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34章 柠檬

第34章 柠檬

        当然最后,冉亿根本不听他的,自己选了件柠檬黄的蕾丝小洋裙,虽然上面露的不多,但下摆有点短,只到大腿处。

        姜濯虽然不太乐意,但架不住冉亿喜欢,便也默认了。

        再加上宋大造型师团队的精心打造,待到华灯初上时,包围着冉亿的人散开,她慢慢从镜前站起,转身——

        少女的长发浅浅披在身后,发尾柔和的卷着波浪,面容白嫩,樱桃红的唇彩盈盈泛光,眼睛上的睫毛像两把密而黑的羽毛刷子,礼裙的柠檬色更是为整个人添加了一丝甘甜清香。

        “好看吗?”冉亿笑盈盈的问。

        她的样子落入瞳孔时,姜濯靠在墙上的身体慢慢站直,站正,有光慢慢燃进眼底。

        但他很快便抑制住欣喜和冲动的蔓延,故作平静:“弄好了就走吧,要迟到了。”

        “?”冉亿的笑僵在嘴角。

        怎么回事?

        他不是应该感到惊为天人并跪下疯狂赞美我吗?

        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因为我没走他喜欢的修女风所以不爱我了?

        姜濯已经站到门边等她,尽管冉亿在心里腹诽不满,人还是慢吞吞的跟了上去。

        晚上的杀青宴定在城中六星明悦酒店。

        周礼这部电影是大制作,汇集了国内外的一线明星,考虑到饮食习惯的不同,这次杀青宴剧组直接选用了自助餐的形式。

        宴会设置在明悦酒店的一楼,因为只是杀青宴,所以并没有特别的隆重,除了组里的主要演员和工作人员外,周礼还特别邀请了电影的制片方和投资方,所以尽管不隆重,冲着金主爸爸们,每个出席的演员都还是暗中精心打扮过才来,因为谁也说不准,你会不会在这样的场合下捞到更好的机会。

        冉亿跟着姜濯走到大厅时,恰好遇上了从外面进来的乔汐。

        这次再见,冉亿已经没有了上次酸溜溜的心态,相反因为得知了乔汐的真实身份,此刻更是欢喜的上前喊了声:“海潮姐姐!”

        乔汐一愣,随之笑开:“知道这样喊我,看来你们的关系明朗了。”

        姜濯不置可否的抿了抿唇,把挂在乔汐身上的冉亿拉回来,小声叮嘱:“在外面别喊我姐的真名。”

        “对对对。”冉亿赶紧捂住嘴:“那就乔汐姐姐。”

        带着各自的助理,经纪人,一行人一起进了大厅。

        这部电影的男主和女主分别是姜濯和乔汐,乔汐自幼移民美国,他俩的真实关系外界几乎没人知道,所以才会被人组成了cp,可偏偏粉丝们还很吃这份安利,当《局中局》官宣他们担当男女主时,评论里一片叫好。甚至在很多不明真相的同行眼里,他们也被看作是在搞暧昧的一对。

        所以当他们一起进来的时候,姜濯和乔汐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这样反而削弱了冉亿的存在感,她跟在他们身旁,婴儿圆的可爱脸更像是其中谁家的小妹妹跟着来蹭晚宴玩的。

        加上她本身就只在大漠的景拍过,所以知道她的人更少。

        杀青宴定在八点开始,七点五十的时候,周礼便上台说了一番话,大致便是感谢这几个月大家的辛苦付出云云,而后没多久,自助餐就开始了。

        正因为是自助餐,所以一切都随意自在,没那么多约束。

        姜濯正想带着冉亿去吃东西,周礼却走了过来,借故说事支开了冉亿。

        两人站在近舞台的左侧,周礼点了根烟,眼内噙笑:“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件事吗?”

        姜濯似想起了什么,目光一顿:“定了?”

        周礼目光沉稳:“定了。”

        他拍拍姜濯的肩:“运气好的话,你极有可能再拿一个国际奖。”

        姜濯没顾上自己高兴,他朝冉亿站的地方看过去,问:“那她……。”

        周礼跟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沉吟片刻:

        “你也知道,小冉最后那个角色喻意是很深的,几乎代表了我整部电影要表达的东西,所以——无论电影最后拿不拿得到奖,参赛的消息年后一旦爆出,小冉注定是匹黑马,你要帮她提前做好准备。”

        姜濯把视线拉回来,“您的意思是?”

        周礼环绕场内一圈,压低声音问:“靠实力和靠跟你的绯闻,你希望她以哪种方式出现在大众眼里?”

        周礼和姜濯之间是聪明人的对话,不用多说,姜濯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既然冉亿年后一定会破竹而出,那这段时间里他就不要让她和自己绑到一起,免得传出了什么,到时候白白让人忽略了她本身的实力。

        既然这样,姜濯想了想,只能暗中让乔汐跟着照顾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的冉亿。

        乔汐一路陪着冉亿,两个女人吃吃东西聊聊天,姜濯就在人群里远远看着,保持距离不上前。

        只是短短的几分钟里——

        “小麻,你过去问问乔汐,刚才跟冉亿说话的那男人是谁。”

        “你再去问问乔汐,刚才那个好莱坞的白佬在冉亿旁边站那么长时间干什么?”

        “你让乔汐别走那么远,在我视线范围内。”

        小麻也是心累,他就像只帮牛郎织女传话的鹊鸟,快要飞断了腿:

        “濯哥,我干脆让小冉姐姐过来行吗?你俩能别玩我看不懂的爱情游戏吗?我跑不动了,真的。”

        姜濯压根没听他说的什么,眼睛朝刚才乔汐走的方向看了又看,忽然皱起眉——

        “冉亿怎么不见了?”

        小麻:……

        他虽不知道这一晚上两人在玩什么,但现在冉亿不见了,他马上警惕起来,二话不说飞向乔汐。

        一分钟后他飞回来报告,“濯哥,汐姐说小冉姐姐上厕所去了,她还不让人跟着,说自己很快就回来。”

        “……”

        听前半句话姜濯还稍微松了口气,可小麻后半句的补丁一打,姜濯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冉亿这个人从小就调皮捣蛋花样多,现在无故跑出去,多半是嫌无聊自己找乐子去了。

        姜濯等了五分钟她都没回来,他不放心,跟小麻交代了声,便朝洗手间的位置找了过去。

        出了大厅,洗手间在过道中间,六星级酒店的装修考究豪华,哪怕只是一个卫生间,门面都做的相当富丽堂皇。

        姜濯走到门口,徘徊等了两分钟,里面根本没人进出。

        他在原地给冉亿打电话,却显示不在服务区。

        虽然明知酒店安保规格高,这样的场合也不会出什么大事,但看不到她的身影,姜濯终究定不下来心来,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再回大厅看看。

        一转身,迎面恰好走来一个男人的身影。

        来人也看到了他,两人隔着几米的距离淡淡对视,年轻气盛中带着各自微不可察的较量和挑衅。

        片刻后,霍有廷懒懒动唇:“好久不见呢,姜少爷。”

        他身边挽了个女人,看着眼熟,姜濯却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倒是那女人礼貌的主动伸出手:“你好,我是莲祯。”

        名字一出,姜濯想起来了——北城著名书法大师莲江的孙女,正统的名门闺秀,落落大方。

        前几天他听二叔说霍有廷被霍家老爷子一顿呵斥,并火速安排和莲家千金订婚来避嫌,看来倒不是随便说说。

        姜濯嘴角勾了勾,冷冷清清的笑:“听说二位要订婚,先恭喜了。”

        莲祯弯着唇,礼貌恭敬:“谢谢。”

        霍有廷对他的“祝福”毫无反应,心底对姜濯的厌恶全写在了脸上,他跟莲祯说了什么,女人先离开。

        她走后,霍有廷原本还挂着的三分笑更是消失不见,他慢慢靠近姜濯,声音低戾:

        “官商勾结,你有种。”

        姜濯一副【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的样子淡然看着他。

        霍有廷见他毫无波动,眼底的血丝更见深红,像是蓄了许久的怒火,他挑眉讽道:

        “不就是个女人么,我想要谁都可以,让你赢了这次又能怎么样?”

        姜濯原不想与霍有廷费口舌,但听他说完这句话后,忽然笑了。

        “的确不怎么样。”他目光淡淡,声音低沉——

        “因为我赢这一次就够了。”

        姜濯没再去听霍有廷后面又说了什么,反正于他而言,这个男人已经退出了他跟冉亿的世界。

        当然,其实他从未正式进来过,相反因为他的出现,自己与冉亿的关系无形中跨了一大步。

        回到大厅,看到甜点台旁一抹柠檬黄的俏皮身影,姜濯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只是还没放下两秒,冉亿的身边又走过来一个男人的身影。

        这个人姜濯认识,是圈里排名第一的娱乐经纪公司【乐风娱乐】的二老板,花花大少郭弘,人称弘哥。

        圈内的一线几乎都签在了乐风旗下,但公司做得好,做得大,功劳全在于大老板,也就是郭弘的大哥。郭弘本人除了吃喝玩乐就是以换明星女朋友为乐,最近的一次丑闻是被爆出跟几个十八线女网红在私人飞机上开桃色party。

        所以郭弘在娱乐圈还有一个称号——睡神。

        睡遍女神。

        不知是不是睡的太多掏空了身体,郭弘人有时智商极不在线,在外面得罪了人都不知道,好几次都是他大哥给他擦的屁股。

        而这个郭弘,此刻正跟只骚包苍蝇似的色迷迷站在冉亿面前,手里端了杯酒不知说着什么,冉亿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

        姜濯不声不响,慢慢走过去。

        走近,听到郭弘的声音:

        “……你要是签给我们乐风,我保证,不出明年,我绝对给你捧到一番!”

        冉亿心里翻了个白眼——你敢捧我还不敢上呢。

        这个圈子,飞得越快,跌得也越快,还是脚踏实地比较好。

        “你们这种新人就是胆子小,要知道机会不是随时都有的呀。”

        冉亿不说话,郭弘以为她心动了,把酒递过来:“陪弘哥喝一杯,弘哥回头好好教你。”

        他酒杯都快抵到冉亿嘴边了,冉亿一阵恶心,刚想推开,一道沉稳的男声从旁边响起:

        “这不是弘哥么。”

        姜濯也拿了杯酒托在手里走过来。

        他朝冉亿递了个眼神,冉亿十分聪明的会了意,在他走过来挡到自己面前时就迅速溜了。

        郭弘正把着妹,忽然被人打断,有点不快。

        但他看到来的人是姜濯后,又马上堆满了假笑:“哟,姜少爷!”

        乐风娱乐虽然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但不说别的,哪怕只是跟混迹商界的姜老二来比,郭家都需要给姜濯三分面子。

        更别说圈内高层都深知的姜家不可说的背景。

        而现在,但凡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得出姜濯是故意帮冉亿解围,可郭弘的脑子似乎又不够用了,竟然滔滔不绝的跟姜濯聊起了女人。

        他眯着眼笑:“外面都说你跟乔汐两个,嘿嘿?真的假的?”

        姜濯不经意的看了眼冉亿,看到她又跟乔汐站在了一起,这才放心的敷衍了句:

        “没有的事。”

        郭弘智商不够,眼睛倒是尖,他看到姜濯看的方向,视线也跟过去看。

        观察了会,他贱贱的笑:“还跟哥说没有?”

        “??”姜濯把头转回来,“什么?”

        因着这一看,郭弘又偷窥了冉亿几眼,他心痒痒的,靠近姜濯说:

        “哥问你,乔汐旁边那个妞怎么样?”

        姜濯心中一顿,抿唇平静问:“哪个妞?”

        “你这眼睛要去看看医生了!”郭弘埋怨,又给他指路:“就乔汐旁边站着的那个妞,穿得跟颗小柠檬似的,汁多水嫩。”

        郭弘舔了舔嘴唇,滋溜了一圈的口水:“告诉哥,正不正?”

        汁多水嫩……

        姜濯成功被恶心到了。

        他神色散漫的看郭弘,像在确定这个男人是真蠢还是演戏,半晌,他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慢条斯理开口:

        “正。”

        “哈哈。”郭宏搓了搓手掌心,兴奋的像在搓女人的肌肤。

        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冉亿的背影,跟姜濯描述:“你看那妞的腿又长又白,还穿那样的裙子,不就是想故意吸引男人的注意吗?啧啧,小濯——”

        郭弘亲密的换了称呼:“我觉得她虽瘦,但胸不小,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就赌辆车吧,赌她有没有c,回头等我把她上了告诉你!”

        郭弘说得相当起劲,他把目光从冉亿身上抽回,问姜濯:“怎么样,你赌她b还是c?”

        姜濯低敛着眼眸,把手中的酒喝尽后,空杯放到一旁的桌上。

        他回身,冲郭弘勾了勾手指:“弘哥,你过来。”

        郭弘以为他要跟自己分享什么把妹秘籍,兴冲冲靠上去:“有什么指教?”

        姜濯漫不经心:“弘哥,爱听鬼故事吗。”

        郭弘一愣,下意识答:“爱听啊!”

        姜濯满意的点点头,“那我给你讲一个。”

        他把头靠到郭弘耳边,漆黑眼底的讳莫如深此刻更显锐利。

        “我女人是b是c——关,你,**,事。”

        他声音轻得像片羽毛,可吹到郭弘耳边,却像一尊机关大炮。

        瞬间就把他炸瘫了。

        他智商再不够,也听出了姜濯话里的警告和愤怒。

        郭弘脸一阵红一阵白,不知该说些什么来补救,看着面前眼底早已是一片寒意的年轻人,哆哆嗦嗦挣扎了半天,匆匆留下一句——【是哥没注意,哥错了,你别放心上】后落荒而逃。

        除了有时候和白嘉然插科打诨说几句脏话外,姜濯的教养一直很好。

        但当郭弘绘声绘色的在自己面前将冉亿意淫了个遍后,他怎么都没克制住自己脱口而出的那句用来问候的生.殖.器。

        看着郭弘跑远的身影,他再看看不远处还吃着东西没心没肺的冉亿,忽然袭来一阵沉重的无力感。

        走了霍有廷,又来个郭弘。

        这圈里本就不干净,是非多,他今天可以替冉亿赶走两个,明天呢,后天呢,他看不到的时候呢。

        如果不是周礼的嘱咐,不是为了年后《局中局》要参加法国电影节,不是为了冉亿能顺利的以演员的身份出道——

        他真的想现在就冲到台上拿话筒大声宣布两人的关系,警告所有对冉亿有想法的男人都他妈收住自己肮脏的思想。

        姜濯揉了揉太阳穴。

        那个柠檬色的影子还浑然不觉的吃着意大利面,想起郭弘流着口水说小柠檬的样子,他烦躁的扯了扯衣领。

        就该让她穿成修女出来的……

        这一晚上不知道被多少郭弘这样的色狼视.奸过了。

        姜濯身后是酒台,台上摆满了明悦酒店调制的各类鸡尾酒,他心里烦,转身靠在桌旁,连拿了七.八杯灌下去。

        很快,晚上十点半,杀青宴慢慢进入尾声,演员们都一一散去后,冉亿终于解放了般,提前溜到停车场姜濯的车旁等他。

        宴会开始没多久,乔汐就来找她,说今晚她不方便跟姜濯走在一起,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冉亿也很听话,没有多问,一个晚上都乖乖的自己找节目。

        在车旁等了没几分钟,姜濯就跟小麻从电梯里一起下来了。

        姜濯脸色不怎么好看,小麻一声不吭跟着,冉亿见他们过来,四下看了看,迎上去小声问:“雪雪,我现在能跟你走在一起了吗?”

        姜濯直接揽过她的肩往车上走:“上车。”

        他一开口,冉亿便闻到了浓浓的酒味。

        再结合他当下的脸色,冉亿悄悄猜测——他心情不好,且喝的不少。

        冉亿没再废话,赶紧跟着姜濯上了车。

        小麻把车开出了酒店,一路车内安静,姜濯虽闭目假寐,手却一直牵着冉亿的,好几次冉亿想松开活动一下僵硬的手腕,都被他死死的扣住不放。

        索性,冉亿便由着姜濯,将就半躺在他怀里,闭目养神。

        一晚上应酬下来她也累了,原本只想打个盹,可没想到竟然就睡了过去,再醒过来时,人已经身处电梯。

        她手挂在姜濯脖子上,被他抱着。

        冉亿迷迷糊糊的想要下来,姜濯却不放:“马上到了,别动。”

        他的声音很低,很沉,还带着某种难以辨别的情绪,透着隐忍的沙哑。

        冉亿便缩了回来,任他抱着。

        电梯门开,姜濯走到公寓门口,单手搂着冉亿,掏出钥匙。

        进门,玄关没有亮灯,房内一片漆黑。

        冉亿跳了下来,这次姜濯没有阻止。

        她伸手想去摸玄关射灯的开关,可就在一瞬间,姜濯抓住那只手把她压到玄关的墙上。

        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迎面冲来的浓重酒味惊了冉亿一跳,黑暗中她看不清姜濯的表情,只能通过种种他不正常的举动判断——

        他是不是醉了……

        冉亿试着用另一只手去摸姜濯的脸,可很快,那只手也被高举过头顶压住。

        再下一秒,自己的唇就被封住了。

        姜濯的吻近乎粗暴,他撬开冉亿的牙关,毫不客气的勾住了她的唇,撕咬舔舐,不留一丝让冉亿退避的空间,步步紧逼,占据她的呼吸。

        冉亿被吻得快要窒息,手又被他压着,只能发出唔唔挣扎的声音,可她很快发现,她越是这样,姜濯的吻就越是激烈。

        像是要穿过喉咙,吻到她的心一样,每次探索都那么深而有力。

        冉亿察觉到后,努力去迎合他,慢慢找回一点呼吸的空间,当自己全身心放松下来后,两人的吻不再是姜濯单方面的主动,彼此的气息不知不觉融在一起,融进了空气,周围的温度也跟着火热上升,充满情.欲的味道。

        姜濯咬着冉亿的下唇,嘴里不知说了句什么,冉亿没听清楚,正想开口问,耳垂忽地又被滚烫的热浪舔过。

        “啊……”她身子倏地一软,差点没站稳。

        还在为自己那句没有控制住的声音感到羞耻,再回过神时,冉亿发现自己已经又被抱起,黑暗中,她依稀可以辨别,姜濯抱着她去了卧室。

        冉亿不知道晚上发生了什么让姜濯这样,但她眼下没有机会去问,推开卧室门,姜濯就把她放到床上,整个人压了上来。

        又是一个天旋地转的吻后,冉亿终于趁着大口呼吸的空挡,推开姜濯问:

        “……你别这样,你怎么了?”

        高级酒师调的那几种鸡尾酒看似口感微甜,但其实后劲很大。

        姜濯头沉沉的,声音低哑着回:“没怎么。”

        冉亿顿了顿:“那——”

        刚说了一个字,她就感觉到自己腰间一阵凉风窜入,有只手拉开了裙子的拉链,随后滑进去握住她的腰线。

        男人声音沙透——

        “就是想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