的围栏跳下操场。

        几步冲到她旁边蹲下:“你自己说你是不是智障?!”

        他嘴里虽然在骂,眼睛却还是在四处检查冉亿有没有伤到哪里。

        冉亿委屈的推开他:“还不是你我才摔的!你要不说我是飞起来的鸡我会重新跑一遍吗!我不跑我会摔吗?你现在还骂我?!”

        “……”姜濯语塞。

        得,这个锅他背了。

        除了手上擦破一点皮,冉亿没有其他明显的外伤。

        姜濯放心了些,问她:“能自己起来走不?”

        其实冉亿可以站起来,但她想刺激一下姜濯的良心,于是故意说:

        “不能,啊,我脚踝很疼,可能骨折了吧……我的心灵和身体受到了双重伤害,你这次不给我买——”

        想让他买上一箱蛋糕来赔罪的话还没说完,她整个人忽然腾空而起。

        冉亿傻了。

        再定神,自己已经被姜濯一把抱在了怀里。

        “……”冉亿舌头打了结,忽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慌张的看周围,八点左右,操场上人已经多起来了,不少人侧目注视着他们,想起杜曼告诫的一定要低调,冉亿结结巴巴的开口:“姜姜姜濯你疯了吗……快放我下来啊!”

        “你闭嘴。”姜濯丝毫不为所动,他看起来有些焦急,旁若无人的直往操场外走:“腿断了话还那么多。”

        冉亿一时忘了重点,这才反应过来说:“我开玩笑的!我能走,真能走!”

        她急着挣脱开他的胸膛,跳到地上,稳稳站住:“你看我骗你没有?”

        冉亿说完,嘴角的笑就慢慢僵住。

        她看见了姜濯沉下来的眼神。

        他眼里泛着微微星光,此刻却晦暗不明。

        半晌,他声音清冷沙哑:“很好玩么?”

        冉亿:“……”

        沉默着一路无言回到宿舍楼下。

        在楼下分别时,冉亿很想跟姜濯道歉,可话到嘴边,姜濯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披着月光的背影透着她从没见过的情绪。

        冉亿知道姜濯生气了,可满肚子的对不起怎么都说不出口,傻楞着看他离开,直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她低头,失落又懊恼,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后,沮丧的自己回了宿舍。

        回去时她手上被擦破皮的地方血迹已经干了。

        冉亿平时没准备什么小药箱,这会想找个消毒的药水都没有。

        她心情也莫名不好,就随便用自来水冲洗了伤口,然后闷闷坐在桌边发呆。

        几分钟后,钥匙扭动,金晓萌从外面回来。

        她手里提着一个口袋,走到冉亿面前,跟座山似的一动不动。

        冉亿抬头:“干嘛。”

        金晓满脸怨气:“我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

        冉亿:“???”

        金晓萌把口袋扔到她桌上,很委屈:“我才从外面吃得饱饱的回来,为什么走到楼下还要无情的塞我一口狗粮?”

        冉亿意识到了什么,伸手去开口袋。

        一瓶碘伏,一盒创可贴。

        “……”她顿时心跳的厉害。

        金晓萌还在旁边嚷嚷,但她已经听不清了,心里晕开一圈又一圈的热潮。

        迅速打开微信,冉亿厚颜无耻的连发几个跪下的表情给姜濯求和。

        只是消息发过去半天,姜濯都没有回复。

        冉亿安慰自己,他在洗澡吧?

        还是在看剧本呢?

        之后的时间里,她守着手机,连上厕所都带着,一直到晚上熄灯上床,姜濯都没有回复。

        冉亿平时不运动,今天这么一动,身体累到几乎可以闭眼秒睡,但她又怕错过姜濯的消息,于是把手机调成了震动,抓在手里。

        闭上打架的眼皮,困意刚刚袭来,手心就一阵震动。

        冉亿一个激灵,马上打开手机。

        果然是姜濯的微信。

        她心乱撞的打开,只看到一句话——

        【明天早上六点半,迟到一分钟罚一千米。】

        蓦地,她眉梢就跃上笑意,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情绪这么一起伏,冉亿原本浓重的睡意清醒了不少,宿舍的灯都熄了,她翻来覆去,脑子里有点乱。

        于是睁开眼,她出神看着黑暗中的天花板,久久放空。

        片刻后,她翻身下床,用手机灯光照亮书桌。

        打开抽屉,冉亿拿出一本带锁的日记本。

        她坐下,手里拿着笔,很认真的写——

        【今天是2015年9月28号,跑步时我故意吓小雪伤到了腿,他把我抱起来,我看得出来他很紧张。就算后来生气了,他还给我送了药。嗯,小雪对我真的很好。】

        捏着笔,冉亿脸忽然微微烫起来,她继续写——

        【可中午他说喜欢我的时候,我很慌张,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我不想小雪难过,只好骗他说没听见。tvt】

        【怎么办呢,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喜欢他。】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们亿亿也有了少女心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