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26章 奶茶

第26章 奶茶

        姜濯眼里有一团火,冉亿看得真真切切。

        而这火,是她自己玩起来的。

        两个人第一次这样紧紧贴在一起,只隔着一层布料,轻轻一撕,便可赤诚相见。

        姜濯目光微敛,“准备好了吗?”

        冉亿只觉背后一股寒气升起:“准……备……什么。”

        姜濯身体愈加下压,手指在她的脸颊慢慢玩弄,语气轻佻:“你说呢。”

        “姜,姜小雪——”

        冉亿被撩得心猿意马,满脸绯红,她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可是她真的还没有做好准备。

        听说第一次都挺痛诶。

        冉亿怕疼,只能逃避着打断他:“姜小雪,请你做个人,马上停止你的兽性行为!”

        “我兽性?”姜濯轻笑着捡起床上零散的道具:“冰块,蜡烛,手铐……究竟谁比较兽一点?”

        冉亿:“……”

        她张了张嘴,辩无可辨。

        自己从小说里学来的这些套路确实太重口了些。

        可她完全没有要跟他那个那个的意思啊!

        姜濯撑得久了,手臂有点酸,他微微抬起身,可只是这么一动,高度紧张的冉亿便以为他要放大招了,吓得忙闭上眼,条件反射的往前瞎蹬,口中求饶:“别啊,我怕疼!”

        “……”

        求饶声后,房间突然就安静了。

        一点声音都没有。

        冉亿偷偷眯开眼缝,发现姜濯没压着她了。

        她纳闷的睁开眼睛,左右看看,这才发现姜濯坐在她旁边,脸色铁青,看起来有点痛苦。

        “怎么了?”

        姜濯忍着,却又忍无可忍般吼出来:“你!踢!着!我!了!”

        冉亿第一次见他这么大声跟自己说话,吓了一跳,又有点委屈。

        至于吗,踢一下就这么大声,以前打他也没像现在这么生气啊。

        冉亿扁着嘴:“小雪你凶我。”

        姜濯:“……”

        不行,他要气死了。

        姜濯不说话,冉亿开始反省是不是自己没注意力道真的把他踢疼了,于是往前坐到他旁边,乖巧的揉胳膊按腿:

        “雪雪,别气了,我踢到你什么地方了,我给你揉还不行吗?”

        “……”

        姜濯真的有点痛。

        痛到差点以为从此无法人事了。

        可当姑娘细细软软的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到处捏,垂下的长发无意轻扫他的身体时,他发现。

        嗯,没坏。

        算了……姜濯自己给自己顺气。

        自己看上的人,再想打死也还是要乖乖供着。

        谁让他喜欢呢。

        姜濯睨她可怜求原谅的小眼神,故意刁难:“你踢到我,这么捏两下就完事了?”

        冉亿委屈看他:“那你想怎么样啊……”

        姜濯把她直接拉着躺下,跟自己躺在一起。

        他扯过被子将两人盖住:“今晚陪我睡。”

        “……”

        冉亿心脏怦怦乱跳,结结巴巴的说:“可我,我还没准备好。”

        “……平时让你少看那些言情小说。”姜濯把她的头按到自己怀里,清心寡欲的闭上眼:“只是睡觉,没你想的那么多事。”

        “哦……”

        冉亿松了口气,总算放心了。

        她埋在姜濯怀里,呼吸着他身上清新的沐浴露味道,很享受的闭上眼——他可真好闻啊。

        想到什么,冉亿手慢慢伸过去抱住身边人,轻喊:“小雪。”

        “嗯?”

        可话到嘴边:“……没什么,睡吧。”

        冉亿闭上眼睛,想起今天在机场自己被小麻先带走的事,虽然心里有一点点不开心,但是她能理解姜濯,他已经位列一番,流量时代靠的就是粉丝们的支持,如果姜濯的单身人设被打破,对他的发展肯定不利。

        前段时间的微博绯闻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只不过姜濯没有指名道姓的承认,大多数粉丝还坚持【维护朋友】的观点。

        冉亿很纠结。

        要不要公开呢。

        不公开,会有很多小狐狸精勾引她的雪雪。

        公开,自己被骂配不上不说,姜濯的发展也会受影响。

        唉,好麻烦。

        谈恋爱,尤其是和一个万人迷的男朋友谈恋爱真是伤脑筋。

        冉亿迷迷糊糊的想——所以自己以后也要成为万人迷的女朋友才可以啊。

        第二天原本要正式上课,但学校刚好安排新生体检,所以假期顺着延迟了一天。

        她回学校早早的检查结束后,又赶回了姜濯的公寓。

        回去时姜濯已经起床,他在换衣服,似乎准备出门。

        冉亿放下吃的问他:“你要去哪?”

        姜濯脸色似乎不怎么晴朗,他走过来,垂眸看向她的手,淡淡问:“你戒指呢。”

        冉亿跟着低头看自己的手,发现原本带着戒指的中指现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她反应过来:“对啊,我戒指呢!”

        姜濯蹙眉:“你现在才发现不见?”

        冉亿没顾上回他,口中嘀咕:“掉哪了呢……”

        翻遍全身上下的口袋和手包都没有找到,她最后有些泄气的耷拉着脑袋:“我掉哪去了呢。”

        她拉姜濯的手:“改天你再陪我去投一个好不?”

        姜濯不声不响的从口袋里摸出戒指:“你丢在洗面台上。”

        冉亿顿时想起昨晚洗澡脱戒指的画面,她高兴的伸手想来接:“对诶我差点忘了我昨天在你家洗澡,我——”

        姜濯却把戒指拿开。

        冉亿愣住:“你干嘛,戒指给我。”

        “以后能不能有点记性?你一点都不爱惜它么?”

        “???”

        冉亿很少看到姜濯这样神情严肃的说她的不是,她把戒指抢过来带到手上,奇怪的看姜濯:

        “干嘛呀你,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带的是你的求婚戒指。”

        姜濯:……

        他嘴唇轻启,想说什么,还是没说。

        冉亿没心没肺的朝他勾手:“来呀雪雪我给你买了香菇鸡腿饭!”

        她点了一堆外卖,姜濯一眼都没看,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盒蔬菜沙拉。

        “嗯?”冉亿边吃边问:“你不吃吗?”

        “不了,毕业大戏结束我就要进组,不能乱吃。”

        “……哦。”冉亿乐得高兴,“那你的我一起包啦哈哈。”

        吃饭间姜濯问她:“下午我去探小白的班,你要一起吗?”

        白嘉然今天在北城一个棚里拍广告。

        品牌商是国内某著名服装潮牌,这次推出了情侣系列,要拍一组新特辑。

        姜濯和冉亿驱车赶到棚里时,广告正拍的如火如荼,白嘉然穿着品牌提供的灰蓝色迷彩外套,而广告的女主角则让两人有点意外。

        艾琳穿着粉色迷彩,站在白嘉然旁边,妆容精致,动作亲密。

        导演都是圈内的熟人,看到姜濯过来探班,当即就宣布暂停半小时,全场休息。

        白嘉然还是那副不着调的模样,脱下外套吊儿郎当走过来:“哟,比翼双飞呢这是。”

        冉亿在大漠已经听姜濯说清楚了两人的关系,此刻也算是爱屋及乌,友好地喊了声:“白师兄好。”

        白嘉然赶紧拒绝:“别了,我可不敢做你的师兄。”

        他勾着桃花眼看姜濯:“做你的师兄人身安全都是个问题。”

        姜濯眼尾带笑回应:“你还挺懂事。”

        “???”两人的话听得冉亿云里雾里,可当下她更想知道的是,来的时候姜濯说广告女主是圈内另一个小花,怎么到了这改成艾琳了?

        都是一个学校的,经过上次那件事艾琳虽然心有芥蒂,但门面的客套和热络还是要做给别人看一看的。

        她主动上来打招呼:“嗨,濯哥,冉亿。”

        姜濯没说话,冉亿虽不是十分记仇的人,但到底头皮里留了一道艾琳送的伤,再怎么也还是有点疙瘩的。

        她只能扯着嘴角敷衍的笑了笑,“嗨。”

        姜濯来的时候点了五十杯奶茶,这时候外卖送到了,他转身招呼众人:“大家辛苦了。”

        场内几乎人手一杯的接过去,“谢谢濯哥!”

        送到他们这边时,白嘉然很自然的拿过一杯,艾琳犹豫片刻,不知该不该伸这个手。

        她现在的处境,伸也不是,不伸更不是,她飞速在脑子里盘算了下——虽然姜濯之前跟她撕破了脸,但事情过都过了,他贵为影帝,众目睽睽之下,应该会给她一杯奶茶的面子。

        旁人根本没看出几秒的功夫里艾琳思虑了这么多,她始终在微笑,面不改色。正准备伸手去接奶茶时,姜濯眼底不经意划过一丝不耐与警告。

        艾琳毕竟在圈子里混了许久,只一个眼神,她就明白自己想得太好了——姜濯根本没有要与她和解的意思,哪怕只是一杯奶茶的交情,他也不给。

        动作自然的把手收回来,她捋了捋头发,笑道:“谢谢师兄,我最近减肥,这些都戒了。”

        说完,她微微颔首,说去补妆。

        冉亿根本没发觉这两人之间的暗流涌动,她喝着奶茶问白嘉然:“怎么女主换她啦?”

        “广告商喜欢呗。”

        敷衍过去冉亿,白嘉然才把视线转向姜濯,声音压低到只彼此能听见:

        “听说是找了霍二公子翻的身。”

        姜濯眼底暗了暗,闪过一丝散漫:

        “他什么时候也管起娱乐圈的事了?”

        “早前就传要投资影视,一直没动静,不过现在他有意提携艾琳,看来不是雷声大雨点小了。”

        白嘉然看着姜濯的脸色,顿了顿,又道:“他有点家底,艾琳的事你不要跟他硬碰硬,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小冉不也没出什么大事吗。”

        “一定要出事了才计较?”姜濯自己端起一杯奶茶,漫不经心的说:“霍有廷倒挺爱多管闲事。”

        他嘴角流出一丝不屑,把吸管插.进奶茶里,递给站在摄影师旁边的冉亿,口气宠溺:“这里还有。”

        “嘻嘻,谢谢。”冉亿正巧喝得差不多了,满意的接过来,继续跟摄影师聊天。

        她在看白嘉然和艾琳拍摄的花絮,不得不感叹,虽然不喜欢艾琳,可她上镜是真的好看,精致的瓜子脸一点都不吃镜头。

        冉亿想起在大漠时,摄影师说她什么都好,就是脸圆了点。

        当时拍完了沙漠少女,她只顾着跟姜濯风花雪月,也没去看看自己上镜是什么样子,这会倒是迫不及待想跟艾琳做个对比了。

        眼珠子转了转,她央求摄影师给她拍一小段看看上镜效果。

        摄影师罩子放得很亮,知道她是姜濯带来的姑娘,二话不说就架起机器:“没问题,你随便说点什么。”

        冉亿马上乖巧笑,晃了晃手里的奶茶:“我手里的奶茶真好喝!”

        “ok。”一个几秒钟的镜头拍摄完毕。

        摄影师把机器朝冉亿按回放,冉亿期待的围上去看自己的表演。

        可以看到镜头,人就傻了。

        卧槽——

        冉亿咬着吸管,眼睛睁大。

        这怕是个猪头吧?……

        姜濯这时走过来,“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冉亿马上遮住镜头,并暗暗跟摄影师说:“快删掉,删掉!”

        原来总以为自己是万人迷,颜值吊打四方无人能及,可没想到镜头下她的脸型……

        果真镜头才是最大的照妖镜。

        冉亿顿时忧伤,奶茶也不想喝了,甩给姜濯,她闷闷的说:“我去厕所。”

        “……”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广告公司的拍摄基地,里面有十多个棚,大小不一,整个基地犹如迷宫,稍不注意就会走错路绕不回来。

        原本他们的棚子隔壁就有一个a厕所,但冉亿走错了方向,绕了一个大圈,走到了更远些的另一个b厕所来了。

        反正来都来了,冉亿便推了门进去。

        临近b厕所的几个棚今天恰好都空着,所以厕所里一个人都没有,十分安静。

        冉亿习惯性挑了最里面的位置,进去后锁好门。

        没一会,外面传来拉门声,进来的人穿着高跟鞋,清脆有力的声音,进了靠门的位置。

        冉亿无心管别人,她上好厕所,正准备起来,忽地就听到隔间传出声音。

        “姜濯今天带她来探白嘉然的班了。”

        倏地,冉亿站起来的屁股又蹲了下去。

        只因这声音她再熟不过了,几分钟前才碰了面——是艾琳。

        她本来也不愿意听人墙角,可是既然艾琳又提到了姜濯,那就没办法了。

        隔墙有耳这个道理艾琳都不懂,冉亿作为被说的一方,自然偷听的理直气壮。

        冉亿小心翼翼的蹲好,认真偷听。

        那边,艾琳似乎在跟谁打电话:

        “……霍少,我真的很讨厌那个女人,就是因为她,上次我被半封杀不说,学校这边还差点受到处分,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勾上了姜濯,我恨透了她,却又无可奈何。”

        “刚才她又跟着姜濯来我面前示威了。”

        “真的,哪怕一次也行,我想挫挫那个婊.子的锐气!”

        电话那边的人不知给了什么回复,艾琳撒起了娇。

        “霍少,你就帮帮我嘛,就一次。”

        正用尽全身招数发嗲的艾琳,厕所隔间的门冷不丁被人用脚重重踹了两下。

        她吓了一跳:“谁在外面?!”

        “巧了。”冉亿悠悠道:“就是你刚才说的婊.子啊。”

        霍有廷正跟几个朋友玩着德州扑克,乍一听到电话那头的动静,立即示意众人噤声。

        他把免提改成了听筒,浮上兴味的放到耳边。

        艾琳装死,没有回应。

        冉亿等了会,不耐烦了:“出来啊。”

        “既然这么恨我。”她扣动手指关节,声音冷冷清清,却恣意嚣张:“有什么深仇大恨是打一架不能解决的呢。”

        霍有廷听着,嘴角慢慢浮上一抹笑,他食指轻弹烟灰,顿了顿,摊开底牌:

        “ace一点,同花顺,我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