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23章 狐狸

第23章 狐狸

        冉亿身躯一顿,想动,却被他紧紧拥在怀里不肯放开。

        她脸红:“臭雪你松开。”

        “那你回答我。”

        “回答什么?!”

        “你是不是在吃醋。”

        “……”

        冉亿抿抿唇。

        她生气的原因实在是太奇怪,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不敢承认。

        此刻被姜濯抱在怀里,她心跳难抑的加速,夜色掩盖了她的脸上的红晕,她拼命想给自己找理由:

        “我没有,我只是——”

        她怎么会吃醋呢?

        可她的确就是在吃醋啊!

        一时语塞说不出话,姜濯却悠悠开口:

        “冉亿,你喜欢我?”

        冉亿一顿,像被说中了什么似的,急急反驳道:“明明是你喜欢我。”

        “你喜欢我?”

        “对啊!!”冉亿说完,看到姜濯眼角的狡黠后立即反应过来:“是你喜欢我!你,喜欢,我!不是我喜欢你!”

        “嗯。”姜濯语气平静:“那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欢我?”

        “……”

        冉亿久久垂眸无言,忽然扬起头看姜濯:

        “小雪,什么是喜欢?”

        “喜欢啊。”姜濯看向远处黑幕下的满天繁星,嘴角噙笑:“大概就是……明明看你每顿都吃的跟猪一样,还是忍不住想把所有好吃的都买给你。”

        “……”

        三句不离一个猪字,冉亿翻了个白眼,气的挣开他朝帐篷里跑回去。

        回到帐篷,蒙上被子躺好。

        心跳还没有平复下来,脸颊还留着姜濯胸膛的温度,这么多年,她从没有以这样的方式靠近过他。

        冉亿此刻既激动,又慌张,更有点不知所措。

        忽然被子被掀开,一双手从背后把她翻过来。

        姜濯面对着她也躺下来:“跑什么?”

        两人面对面躺着,冉亿呼吸的空气里慢慢混合了姜濯口中的气息,清爽的薄荷味混合着年轻男人的荷尔蒙。

        冉亿脸颊有点烫,她不去看姜濯的眼睛,视线下移,停留在他嘴上。

        姜濯微抿着唇,唇角若有似无的勾着撩人的弧度,冉亿直愣愣盯着那张薄而饱满的嘴,某个瞬间竟然有种想要凑上去咬一下的冲动。

        意识到自己这样可耻的念头,冉亿赶紧闭了闭眼,把视线挪开。

        “你别这么对着我。”她说。

        “你刚才问我什么是喜欢,我现在回答你。”姜濯把她的头摆正,与自己相视。

        他声音低缓,“就是现在这样看着你的时候,想……”

        姜濯的脸慢慢靠过来。

        越来越近,直到与冉亿的脸几乎只剩一指的距离。

        他喉头轻滚,紧盯着冉亿的眼睛,低沉道:

        “想亲你。”

        “……”

        冉亿吞了吞口水,像是要把蹦到喉咙口的心咽下去。

        四目相对,彼此的呼吸早已萦绕在一起。

        许久,冉亿小心翼翼的问:“这就是喜欢吗。”

        “是。”

        “哦。”冉亿两只手有些紧张的交错在一起,半晌后,身子主动朝姜濯那边靠近了些,抬起头,姑娘眼里是帐篷柔软的光:

        “那……我可能也喜欢你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细长的手指伸到姜濯唇上,软糯道:“我现在也很想亲你这里。”

        触及女孩指尖的温暖,姜濯背脊瞬地僵住,还没来得及开口,冉亿的小脸就凑过来:

        “你到底吃的什么糖,闻起来好甜啊,我忍了很久了,让我尝尝。”

        下一秒,猝不及防的柔软就覆了上来。

        “………………”

        姜濯双眸渐渐睁大,呼吸滞住,唇上的温度微凉,像香滑的果冻贴着自己。

        他体内自上而下迅速蔓延开难耐的火,正想品尝得更深一些,冉亿忽地又离开了。

        她舌尖舔了舔唇,幽幽回味道:“雪雪,你是不是吃的悠哈薄荷味儿的奶糖啊。”

        姜濯:“……”

        刚才烧烤席间,是有人给他递了两颗这个牌子的薄荷糖。

        猪身长了个狗鼻子?!

        就不能慢点闻出来吗!

        压住心里的火,姜濯平静答:“不是。”

        他翻身,扣住冉亿的后脑拥进臂间,偏头,仔仔细细的吻下去:

        “你重新闻下是什么。”

        ……

        隔天清早,旭日一点一点升起,广袤大漠上万物苏醒。

        姜濯轻轻移开盘在自己身上的腿,起床后洗漱完毕才来叫冉亿。

        “起来了。”

        冉亿翻了个身,大字型趴在地铺上,口中喃喃:“……再睡会。”

        姜濯看手表,剧组今天八点开工,现在是六点半,还要留时间吃早饭,化妆。

        虽然不想扰她清梦,但姜濯是个对工作很有原则的演员,只要进了剧组,从不会迟到早退。更何况现在是在周礼的组里,名导都到场,冉亿怎么能迟到。

        他上前轻轻踹了冉亿一脚:“给你一分钟起床,否则别怪我。”

        冉亿裹住被子迷糊嚷嚷:“小雪我再睡五分钟……五分钟就好,求你了啊啊啊。”

        姜濯也不理她,兀自看着手机的时间,过了会开始倒数:

        “十,九,八,七……二,一。”

        到了点,冉亿一动不动。

        姜濯深吸一口气,上前,猛地拉开被子。

        他人压下去,手捏住冉亿的鼻子,嘴巴紧紧吻住冉亿的唇。

        “……”

        冉亿立即被逼的要窒息了。

        她手舞足蹈的蹬开姜濯,坐起来气势汹汹的杏目圆睁:“姜!小!雪!”

        姜濯得逞的舔唇角,坏笑——“我警告过你的。”

        “……”冉亿边穿衣服边瞪他:“我从前没发现你这么流氓!”

        “现在知道也不迟。”

        姜濯把剧组送来的早饭放到小桌子上,顿了顿,坐到她面前,意味深长道:

        “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

        冉亿:“……”

        她的确是小看姜濯了。

        昨晚她把自己吃过的糖说了个遍,姜濯都不放过她,非要她闻出来他之前吃过什么糖,搞到三更半夜了还抱住她不放。

        一想到昨晚两人的吻,虽然都只是点到即止,清醒过来的冉亿还是脸红了。

        她心底小小的欣喜和兴奋,高兴自己终于迟钝的感受到了心动的感觉。

        她的心动,便是姜濯吻她那一刻温柔到骨髓的颤栗。

        书上说,喜欢便是占有。

        冉亿昨天也认清了自己——她很自私,只想姜濯属于她一个人,从前是,未来也是。

        洗漱后冉亿坐下吃早饭,低头吃了会,她忽然抬头看姜濯:

        “小雪,我们现在是在谈恋爱吗?”

        姜濯睨她:“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冉亿故意撒娇:“你都没有诚恳的求我做你女朋友。”

        “……”

        “所以你要不要求我。”冉亿眨着骨碌碌的眼睛,笑眯眯问。

        “……”姜濯闭嘴,半晌,抛弃影帝尊严的低声:“是了,求你。”

        “嘻嘻。”冉亿心满意足的舀了一口粥到嘴里,继续道:

        “我接受你的申请,不过我要先试用你一段时间,如果你哄得我高兴才可以转正,如果你惹我生气,就——”

        原本是想说直接取消实习资格,但冉亿又舍不得,只好改口:

        “就得用我喜欢的零食换取重新试用的机会!”

        “……”

        死丫头一天到晚花样百出。

        冉亿美滋滋的笑,嘴角沾了粥皮都没发觉,姜濯抽了张纸给她,嫌弃道:

        “你这么能吃谁养的起你。”

        “……”

        “也就我。”

        冉亿跳起来就是小拳拳捶姜濯胸口:“就你能说!烦死了你,你走开!我不吃了!”

        ……

        姜濯躲,冉亿追。

        帐篷里闹做一团。

        外面的人听了好一会影帝的闺中乐趣不敢打扰,许久才犹豫的唤:

        “濯,濯哥,周导说今天先拍沙漠少女的镜头,让您待会直接过去。”

        “知道了。”姜濯秒变冷静沉声:“马上就过来。”

        来通知的人走了后。

        他才把怀里的姑娘松开,揉了揉头:“待会用点心拍,听到没?”

        “哦。”冉亿趁势抱住他脖子,迫不及待的问:“小雪,所以你昨晚到底吃的什么糖,我也想吃。”

        姜濯顿了顿,镇定回:“悠哈薄荷味奶糖。”

        “???”

        冉亿眼睛睁大,瞬间想打人了。

        “那我不是一开始就猜对了吗?!!你为什么——”

        男人淡淡望她,眸光里起着涟漪:“你说我为什么。”

        “……”

        这个诡计多端的流氓!

        今天周礼继续拍沙漠少女的镜头。

        昨天冉亿怎么都进入不了状态,加上后来姜濯被蝎子蛰了,所以那一组镜头都没有拍。

        周礼见了冉亿笑着说:“小冉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啊。”

        冉亿粉红脸颊透着羞赧,不好意思挠头:“周导,我每天心情都很好呀。”

        “是吗,那行啊,趁着好心情,咱们争取一条就过。”

        “好滴。”

        周礼说的没错,冉亿今天心情的确是好。

        好到——

        走了几条后,周礼看着回放,犹豫着问身旁的姜濯:

        “你们昨晚……这姑娘受什么刺激了吗。”

        姜濯尴尬的笑:“没有啊,就——”

        就,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冉亿今天为什么把回眸微笑的纯真沙漠少女,活生生演成了一个回眸后——

        频频对他抛媚眼送秋波心花怒放的小狐狸精……

        作者有话要说:

        周礼: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想拍一部电影而已。t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