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29章 打折

第29章 打折

        湿润的触感传来,姜濯背脊猛地收紧,所有竭尽控制的定力都被冉亿的柔软慢慢瓦解,他甚至往后踉跄了两步。

        身体一点一滴的发生着改变。

        因为身高差的原因冉亿一直踮着脚,有时会够不到而用力踮高,好几次非故意的情况下唇滑到姜濯的下巴甚至脖颈里。

        姜濯被撩得痒痒的,一团火在心底烧得越来越烈。

        他没了耐心,直接抱高她抵在墙上,与他平视。

        “你怎样才够。”他沙着声音问。

        冉亿手还搭在他脖子处,垂眸,脸颊晕染着粉色:

        “二十天,一个吻一分钟,你要补我二十分——”

        话未说完,姜濯便偏头重重吻下去。

        二十分钟?

        要他的一辈子都可以。

        冉亿生涩的迎合着他,过去两人也有过亲密的时候,但大多数都只是蜻蜓点水,或许是这次小别胜新婚,不过二十天,他们都好像为对方掏空了所有。

        这一吻,是**,是情难自控。

        姜濯的舌尖在她口中霸道索取着,酥麻的电流感从唇间传至全身,冉亿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她下意识搂紧了他,闭着眼,双颊被满室的情.欲气息染红,她心跳很快,在心里想——终于要来了吗……

        虽然还是很怕,但是。

        嗯,忍忍就过去了。

        姜濯竟然因为她一句话连觉都没睡就坐飞机回来。

        这么极品的好男人她一定要先占为己有,外面的花花世界有各种各样的小狐狸精,万一哪天其中一只迷了姜濯的眼抢走他的贞操怎么办。

        不可以!

        姜濯只能是她的,她一个人的!

        她冉某今天一定要给他盖上自己的印记!

        下定决心,也像是为了给自己打气,她更主动的回应着姜濯,舌尖缠上他的,浑身发力。

        姜濯明显被她的主动惊到了,顷刻间血液沸腾,两人几乎一点即燃。

        可下一秒,姜濯抽着冷气离开——“操。”

        冉亿瞪着迷离双眼:“……怎么了?”

        姜濯食指探入唇里,再拿出时,指尖一抹鲜红。

        冉亿看得一愣,忽然就反应过来,急着解释:“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刚才想学姜濯上次轻咬她的情趣,结果可能用力过猛,竟然把他的舌头咬破了……

        冉亿尴尬的手忙脚乱,又是用手帮他擦,又去赶紧找纸巾。

        急匆匆把纸巾拿来,手里还端了一堆消毒药水之类的药品,姜濯面如土灰的撇到旁边:“一点小伤还不至于。”

        **烧到一半就见了血,冉亿心虚的往他怀里蹭:“对不起嘛。”

        姜濯不说话。

        冉亿软软的戳他胸:“疼吗?”

        她红着脸又埋怨道:“还不是因为你太冲动了,搞得我也跟着……”

        姜濯无奈:“……我?”

        他也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原本这一趟回来真的只是因为她那句想他了而心疼,可谁能想到回来后的她意外的像头热情的小野猫?

        他捻了捻眉心,深吸一口气,舌尖的痛浇熄了他体内大半的火。

        冉亿心有愧疚,抱着他问:“要不我们——”

        她低着头,很小声很小声的靠到耳边:“去卧室……”

        冉亿身上有微微的茉莉花香,她声轻话软,姜濯不免动摇,小火苗蠢蠢欲动,可才复燃了三寸高,门铃又突兀的响起——

        “您好!您点的外卖到了!”

        冉亿:“……”

        姜濯:“……”

        姜濯只请了一个白天的假期,甚至都没能多留一个晚上,下午6点,他就跟助理坐飞机离开。

        冉亿宛如被抛弃的深闺怨妇,送完他后回到宿舍拿出日记本:

        【今天是11月2号,天气晴。

        我的命运为什么那么多舛,我只是想单纯而可耻的占有他而已,为什么要给我制造那么多磨难,老天在跟我开玩笑吗?为什么要给我长那么锋利的牙齿,我只是轻轻一碰他就碎了,心痛……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彻底拥有他?】

        写到一半,冉亿忽然想起了什么,打开手机万年历,片刻后兴奋的又接着写:

        【还有二十多天就是他的生日了,恩!就那天吧,我要把自己打扮成系着蝴蝶结的精致小僵尸,吃干净他的生日蛋糕,顺便——

        把他一起吃干净。】

        有了盼头,姜濯不在的时间也过得快了些。

        不仅如此,冉亿觉得进入他的生日月后,自己的运气也莫名好起来。

        前天上完表演课,张老师把她留下,说有个导演朋友手头要拍一个广告,原定的女演员突然病了去不了,让他在电影学院找个新鲜面孔过去救急。

        张老师便推荐了冉亿。

        这从天而降的机会让冉亿高兴了许久,她原本想第一时间告诉姜濯,可又想等广告出来给他一个惊喜。

        于是她决定,干脆就等姜濯生日的时候一起告诉他。

        这天,冉亿按照跟副导演约定的时间,来到拍摄地点。

        她早前就拿到了广告的脚本,这是一个洗发水的广告,牌子没有听说过,不过冉亿觉得没听说过才正常,能用新人,尤其是她这种在读的学生,一般都是才发展的小牌子。

        不过来到拍摄地时,冉亿还是有点惊讶,跟上次白嘉然拍广告的棚比,今天这个蓬壁辉煌,可以说相当的高大上了。

        组里有人出来迎了她把她带到棚里,按步化妆做造型,导演又跟她说了几句拍摄的重点后,冉亿就开始了拍摄。

        其实这个广告很短,主要讲冉亿原本是班级里坐在角落最不起眼的女生,可某天在同桌不小心碰到她挽起的长发后,惊艳了所有人。

        扮演她同桌的也是个年轻的女孩,戏份不多,纯粹是衬托冉亿的女配。

        冉亿在宿舍早就把戏默演过无数遍,但眼下是她第一次真实的面对镜头,说不紧张是假的。

        所以开拍后的一个小时里,她cut了好几次,导演倒是很好,一直鼓励她,冉亿一边抱歉,也一边暗中让自己放松加油。

        毕竟她还想用这个广告给姜濯一个惊喜。

        第六次打板后,冉亿认真趴到了桌上,等着走过来的同桌“不小心”碰到她挽起的长发。

        她这一遍走得很认真,情绪表情各方面都很到位,到同桌走过来时,那个女孩的动作明显比之前磨合的节奏快了一拍,她的胳膊迅速撩过,冉亿头发虽披了下来,却没有做出相应该有的甩发等动作。

        虽然是她没有灵机应变的接上,但同桌私自抢了节奏也是主要原因。

        导演又喊了cut。

        演同桌的女孩不耐烦的甩了道具书发脾气:“操,会不会演啊?”

        她声音之大,周围的工作人员全部听得清清楚楚。

        自己抢了节奏,现在还这么嚣张的怪别人,冉亿心里一阵恶心,正想回敬她几句,前面拍摄的队伍里让开了一条缝隙。

        一个男人从里面悠悠走出来。

        他穿着银黑色的西装,双手随意的插.在裤兜里,微眯着眼,神情懒散的走上前。

        导演马上起身让位:“霍总,您怎么亲自来了?”

        霍有廷没有回答,只是坐到了导演椅上,目光冷冷的看着饰演同桌的女孩,扬了扬下巴指她:

        “谁找的人。”

        导演感到不妙,弯腰低声道:“是集团刘副总的——”

        霍有廷甚至都没耐心听完:

        “让她走人。”

        “……”

        众人面面相觑。

        这广告原本就是定了这个刘副总的小侄女来演女一,没成想开拍前一周霍有廷给他打电话报了个人名,小侄女硬生生被逼退成了女二。

        也难怪她对冉亿的种种不爽。

        霍有廷发了话,副导只好赶紧将小侄女请离了现场。姑娘走的时候还清高的看了冉亿一眼,嘴里讽道:

        “睡来的角色神奇什么,本小姐还不稀罕呢!”

        冉亿:“???”

        不是张老师的导演朋友缺人,所以才推荐她来的吗?

        她睡谁了?

        还有这个霍有廷怎么来了,他怎么阴魂不散的!

        那边,霍有廷不知跟导演说了什么,导演拍拍手里的剧本:

        “今天先这样,大家散了吧。”

        冉亿赶紧低头开溜,导演却喊住他:

        “冉亿,你到楼下的咖啡厅等我,有几个地方我要跟你商榷下。”

        “哦。”

        冉亿没多想,出门下电梯,直接朝一楼的咖啡厅走。

        怎么都好,反正她不想跟那个风流富二代接触,指不定他联合他的贱婢艾琳又要给自己使什么绊子,姜濯现在不在北城,她可得提高警惕保护好自己。

        冉亿坐到咖啡厅里乖巧等导演,大约几分钟后,她眼前一暗,有人站到了对面位置。

        抬头,正想说话,冉亿就怔住了。

        霍有廷慵懒坐下来:“导演有事走了,让我来跟你聊。”

        “你?”冉亿像听了个笑话,轻轻哼笑:“你跟我能聊什么?聊你女朋友怎么把我锁厕所里的吗?”

        霍有廷眼里带一抹兴味,身体凑向前:“你也不差啊,之前在厕所里打了她一巴掌。”

        冉亿懒得听,拿起包就想走。

        “艾琳不是我女朋友。”霍有廷忽然拦住她,“她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有没有关系都好,我没兴趣知道。”

        “ok。”霍有廷笑,他丢出一份文件,“可你签了我品牌的广告约,也没兴趣听我说吗?”

        “???”

        冉亿看向桌面上的文件,白纸黑字,是自己几天前才签订的合同。

        可上面这个公司——

        瞬间,冉亿明白了:“你故意引我入局?”

        “干嘛说的这么难听。”

        服务员这时送来两杯咖啡,霍有廷不慌不忙的放入伴侣后搅拌着,说:“我是想给你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我们——”

        不等他说完,冉亿便冷声拒绝:“霍少爷,你找错人了,我不是艾琳。”

        “呵,冉小姐。”霍有廷轻笑,把搅拌均匀的咖啡递到冉亿面前:“我是个生意人,做任何事都不过是看钱的面子,你不要想太多。”

        “……”

        他这么说后,冉亿的防御才稍稍收敛了些,她口气松下来:“那你想怎么样。”

        “鼎丰旗下新开了一家娱乐公司,我想签你。”

        冉亿听完没有丝毫的惊喜,自嘲道:“我只是个大一的学生,霍少爷倒是挺看得起我。”

        她有自知之明,无论是演技还是做人,现在的自己都还有很多欠缺的地方。

        天上不会无缘无故掉这么肥的馅儿饼给她吃,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何况是北城出了名的女星收割机。

        “只要你肯签过来,我会用最好的资源包装你,给你开剧,一年内就可以捧你上位,甚至拿金玉兰奖。”

        冉亿笑了:“霍少爷对每个女人都这么说?”

        “不。”霍有廷收敛起刚才的漫不经心,声音忽然认真起来:“你是唯一一个。”

        “……”

        “当然。”霍有廷懒懒的靠到沙发上,“我也有我的要求。”

        “什么?”

        “你必须是单身。”

        下午四点,外面的天气有些阴沉,乌云厚重,像是要下雨,空气很闷。

        冉亿慢慢推开霍有廷刚才递来的咖啡。

        她把桌上的合同拿过来,找到违约赔付那一项看了看。

        【如因乙方自身原因导致广告无法拍摄的,需赔付甲方十倍片酬。

        合同签订给冉亿的片酬是十万。

        冉亿心里凉了三秒。

        当初姜濯那件两万八的衣服都掏空了她的小金库,这次一百万要怎么办。

        虽然心里已经哭开了,冉亿脸上还是相当镇定,她把合同收起来还给霍有廷,冷淡干脆:“广告我不会再拍了,一百万我赔得起。”

        她站起来走人,路经霍有廷旁边时又停住,微微侧身扬着唇:

        “就算你给我十个金玉兰奖,我也不可能跟他分手。”

        冉亿利落的离开了咖啡厅。

        她背后,是霍有廷锐利如鹰的目光,裹挟着无法捉摸的深沉。

        出了咖啡厅的大门,外面淅淅沥沥开始落起小雨。

        冉亿没带伞,她靠在转角一处烘焙坊门口躲雨,傻看了会雨景,她忽然在心里想。

        一定是上天都在为多情的她而流泪。

        唉,冉亿只有一个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境。

        她拿起电话打给姜濯。

        几声后,那边接通,迷人的低音炮说——

        “又想我了?”

        只这几个字,冉亿就幸福的觉得刚才的决定是对的。

        她平复了心情,小心翼翼问:

        “雪雪,问你个事……那个,你家还缺人吗?”

        姜濯:“缺什么人?”

        “就,保姆,园丁,养狗的……等等随便吧。”

        姜濯:“???”

        冉亿叹了口气,靠在烘焙坊的窗上:

        “我冉亿,18岁,肤白腿长貌美,吃苦耐劳爱学习,唯一缺点是贪吃,但也吃得不算多——我给你个机会。”

        姜濯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机会?”

        “原价一亿,现在打折一百万。”

        冉亿悲伤望天:

        “买我,要不要。”

        作者有话要说:

        姜濯:我家缺个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