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32章 对象

第32章 对象

        姜濯也算是圈子里历练过的,乍一听到冉亿这番话都没能马上领悟其中的意思。

        好半天,他才回味过来。

        截至冉亿十八岁,他喜欢了她七年。

        他想在下一个七年,也就是冉亿二十五岁那年,为她带无名指的戒指。

        但冉亿眼下说二十岁就可以结婚了的意思是……

        姜濯一脸深沉,表情严肃,好半天才干咳着发出一声:“哦。”

        “……”

        冉亿睁大了眼睛:“大哥!哦是什么意思?”

        姜濯没有回答,沉默着站起来,“我洗个澡。”

        ???

        冉亿一脸茫然的目送他去卫生间。

        不是,我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行不行啊?

        卫生间里水声哗啦啦响。

        姜濯所有的情绪此刻都被水气淹没,十一月的天气,他没有开热档,冲下来的全都是冰冷的冷水。

        但他一点都不冷。

        爱情让人头脑发热,不是及时做出冲冷水澡的决定,姜濯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不受控制的在冉亿面前扭起来了。

        他承认,领悟冉亿意思的那一刻,他激动得要疯了。

        那种感觉,是想要疯狂的在街上跑五十圈,是想要把冉亿亲亲抱抱举高高,是想要在家里跳一圈电臀舞。

        但他忍住了。

        甚至在进卫生间前的最后一秒,姜濯都维持着自己平静无波的脸。

        正洗着,外面传来冉亿的声音:

        “雪雪,有人给你发了好几条微信,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啊?你快点出来。”

        姜濯把水拧小了些:“你帮我先看看,密码你生日。”

        “哦。”

        冉亿解锁手机,自动弹到微信页面。

        几十个窗口都是清一色的类似【濯哥生快呀~】之类的话。

        原来是过了十二点,来自圈里朋友的生日祝福。

        冉亿没有逐一点开,随便滑了几下后,正准备把手机放下,她忽然眼尖的发现了一个画风不一样的对话窗口。

        对方是白嘉然,他们聊天停留的最后一句对话是——

        【我准备用我的男人雄风征服她。】

        “……”冉亿大脑一阵蒙,直觉告诉她这放浪的对话和自己有关。

        她看了卫生间一眼,心里恼道:“男人怎么都这样,表面一本正经,实际下半身动物,原以为他的小雪会人如其名,跟雪一样纯净,没想到——

        哼,冉亿咬咬牙。

        都是淫.荡的大猪蹄子。

        她点开姜濯和白嘉然对话的窗口,打算寻找姜濯不守夫道的证据。

        他们的对话没有多少,也就昨天下午聊得最多,冉亿滑着慢慢看。

        看着看着,她抿住嘴。

        再看着看着,她笑出了声。

        直到最后,冉亿想冲到卫生间里去抱一抱姜濯了。

        妈呀,他男人太可爱了吧!!!

        姜濯:【帮我。】

        小白:【?】

        姜濯:【说错了话,把祖宗气跑了……】

        小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姜濯:【?别笑好吗,她关机,人也不在宿舍,我要怎么道歉。】

        小白:【脱裤子,勇敢的用鸡儿征服她!】

        姜濯:【滚。】

        姜濯:【我能不能拉黑你?】

        小白:【我教你你又不听,那你拉黑吧,再见。】

        姜濯:【……】

        姜濯:【等会。】

        姜濯:【你发几个可爱的表情包给我。】

        小白:【???真的是你吗濯儿,你别这样我害怕。】

        姜濯:【快点。】

        小白:【能给我介绍几个富婆吗.jpg】【我这一拳下去你可能死得五颜六色.jpg】【一分钟之内不回我我就是你爸爸.jpg】

        姜濯:【88,以后别见面了。】

        小白:【要我这个美男子的**吗.jpg】【ballball你了.jpg】

        小白:【老子没什么可爱的,你看着发挥吧,我女人昨天也在闹脾气,不过(奸笑)】

        小白:【我准备用我的男人雄风征服她。】

        聊天就到这里结束。

        冉亿全程姨母笑看完。

        难怪下午姜濯给她发来一个违和的表情包,当时她还在想一向连话都懒得多说几句的人,竟然也用起表情包来了,原来是从白嘉然这要的。

        冉亿随意点开了姜濯的微信表情栏。

        里面都是系统自带的,她往后滑了几下,看到自定义表情里果然多了两个新保存的。

        可除了那个ballball你之外,小白发的另外一个——【要我这个美男子的**吗.jpg】也被保存下来了。

        冉亿:???

        姜濯此时正好从卫生间走出来,手里擦拭着湿发问:“谁找我?”

        冉亿回头,眼神复杂看着他,啧了啧嘴:“姜狗子,你真的变了。”

        姜濯:“?”

        他额前的头发还湿着,水珠从脸颊滑到脖子里,勾勒着喉结的线条。

        男人的样子禁欲又诱惑。

        冉亿轻轻舔下唇,心里笑——“还不是被我抓到你的闷骚了。”

        她悠悠然走回卧室关上门:“今晚我睡这里,你睡客房。”

        姜濯愣在客厅,

        ……她又发什么疯?

        跟过去敲门:“喂,干嘛分开睡。”

        里面却没心没肺的打了声呵欠:“雪雪晚安啦!”

        说完,冉亿大摇大摆的缩进被子里。

        反正姜濯都做好勾引自己的准备了,那姑且就给他一个机会吧。

        他高冷了那么多年,是时候揭穿他的闷骚了。

        隔天上午九点,冉亿惺忪着双眼醒来。

        她看着空荡荡的床,回忆起昨晚自己抱着手机的空虚寂寞冷,陷入了沉思。

        姜濯从外面给她买了早餐,冉亿洗漱后一声不吭坐过去吃,吃的时候心不在焉,看上去情绪恹恹的,几次欲言又止,憋半天又不说。

        姜濯打量片刻,终于忍不住问:“你没睡好吗,怎么黑眼圈那么重。”

        冉亿闻言一愣,赶紧冲进卫生间看,几秒后又冲出来坐好。

        她把最爱吃的饭团丢到一边,懊恼的嘀咕:

        “我昨晚等你到三点!”

        姜濯:“???”

        他惊讶了,“……你等我干什么?”

        操,我等你发表情包啊!

        说好的要不要**呢?!

        你不发你存什么?!

        你想发给谁看?!

        孤男寡女的世界你是怎么安然睡着的?!

        冉亿虽然在心里怒吼,疯狂怒吼。

        然而脸上却异常平静乖巧的微笑:

        “雪雪,我等你跟我商量今天去哪玩呀。”

        毕竟大家闺秀的矜持她还是要的。

        姜濯跟看傻子似的盯着她,花了好长时间才止住想要喷出来的脏话。

        他从衣柜里拿了件休闲的衣服套上,说:

        “爷爷昨天就打过电话,让我今天回家吃饭。”

        “也对噢,你过生日,姜叔叔他们也好久没见你了。”冉亿倒是善解人意,拍拍他的肩膀:“那你就回去好啦,我没事的,我可以找萌萌和樾樾陪我逛街——”

        “换衣服。”姜濯没耐心的打断她。

        “?”

        “你跟我一起回去。”

        “……”

        这边姜濯刚说完,冉亿的手机就响了。

        她拿起来看,纳闷道:“我妈怎么突然找我。”

        接起来后,那边宋女士不知说了什么,冉亿挂了电话兴奋提包:

        “我妈说姜叔叔给她打电话让我们全家中午去你家吃饭!”

        姜濯顿了顿,似想到了什么,嘴角滑出一丝笑:“也好。”

        “好什么?”

        “没什么,走吧。”

        姜家过去住在文工团宿舍里,随着后来姜濯父母事业的变迁,现在调到了城东的市委大院里住下。

        从电影学院这边开回去,不堵车也得花四十分钟。

        上午十点,两人换好衣服离开公寓,想着许久没见到姜濯的父母,冉亿还特地化了个乖巧的甜美妆。

        停车场里,冉亿先上了副驾,待姜濯上车关好门后,她眨巴着眼睛问:

        “雪雪,我今天美不美?”

        姜濯没有马上回答,却侧身过来替她扣安全带,扣好回身的一瞬间,偷偷压住她的唇,低声回:“你每天都美。”

        “……”

        冉亿一点都禁不起撩,脸瞬间爆红:

        “姜濯!!!”

        或许是周日的原因,路上人特别多,但虽然堵车,冉亿却一点都不无聊。

        因为这一路下来,姜濯的骚操作就没停过。

        比如开着开着,手会突然来抓住她的。

        或者等红灯的时候,转过来一动不动看着她,然后手伸过来摸她脑袋。

        冉亿受不了:“你就不能好好开车吗?!”

        姜濯懒懒看回来:“车哪有你好玩。”

        “……”

        好不容易,中午十一点,两人终于回了大院。

        门口的警卫看到车牌号后敬了个礼,放行。

        大院宿舍楼简单清净,没有电梯,特别质朴。

        姜濯家住五楼,冉亿长期不爱运动,爬了三楼就直喊走不动,姜濯只好弯腰说背她,冉亿笑嘻嘻的刚准备趴上他的背,就听楼上传来女人的声音:

        “儿子,是不是你回来了啊?”

        “晕。”冉亿吓得赶紧把身体缩回来,低声问:“你妈开天眼了啊?”

        姜濯:“……”

        慢慢爬到五楼,姜母林小凤正站在门口,看到他们乐极了,忙冲里面喊:

        “来了来了,俩孩子一起来的!”

        她赶紧上来接,本来想伸手去摸姜濯,可手到了亲儿子脸边又拐了个弯去了冉亿脸上:

        “亿亿呀,阿姨好久没看到你了,哟,我们亿亿还是那么漂亮,哎呀老姜!老姜你出来,快看亿亿来了!!”

        说着,林小凤就高兴的拉着冉亿的手走了,紧接着砰一声,自然流利的关上了门。

        姜濯被门带起的风砸了一脸。

        ……

        妈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三秒后,门重新打开,林小凤探出头——

        “我儿子呢?”

        姜濯:“…………”

        姜濯生日,姜家老爷子也从疗养院回来,简单的搞了一个家宴,除了冉家,没有再请别人。

        饭桌上,两家人坐在一起,其乐融融,两家的父亲谈天论地,两家的母亲甚至在桌上battle起了山歌,宋女士下海已久,到底有些失了实力,好几个高音没上得去,一曲完毕,大家都捧场的鼓起了掌。

        姜濯找了一中午的时机终于到了。

        他端起手里的饮料杯,站起来给宋女士敬酒:

        “宋阿姨,您宝刀未老。”

        宋颜听了笑眯了眼,她忙端起手里的酒杯碰上去:“还是咱们濯濯最会哄我开心,不像冉亿兔崽子,一天到晚气我。”

        冉亿:……

        姜濯颔首笑了笑,唇张开,正准备说什么时,宋颜却抢先开了口:

        “濯濯啊,阿姨问你个事儿。”

        姜濯只好把话暂时收回,笑答:“宋姨您说。”

        宋颜迅速和林小凤交换眼神,确认无误后,十分随意的抿了口饮料:

        “阿姨也是关心才问,就是,你……什么时候考虑个人问题呀。”

        冉亿赶紧垂下头,猛喝饮料。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诶。

        她悄咪咪在心里组织语言,待会要怎么客客气气的给姜濯父母和爷爷问声好。

        这边,姜濯顿了顿,微笑着回答宋颜:

        “宋姨,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有——”宋颜的声音从不敢置信的高昂迅速弱到喃喃自语,“有女朋友了……?”

        “是的,其实她——”

        “啪——”一声。

        姜老爷子突然搁筷子了。

        “啪——”又一声。

        林小凤也搁筷子了。

        姜濯怔住:“爷爷,妈,你们——”

        “你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马上分手。”林小凤垮着脸,脸色难看,还有些伤心,甚至就快要拿纸巾擦泪了: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你是有娃娃亲的人,你怎么能在外面勾三搭四沾花惹草寻花问柳?你交女朋友告诉妈妈了吗?说吧,那女的是娱乐圈的?”

        ?”姜濯被亲妈的成语三连气到了,闭了闭嘴,他干脆故意顺着话说:“…是啊。”

        “我就知道!”林小凤像点燃了的炮竹,炸得噼里啪啦:“娱乐圈的小妖精花样最多,我不同意,你必须马上分手,你要是跟那个小妖精在一起就别叫我妈!”

        蓦地,好好的桌席陷入了沉默,原先的欢乐气氛现在也冷了场。

        宋颜脸上更尴尬,原本两家今天决定趁这个机会给两个小的暗示暗示,没想到。

        命运弄人啊,宋颜叹气。

        林小凤一听,比她声音更大的叹了口气。

        冉亿偷偷看姜濯,心情复杂。

        怎么他是有娃娃亲的人吗,自己竟然都不知道。

        可是现在没空去纠结那些了,姜濯因为她被骂的好惨啊。

        她还是出来帮忙分担一些好了……

        于是一片沉默中,冉亿咳了两声,弱弱的举起手:

        “那个,林阿姨,您冷静下。”

        林小凤表情秒变慈母脸:“嗯?”

        “其实,呃——”冉亿咽了咽口水,挤出一个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

        “我就是那个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