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31章 甜甜

第31章 甜甜

        冉亿回到寝室,把收拾好的行李箱打开,里面的东西全部放回原位,然后气鼓鼓的把箱子塞进衣柜。

        金晓萌和周樾正准备出门,看她神色异常,举动更异常,两人不禁对了个眼神猜测——

        冉亿难道跟姜濯闹别扭了?

        多早之前她就在宿舍里倒计时要去见姜濯,可终于到了要去的这一天,却古怪的收起了行李?

        金晓萌不放心的问:“怎么了,你不是要去……”

        冉亿顿了顿,勉强笑道:“他提前回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们吵架了呢。”

        “嗯……对了。”冉亿不想被人看出她此刻糟糕的心情,强打起精神问:“你们准备去哪?”

        周樾回:“听说k牌今天在星城百货的专柜开业了,我想跟萌萌去看一看。”

        说话间冉亿的手机忽然响起,她拿出来,看到来电是姜濯后,直接按掉。

        想了想,干脆关机。

        她想给彼此冷静的时间,更不想再跟他在电话里吵得那么难看。

        关了电话,冉亿朝两个室友说:“我也去吧。”

        星城百货是北城最著名的奢侈品高端商场,汇聚了全球的知名时尚品牌,包括服饰,珠宝,箱包,化妆品等,是女人的购物天堂。

        金晓萌和周樾想要看的k牌是某年轻潮牌,这是第一次在国内开专柜,而今天首天开业,来抢购跟风的人扎了堆,专柜门口拉起了围栏和排队公示,按批次放人。

        她们三个赶到的时候,队伍已经排了十来米。

        金晓萌崩溃:“要不要这么疯狂啊……”

        周樾:“我就说人肯定多,你还不信。”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默默去了队尾,冉亿心思没在这上面,想着和姜濯吵架的事,目光四处游离,不小心看到k牌隔壁的专柜。

        o2珠宝。

        店面装修简约大气,浓浓的法式风情。

        冉亿知道02,不仅因为它是闻名世界的著名浪漫婚恋珠宝品牌,更因为,他们在亚洲区的代言人是姜濯。

        此刻o2珠宝店外的巨幅海报上正是姜濯帅气立体的面容,一贯冷漠的表情下,难得多了一份弥足可贵的温柔,和品牌宣称的【一生只给最爱的人】极其呼应。

        冉亿站着看了会,还是情不自禁的朝店里走进去。

        珠宝店不比其他,里面放着悠扬的钢琴曲,很安静。

        有店员迎上来问她:“您好女士,有什么可以帮您?”

        冉亿抿抿唇:“谢谢,我,我随便看看。”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进来。

        或许是她心里想念那个人,却因为吵了架,不得不先睹物思人。

        o2珠宝的一处柜台似乎正在主打某种新系列,冉亿心不在焉的走过去看了眼。

        【告白芯片戒指】

        这么新奇?

        她不禁多看了两眼。

        店员也跟着走过来:“女士,这是我们新推出的告白戒指,采用高科技植入二维码芯片,把你想说的话录入其中,对方一扫即可看到您的内心独白哦。”

        冉亿感慨黑科技的同时,顺着看了看价格,暗暗咋舌。

        最普通的基础款都要十三万七,更别说那些还镶了钻石的,分分钟百万起。

        这带的哪里是戒指,完全是成捆的人民币嘛。

        冉亿撇了撇嘴,小声叨叨:“好贵啊。”

        店员却笑:“怎么会呢,您不也带着一枚吗。”

        “???”

        冉亿抬头看店员,跟着又看自己中指上的戒指。

        她笑:“你在说笑吗,我这个是地摊上玩游戏的奖品,才20块钱。”

        “女士,是您在说笑吧,您带的这个戒指,就是我们的基础款——银色恋人系列啊。”

        冉亿脸上的笑慢慢顿住,她视线再次落向柜台里的戒指上,看得仔仔细细,清清楚楚,再对比自己手上的。

        真的是一模一样。

        连戒指边缘的纹路都丝毫不差。

        冉亿彻底愣住了。

        她快速回想自己十八岁生日当天投圈圈的场景,姜濯帮他套到了老婆婆的银戒指,然后她想要去拿奖品,姜濯却拦着说让他去拿。

        让他去拿。

        所以——

        冉亿好像明白了什么,惊愕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戒指。

        片刻,抬头问店员:“怎,怎么扫……”

        店员笑得礼貌温煦:“您手机扫就可以呀。”

        从o2珠宝出来的时候,隔壁k牌排着的队伍依然如长龙,热闹非凡。

        冉亿心跳很快,只顾着朝电梯处跑。

        金晓萌忙在后面喊她:“喂,亿亿你去哪?!!”

        冉亿好像没听到似的,头都没回,直往一楼大门跑。

        她把手机开了机,扫到了戒指芯片的二维码后,愣了很久很久。

        再等回过神时,接踵而来的是几个未接来电的提示,都是姜濯的。

        他的微信也发了好几条道歉的内容,类似:

        【你在哪?】

        【我道歉,是我语气重了。】

        还鲜见的发来一个与他画风相当违和的跪下的表情包:

        【ballball你了.jpg】

        冉亿虽然没哭,但此刻也有种破涕为笑的感觉。

        她正想回过去,屏幕一亮,一个陌生电话打过来。

        “亿姐姐,你在哪啊?濯哥都要把学校翻过来找你了!”

        是小麻。

        冉亿忽然觉得自己的关机实在是不懂事,她忙说:“我在外面,不在学校。”

        “那就好,濯哥担心死了。”小麻急切的声音松缓下来,“亿姐姐,照片是卫星发给濯哥的,应该是霍少爷故意找人偷拍了你们,要不是濯哥拦着,今天上午你已经上了热搜了!”

        “……”冉亿傻住,“那你怎么不早说啊!!!”

        小麻委屈唧唧:“你给我机会说了嘛,我这边才想开口你就跑下车了,再后来就关机。”

        “……”

        完了,冉亿脚下跑得更快。

        她错怪姜濯了。

        她还发脾气,摔车门,关机,闹消失。

        拦到一辆车,坐上后她忙问:“姜濯现在在哪?”

        “刚刚回公寓。”

        在冉亿催命般的催促下,的士司机终于稳稳的把车开到了公寓楼下。

        一下车她熟练的刷卡进公寓,按电梯上楼。

        到了门口掏钥匙时,她又怯步了。

        俩人第一次吵架,都不知道见了面该说什么…

        站在门口,正犹豫要不要开门,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姜濯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

        他像是要出去,看到她的一瞬间先是愣了下,随后便明显松了口气般的沉默下来。

        他换了身常服,依然帅气逼人,眉眼里却明显露着几分疲态。

        冉亿心猛地就痛了,却又自责的说不出话。

        她一言不发的站着,原本看向姜濯的眼睛也愧疚的微垂了下来。

        她调整了下呼吸,而后抬起头来:“我……”

        下一秒,冉亿猛地被拉进一个怀抱里。

        姜濯猝不及防的把她搂到怀里,搂得很紧,紧到她觉得四肢百骸都快要被他揉碎,揉进他的身体里般。

        可冉亿一点都不难受,她手慢慢回应着抱住姜濯,内心从没有这么安心过。

        虽然彼此什么话都没说,但所有的误解都在这个拥抱里化为乌有,甚至都无需任何解释,他们心意相通。

        这一刻,距离他们吵架不过过去了三小时二十五分钟。

        两人这场架跟阵风似的。来得快去得更快,下午六点,公寓里就传来阵阵嬉笑声。

        “我不管,因为你凶了我,你必须受到惩罚!”

        冉亿趴在姜濯的背上,赖皮的抓住他两只耳朵:“你快说要拿什么补偿我!”

        姜濯只能无奈的背着粘在身上的膏药走到卧室,打开行李箱,里面有一个大袋子。

        “这个算不算?”

        冉亿跳下来,打开袋子。

        里面全是宁城的特产,酥皮鸭,脆香枣,看得冉亿口水直流,照着姜濯的脸就亲了一口。

        “雪雪,给你大么么!”冉亿笑眯了眼:“那你帮我洗枣好不好?”

        姜濯一怔:“什么?”

        他表情复杂的看向冉亿,“不用了吧,你自己不会洗吗……”

        “可我累了,你就帮我洗一下嘛!!!”

        “……”

        姜濯忍不住脑补了些画面,滚了滚喉头,勉强答应:“好吧。”

        他兀自走了出去,过了会,冉亿听到卫生间里有水声。

        她纳闷的走过去问:“你要在这里洗枣?”

        “不然呢?”

        冉亿摆了摆手:“至于吗,就在水池边洗洗就好了呀。”

        姜濯:“……”

        她这么奔放的吗。

        还在想,冉亿从厨房拿了个盘子出来。

        “快点,你洗好了就放这里。”

        姜濯盯着盘子看了三秒,瞬间炸了:“你不会说清楚是洗脆枣啊!”

        冉亿迷糊挠头:“不然姜先生你以为洗什么枣啊?”

        姜濯闭气,黑脸:“没什么。”

        冉亿从他的表情里很快明白了什么,做作浮夸的蒙上双眼指着他:“天呐,狗子你怎么这样,你变了。”

        姜濯:“……”

        晚上在床上聊天,聊到这次都想跑对方的城市差点扑个空时,两人相视一笑,心底默契明朗。

        分开了一个多月,这是冉亿睡得最香的一夜。

        第二天睡到中午,一起吃过午饭后,冉亿强烈要求给姜濯买一个生日蛋糕。

        姜濯原本是不在意这些的,可冉亿一句【过生日不准备蛋糕,那我吃什么啊】,他只好乖乖的跟着冉亿去挑选。

        两人都带着口罩和帽子,小心翼翼的手拉着手,走在路人中间时既惊险又刺激。

        他们来到电影学院附近一家著名的蛋糕店,里面的人不多,冉亿便大着胆子跟姜濯牵手,在货架上一个个挑选。

        她沿着货架分别问姜濯:

        “这个水果的喜欢吗?”

        “嗯。”

        “这个抹茶的呢?”

        “也行。”

        “那这个巧克力的呢?”

        “……”姜濯抿了抿唇:“你喜欢哪个就买哪个。”

        “这样啊。”冉亿搓着手视线悄悄落到对面的柜台上:“那我想——”

        她暗戳戳指着不远处一个海绵宝宝的立体蛋糕,“我想要那个。”

        姜濯看过去,那边柜台站着的几个客人都是带着孩子的父母。

        他点头,“那就那个。”

        走过去,他问店员:“要一个最大尺寸的海绵宝宝。”

        “好的先生,您——”

        店员正说着话,抬头的瞬间忽然呆愣住,不确定的看着面前的客人:“你——你是姜濯吗?!!!”

        冉亿正准备走过来,看到姜濯被认出来,赶紧离远了些,假装看蛋糕,耳朵却竖着听那边的对话。

        姜濯没有否认,只淡淡点头:“我是,麻烦你了。”

        店员欣喜若狂,却也没有咋咋呼呼,只是声音带了些颤抖:“姜濯我好喜欢你的!!能不能帮我签个名?!”

        姜濯平静的接过她递来的纸,外人没注意这里的,以为是在签单。

        签好名,店员也已经包好了蛋糕。

        她兴奋而殷勤的问:“姜濯,这个是儿童蛋糕,我可以单独送你我们这边最精品的拿破仑经典!”

        “谢谢,不用了。”姜濯淡笑接过来:“就是买给家里的小朋友吃的。”

        说完,他朝冉亿这边看过来,一个眼神:“走?”

        冉亿会意,赶紧跟上去。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低头偷笑,姜濯忍不住问她:“什么那么好笑,你笑了一路了。”

        “不告诉你,嘿嘿。”

        冉亿屁颠的勾住姜濯的胳膊,顿了顿,不要脸的蹭上去,仰头问:

        “雪雪,谁是你家的小朋友呀。”

        姜濯眼底漾开一抹笑意,终于知道冉亿笑了一路的缘由。

        他站定,故意学她刚才说话的口气:“不告诉你,嘿嘿。”

        冉亿:“哎呀你讨厌!”

        姜濯继续悠悠跟着学:“哎呀你讨厌!”

        “哼,不喜欢你了!”

        冉亿说不过他,气鼓鼓的一个人走上前,走了两步见后面没了声儿,她又回头,凶凶的问姜濯:

        “学呀,你怎么不跟我学了!”

        姜濯眉眼带笑懒懒的走到她面前,摸了摸她的头顶:

        “因为我不能撒谎啊。”

        他身体前倾,在冉亿额上轻轻一啄,眼底噙着无限宠溺:“我那么喜欢你这个小朋友,怎么能说不喜欢。”

        他声音轻飘飘的,却在冉亿的心里炸出了一片流光溢彩,璀璨夺目的烟花。

        她沉迷在一片又一片的绚丽下,奔跑跳跃旋转,眼里心里全是姜濯的身影和他刚才说的话,整个人仿佛一颗草莓牛奶糖,听了炙热的情话后,软软的融成了一滩齁死人的甜腻。

        冉亿稳住心跳,拼命在大脑中回旋嘶吼:

        “妈!妈!救命!我要化掉了啊啊啊啊啊……!!!”

        在外面吃大餐,看电影,又压了会马路,两人手牵手回到公寓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今天算是实打实的第一次约会。

        十一月的天气已经入了冬,可架不住听了姜濯一晚上的骚话,冉亿一回来就去冲凉。

        洗完澡出来,姜濯在给她洗枣,冉亿靠在墙边远远看那个男人的身影,睫毛湿漉漉的。

        她走到桌上,把买来的海绵宝宝打开,插上蜡烛,做好准备迎接十二点的到来。

        迎接姜濯21岁生日的到来。

        姜濯洗了枣端过来,“干嘛,现在就点?”

        “十二点你就生日了啊!”冉亿看手机数着倒计时,把姜濯拉到桌前坐下:“你快过来,待会吹了蜡烛要马上许愿哦。”

        姜濯用纸巾擦了擦手,坐下,看冉亿点好蜡烛。

        她看着手机:“10,9,8,7,6,5,4,3,2——1!!!快吹!”

        姜濯轻轻一吹,单独的一根蜡烛就灭了。

        冉亿捧场的拼命鼓掌:“生日快乐雪雪!!快许愿呀!”

        姜濯没许,他一直都觉得什么吹蜡烛,许愿,都是小姑娘才玩的过场。

        “好了吧,我没什么心愿。”

        冉亿眨眨眼:“你可以许愿,希望今年我送你一个特大生日礼物呀!”

        姜濯失声冷笑:“特大?特大的纸条吗?”

        “哇!”冉亿莫名浮夸起来,她连连拍手:“雪雪,你怎么那么聪明!!!”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纸条:“这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礼物!”

        看到熟悉的纸条,姜濯脑门一阵晕。

        几年前冉亿赠他的三个纸条还历历在目,第一个祝他红到发紫,第二个祝他有赚不完的钱,第三个当年说没想到,以后再说。

        姜濯沉默着接过纸条:“怎么,终于想到第三个祝我什么了吗?”

        冉亿声音忽然柔软下来,笑眯眯道:“对呀。”

        姜濯不禁抬起头看她。

        对视片刻,他似乎意识到了这次的不同,认真的打开纸条。

        【祝小雪在我18岁那天许下的愿望早日成真。】

        姜濯久久出神的看着这一行字,仿佛在思索着冉亿话中的意思。

        冉亿悄悄靠到他身边坐下,摊开手心,里面是那枚戒指:

        “喂,你说你喜欢了我七年。”

        姜濯愕然看向她手里的戒指,半晌:“……你,都知道了?”

        冉亿点点头。

        自顾自继续道:“你还说,想在下一个七年为我戴上无名指的戒指?”

        姜濯闭了闭嘴,没想到戒指的秘密这么快被冉亿发现。

        他原本以为可以再久一些。

        起码,等冉亿毕业,等彼此的感情再深一点。

        “还无名指?”冉亿说着说着就挑眉笑道:“你倒是想得美!”

        “……”

        姜濯被打击到了,他挫败的往椅背上靠过去:“你当我没说过。”

        “你敢!!”

        冉亿飞快接住他的话。

        亮黄的灯影下,她睫毛轻眨着看向姜濯,眼底看似气势汹汹,却莫名多了一丝湿润的水光。

        “国家规定满20周岁就可以结婚了,你想在外面多骚几年干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忙着谈恋爱

        都没来得及带人领盒饭

        明天吧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