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24章 飞机

第24章 飞机

        国庆假期很快就过去了。

        冉亿从小狐狸精少女状态终于找回了一点演员的感觉,在最后的几天里经过姜濯再三指导,总算成功完成了周礼要的沙漠少女那种单纯,质朴,不食人间烟火的回眸一笑。

        在漠城机场回程时,冉亿遇到了乔汐。

        经过姜濯身边,乔汐淡笑着跟他递了一个眼神,姜濯也回笑过去,明显交流着某种心照不宣。

        冉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眉来眼去,心里不乐意了。

        她酸溜溜的推姜濯:“这么舍不得,你跟她走啊。”

        姜濯淡淡瞥她:“你看到乔汐那前呼后拥的架势了么。”

        彼时乔汐已经进了安检。她身边跟着许多黑衣保镖,将她团团围着,谁都进不去。

        冉亿点头:“派头是挺大的……”

        印象中乔汐也是去年才进的娱乐圈,虽然小有名气,但完全不至于是现在这样的出场。

        也太显眼了些。

        姜濯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说:“如果不是她强烈拒绝,你看到的保镖何止现在这十来个。”

        冉亿着实有一刹的震惊,但很快她又察觉不对,反应过来后眼睛瞪姜濯:“姜小雪你不要故意转移重点,她带几个保镖,跟你们眉来眼去有什么关系!”

        “我跟她眉——?”姜濯气笑了,他看了看周围,小声说道:

        “第一,这圈里没人敢跟乔汐眉来眼去,她的男人在拉斯维加斯开赌场,是大哥中的大哥,不然你以为她身边的保镖怎么来的?第二——”

        姜濯懒懒抬高下巴睨冉亿:“好歹小时候乔汐还送过你发夹,你真不记得她了?”

        “……???”冉亿怔住:“发……夹?”

        她猛地想起,睁大眼睛:“她是海潮姐姐?姜海潮?”

        姜濯点头。

        天呐,冉亿不敢相信。

        她五岁的时候,姜濯家里来了一个美丽的小姐姐,话不多,也不怎么爱笑,听说是父母出了车祸,所以送到姜濯家来暂住,但只住了两个月,就被姜家送到了美国上学。

        对哦,乔汐是海归。

        搞了半天,原来是自己人。

        冉亿嗔怪他:“你怎么不早说!我也好跟海潮姐姐打个招呼呀。”

        “早说你还会吃醋?”

        “……”

        “我还能试到你?”

        “……”

        冉亿感觉被姜濯设计了,她气的直跺脚——这个男人真的是太狡猾了!

        她本来还想给大家留点面子,但眼下实在没必要了。

        “唉——”冉亿眯着眼啧啧叹气:“那天也不知道是谁在linlin咖啡厅说喜欢我,好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喜欢到要疯了。”

        “……”姜濯讷讷回过神:“操,你说没听见是装的?!”

        “略略略。”冉亿冲他吐舌头,“我怎么知道你真的假的,所以这几天其实是我在暗中观察试探你,不是你试探我!请你搞清楚!”

        搓手不及提起告白的事,姜濯有点尴尬。

        他张了张嘴,还想留住影帝最后的尊严——“我是说过喜欢你,可后面那些话别瞎给脸上贴金,我什么时候很喜欢你,还喜欢得不得了,喜欢到疯?”

        冉亿厚颜无耻:“我只是帮你把心中没说完的话说出来而已,摸着你的良心大声告诉我,难道你不是吗?”

        “我——”

        “别忘了你还在试用期。”冉亿笑眯眯的眨眨眼:“想好了再回答。”

        操,威胁他。

        姜濯闭嘴骂了句什么后,把外套甩到肩上,带上墨镜和口罩,低声重复:

        “是了是了,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喜欢到疯。”

        “承认就对了嘛。”冉亿心满意足,大言不惭:“不过姜先生请你自重点,控制好自己。”

        姜濯脚下顿住,看向她。

        “看什么看?我现在还处于对你的考核中,并没有正式批准你做我男朋——”

        男朋友三个字没说全,她的嘴就被封住了。

        姜濯惩罚性的用牙齿咬了冉亿的舌尖,又狠狠吻过后才退出来。

        冉亿被亲了个目瞪口呆,半晌都愣着没回神。

        姜濯微微侧到她耳边,低声魅语:“你再废话,比这还不自重的事我都干得出来。”

        说完,他朝安检口走过去。

        冉亿怔然的摸了摸唇,脸上莫名泛上一层潮红,皮肤也暗暗燥热起来。

        回味着刚才这一咬,她心狂跳,抿着唇,星星眼看姜濯的背影——

        天,她从前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雪雪这么霸道这么直接……

        她竟然可耻的好喜欢怎么办?!!

        冉亿顿了顿,小步追上姜濯,悄悄扯他的衣角。

        “雪雪。”

        姜濯漫不经心抬头:“干嘛。”

        冉亿脸红着指自己的嘴:“我还想要亲亲。”

        姜濯:“???”

        “咬着亲那种。”

        姜濯:“……”

        他团队好几个助理都跟在旁边,此刻都假装很忙,假装看不见,每个人的求生欲都很强。

        姑娘唇红如泛着水光的樱桃,公共场合没心没肺的索吻,姜濯冲动又尴尬,只好干咳两声,撇开她的脸:“现在不行。”

        冉亿一脸失望。

        走了两步,姜濯又把她勾到怀里,靠到她耳边:“回去想怎么咬都行。”

        “……”

        他磁性的声音和温热的气息扑腾在冉亿耳边,她颈部皮肤的鸡皮疙瘩酥了一片。

        冉亿有点按捺不住——好想现在,马上,就地,立即!!把他转正!!!

        尊严?骄傲?

        不存在的!

        揣着这样的小心思,冉亿屁颠屁颠的跟着姜濯检票进入机舱。

        上机入座,两人定的是挨在一起的商务座,起飞不久后,冉亿被空调吹得有点冷,于是按铃想跟空姐要一床毯子。

        过来的空姐面若桃花,眼底是藏不住的喜不自禁:

        “小姐请问需要什么?”

        她虽站在冉亿面前,眼睛却总忍不住朝姜濯那边若有似无的瞟。

        冉亿默不作声打量面前的空姐,空姐约莫着20来岁,微微弯腰,胸口线条起伏饱满,两片唇倒是一上一下的对着冉亿说话,可眼睛压根没在她身上。

        而是火热的盯着她身边的男人。

        像一头动了情的母兽,正偷偷向雄性发出求爱信号。

        冉亿突然就不冷了,她面无表情说:“我要一杯冰可乐,多点冰块,谢谢。”

        “噢。”空姐羞涩的主动问旁边:“那姜先生您需要什么吗?”

        姜濯头都没抬:“不需要谢谢。”

        空姐有些失望,恋恋不舍的回头去倒饮料给冉亿。

        再递过来时,冉亿没接。

        “送给你吧。”她说:“我觉得你需要冷静冷静。”

        空姐:“……”

        姜濯闻声,意味深长的朝冉亿看过来,跟着嘴角慢慢滑出一丝笑,却淡淡的笑而不语。

        冉亿讨厌他这副把自己看得透透的模样,故意别开脸:“你下岗吧,我不想跟你谈恋爱了。”

        姜濯放下手里的杂志,把她的脸又扳回来:“我得罪你了?”

        “是!你不知检点,到处卖弄自己的美色,勾引漂亮女人。”

        “???”姜濯被□□的哑口无言,“我坐在这里根本没动好不好。”

        “哦。”冉亿更加悲伤:“没动都这样,动了那还得了。”

        “……”

        反正不管有没有道理,是不是无理取闹,总归都是他的错就是了。

        这个道理姜濯明白,也懒得跟冉亿计较。

        他看着她单薄的一件t恤:“刚才不是说冷的么。”

        “你不要管我。”冉亿浮夸痛心的捂住胸口:“现在我这里更冷。”

        “……”不给她颁个戏精奖都委屈她了。

        姜濯拉开自己外套的拉链,慢慢朝她这边靠,手从冉亿背后绕到她肩膀那抱住,顺势把人拉到自己敞开的外套里裹好。

        “还冷不冷?”

        短短几个字,像暗夜里磁性的低音炮,瞬间就点燃了冉亿。

        她的身体骤然接收到男人的体温,心头小鹿疯狂瞎撞三秒钟后,乖巧眨眨眼倒向他怀里:

        “么么哒,不冷了。”

        姜濯唇角划过无奈的笑,把怀里的人拥得更紧了些。

        飞机晚上八点到达北城。

        城市的霓虹灯光交错不息,比起漠城的古老安宁,北城的繁华盛景让人有从童话世界回到现实中的错觉。

        一下机,姜濯的经纪人凯哥就给他打电话,说很多媒体收到了风,现在都在外面等着,想问他关于周礼这次新片的事。

        彼时他和冉亿刚好快走到出口,姜濯挂了电话,看到前面的确有不少眼熟的媒体记者,他皱了皱眉,马上挡住身后的冉亿。

        周礼之前就跟他私下说过,这次沙漠少女的角色一定要对外保密,不到最后时刻不揭晓,这不仅是对电影的尊重,更是为了冉亿将来的星途打算。

        在没有做好任何准备的前提下早早亮相,只会浪费这一手好牌。

        来不及解释什么,姜濯跟小麻说:“你带冉亿换个出口低调的走,别被任何媒体看到我们是一起回来的。”

        冉亿:“???”

        她本想问个明白,但姜濯已经不给她机会,只匆促把她推到隐蔽的地方:“口罩带好,赶紧走。”

        然后,他自己朝vip出口走过去。

        冉亿一脸懵逼的被小麻带到另外的出口,做贼似的躲过了所有的记者。到了机场外面,小麻带她打了一辆车离开。

        她坐在后排,能看到机场里面,蜂拥而至的媒体把姜濯围得水泄不通,一个个的话筒都快要塞到姜濯嘴里,无数女粉疯狂簇拥在他旁边,送礼物,拍照,求签名求合影,甚至还有女粉伸手求抱抱。

        的士很快开出去,那群热闹景象也离自己远去了。

        冉亿收回视线,坐正。

        原本还在纳闷为什么姜濯不跟她一起出关,为什么要小麻带着自己单独先走。

        看到这群如花般娇艳的老婆粉们,冉亿明白了。

        小麻见她上车后一直不说话,以为是刚才跑了些路累着了,他从前排递过一瓶水:“亿姐姐,你喝口水。”

        冉亿不为所动,面无表情的问:“麻子,知道哪有手铐卖吗?”

        小麻愣住:“???”

        想起了什么,冉亿又补充:“对,还有蜡烛。”

        她左右活动了几下脖子,手指关节发出脆耳的咔咔响,冷笑道——

        “是该让不守夫道的男人长一长记性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亲妈想给雪雪提前报个信,距离你接受【冉式独家驭夫术】还有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