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35章 求助

第35章 求助

        第二天早上七点,冉亿醒了。

        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她还保持着睡在姜濯怀里的姿势。

        眼眸微微下移几分——

        果然,不是梦。

        她真的一.丝不挂。

        而与自己交缠在一起的,也同样是一具赤身裸.体的男性身体。

        今天似乎是阴天,房内光线暗沉沉的,有些闷滞,窗棂上的潮湿能看到昨夜那场大雨的痕迹。

        淅沥雨声混合着男人沙哑性感的低喘声再次回荡在冉亿耳边,她眨了眨眼,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

        一些片段迅速钻入脑里。

        姜濯说要她后,粗暴的撕了她的衣服,吻遍了她全身……

        再回忆起昨晚的那些画面,冉亿的脸不由又烧起来。

        这是她十八岁以来做过的最疯狂的事,虽然……

        冉亿偏头,偷偷打量姜濯。

        没了醒时的那种冷漠桀骜,睡着的姜濯安静平和,唇轻轻抿着,棱角分明的眉眼中多了一丝温柔的涟漪。

        冉亿伸手去摸他的眼睛,刚触到,姜濯醒了。

        她瞬地缩回手,躲开他的视线。

        姜濯昨晚喝了十多杯不知深浅的鸡尾酒,现在醒来,后脑勺一片胀痛不说,惊愕的发现怀里还有个赤.裸的小人儿。

        冉亿露出雪白的肩头,缩在他怀里。

        姜濯当场大脑一片空白。

        他花了好久才接受这个画面。

        张口:“我——”

        嗓子沙透了。

        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姜濯努力去回忆发生了什么。

        依稀的,他想起昨晚的郭弘,想起他对冉亿的视奸和意淫,想起疯狂吃醋的自己。

        后来,好像进门之后就控制不住的把冉亿扑倒了。

        回忆起这些零碎的片段,再看看怀里姑娘的害羞反应,他什么都懂了。

        操,他竟然酒后把人家!

        姜濯懊恼的捶了捶头,马上抱住冉亿:“对不起,我——”

        是我禽兽了……

        冉亿被他抱在怀里,抿了抿唇,小声道:“干嘛对不起,我愿意的啊。”

        她越这么说,姜濯越觉得自己不是个人,懊恼内疚自责,竟然在醉到不省人事的时候要了人家的第一次。

        “你……”姜濯犹豫着问:“我弄疼你了吗?”

        冉亿想了想,点头,“有点。”

        “……”他想死了。

        姜濯想下床,伸手摸衣服却摸不到,稍微扬起身体看,才发现地上零零落落都是两人的衣服。

        看起来相当激烈。

        可他除了进门在玄关那点印象外,真的什么都记不起了。

        姜濯闭了闭眼,想抽死自己。

        他起来拉开衣柜找了件衣服披上,回头替冉亿盖好被子,吻了吻她的额头。

        “你再睡会,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早餐。”

        “想吃淮宁路那家——”

        虽然她在自己“长大”后的第一个早上真的很想吃淮宁路那家风里雨里随时都要排队的小笼包,可第一淮宁路距离公寓开车少说一个小时,第二姜濯去排队实在太不方便。

        想到这里,冉亿又收回话:“算啦,你随便买点什么都行。”

        她虽然把话咽了回去,但姜濯知道她说的什么。

        拿了车钥匙,他二话不说朝淮宁路开过去。

        别说现在要买一个路程一小时的小笼包,就算要他现在坐飞机去另一个城市,姜濯也会照做不误。

        除了这样,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弥补心里的愧疚。

        姜濯离开后,冉亿从床上坐起来。

        她纠结了很久才打开微信,找到金晓萌,犹犹豫豫的发过去:

        【萌萌,在不?】

        金晓萌过了会回来:【啥事?】

        冉亿抓着手机,两个拇指在屏幕上不停按,很快回复框里洋洋洒洒出现了一大篇字。

        想要发送时,冉亿琢磨了又琢磨,最后还是长按了删除。

        冉亿有些羞于启齿的小烦恼,从昨晚到现在,一直盘踞在心里。

        这个烦恼连闺蜜都无法开口,但她不问个明白又很痛苦。

        她在床上翻了两圈,忽然想起了什么,迅速打开某论坛app注册了个账号,然后,庄严的打开了——“男女夜话”版块。

        今天姜濯和冉亿都要去棚里拍《局中局》的宣传海报。

        小笼包买回来的时候,冉亿已经起床洗过澡,她换好了衣服,脖子巧妙的围了条丝巾遮住几处草莓印。

        正低头看着手机,姜濯开门回来,冉亿眼底闪过一瞬的慌张,但演员的天性让她很快又不动声色的摁灭屏幕,若无其事抬头,看到姜濯手里的口袋后,眼睛马上放光:

        “雪!雪!你竟然真的给我买小笼包了?!”

        她高兴的马上就忘了刚才手机里看的内容,跑上前拿出口袋里的外卖盒,美滋滋吃起来。

        姜濯其实看到了她刚才的异常,但他的第一反应是——冉亿应该是在跟闺蜜说悄悄话吧。

        毕竟第一次,女孩子总需要有个人倾诉一下的。

        姜濯挠了挠眉,忽然闷骚的很想知道她会怎么跟别人描述自己的第一次。

        就,她…还满意吗?

        姜濯完全不记得昨晚后来发生了什么,从前曾听白嘉然说喝醉了完全撑不起来,他自己似乎也在哪看到过一篇文章讲酒后的男人大脑麻痹是无法人事的,可是冉亿不会骗他,况且她醒来后的反应完全就是一个初经人事的女人该有的羞涩。

        姜濯找不出原因,只能猜想大概自己年轻,身体对酒精没那么敏感,醉了也照样能完成别人不能完成的事。

        所以回来的路上他快把这一辈子的事都想完了。

        譬如,什么时候娶冉亿,未来两人生几个孩子,叫什么名字,在哪重新买一套房子。

        只有不断的确定好这些,才能冲淡他心里对冉亿的愧疚。

        吃了饭,两人一起来到剧组订的摄影棚。

        今天要拍的是正式上映时的宣传海报,主要的演员有七个,都在片里担当了有分量的角色,只有冉亿一个人,只有58秒的镜头。

        虽少,却是一个很唯美的长镜头。

        定站位时,姜濯和乔汐自然是最中间的c位,两边是其他几个主演,冉亿的位置虽然在第二排,却刚好在姜濯身后,也是中间,听周礼说会被列为【特别介绍】。

        排好位置,演员一一去做化妆造型。

        给冉亿做造型的老师拿着沙漠少女的戏服过来让她换好了再来化妆,冉亿看了眼朴实的棉布裙,忽然想起脖子上的草莓印。

        她犹豫了会,小声问:“老师,就,那个,我有点冷,能不能带着围巾拍啊?”

        旁边化妆的姜濯听到了,微微侧头:“你冷?”

        冉亿还没说话,他马上扬着声音通知场务:“空调温度开高一点。”

        冉亿:“……”

        要你多事了吗…

        没办法。

        冉亿捧着戏服去了更衣室,换好后她把长发全部放下挡在脖子两侧,确定草莓印不明显之后,才慢吞吞走出去。

        可屁股才坐下,造型老师双手就撸起她的头发用一个大夹子夹住:

        “你头发披着我不好化妆。”

        “!!!”

        冉亿感觉自己被撸起来的不是头发,而是遮羞布。

        造型师那么一夹,她雪白的脖颈全部露了出来,这造型师年纪大,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竟然夸张的问了出来:“哟你这是吃什么过敏了吗?!”

        冉亿羞耻的抱住脖子,结结巴巴回:“啊,是……过敏。”

        幸好造型师声音不算大,但再不大,旁边的姜濯也听到了。

        他又转头来看。

        不看不要紧,一看他就疯了。

        那一处又一处明显到傻子都能辨别出的吻痕,鲜红欲滴。

        姜濯呼吸都乱了。

        他看冉亿跟小可怜似的抱住脖子,赶紧跟自己的专属化妆师说了句什么,化妆师走过去,用特制的遮瑕膏,慢慢的全部盖住了草莓印。

        看着羞耻印记被遮住,冉亿才松了口气。

        幸好。

        她从镜子里偷偷跟姜濯对视了一眼,咬着下唇眼神迷离,像嗔怪,又像撒娇。

        看得姜濯一身瞎几把热。

        他连喝了好几口水,发现依然镇不住体内的火,只好转身又通知场务:

        “空调开这么高干什么,开低一点!”

        场务:???

        工作进行的很顺利,到了傍晚,集体的单人的全部拍摄完毕。

        冉亿是第一次参加剧组工作,新鲜又好奇,也正是因为这副初生牛犊的精神,她的眼神有着很难得的单纯和清澈。

        这也是周礼看中她的主要原因。

        拍摄结束,一天的工作也就完成了。

        放工后姜濯特地带冉亿去了荣福记,传闻清宫御厨传下来的老字号,都是伺候过慈禧太后的菜品,极尽奢侈,营养美味,上次冉亿被艾琳打伤头的时候,姜濯就曾经在这买了鲍鱼鸡丝粥给她补。

        今天,他又带她来了这,还单独要了一间包厢。

        荣福记的客人非富即贵,包厢最小都是二十人座的大桌,姜濯包了一整间包厢,就坐了他和冉亿两个人。

        两人相对而坐,冉亿感觉自己跟姜濯隔了半个地球似的。

        她把位置挪到姜濯旁边,“干嘛来这吃啊?”

        姜濯认真看着菜单,片刻后好像才注意到她的问题,轻轻答:

        “帮你补补。”

        他的想法——昨晚也不知道禽兽的自己对她做了些什么,况且女孩子的第一次都是很辛苦的,他今天醒来后真的恨不能把冉亿捧在手里含在嘴里的赔偿弥补。

        尤其是冉亿说自己把她弄疼了的时候。

        如果是清醒的,他一定会加倍加倍的小心。

        可是,醉酒误人诶。

        姜濯翻着菜单,叫来服务员:

        “你记一下,八仙过海,佛跳墙,红烧象拔蚌,火焰银鳕鱼,海胆松茸菌,虫草炖花胶——”

        “等会等会。”冉亿听傻了,赶忙插话打断,小声到姜濯耳边:

        “你疯了吗……也不怕我吃了上火了流鼻血?”

        姜濯略一沉思,转头问服务员:“有下火的汤吗。”

        “有秘制南瓜百合绿豆汤,清热美容养颜的。”

        “要。”

        “…………”

        二十分钟后,直径三米的宫廷豪华大圆桌上摆满了菜,鲍鱼花胶鱼翅海参堆在冉亿面前。

        姜濯贴心的替她夹菜,言简意赅的命令:“吃。”

        “……”

        监督她吃了一晚上,自己一筷子不动,冉亿直接怀疑姜濯是不是存心要胖死她。

        从荣福记出来,她肉感自己起码胖了五斤。

        不过她也不争气就是了,吃的时候说不要,夹菜的手却比谁都快。

        回到家放下包,冉亿伸懒腰:“好困,吃饱了就想睡觉……”

        她往前走了两步,突然觉得身下有什么暖流往外涌,在原地愣了一秒,她马上反应过来,冲向厕所。

        果不其然。

        “雪雪!!!”

        姜濯才把卧室换了干净的床单,出来就听到她叫的惊天动地——

        “你能帮我去买包卫生棉吗?我来大姨妈了!”

        姜濯尴尬的定住:“我让乔汐送些过来吧。”

        “不要!我就要你帮我买!”

        姜濯:……

        五分钟后,姜濯戴着口罩帽子,站在公寓楼下便利店女性用品的货架前陷入了深思。

        为什么女人的卫生棉有那么多牌子?

        牌子多就罢了,为什么还要分日用和夜用?

        为什么还要分网面,棉面,还他妈有分味道的?

        姜濯在卫生棉的货架前绕了一圈观察了许久,惹来便利店营业员的注意——目标人物高个子男人虽然穿的洋气,但鬼鬼祟祟,带着帽子口罩全部遮住了脸,形迹可疑。

        营业员是个年过五十的大妈,她走过来,嗓门超大的问:

        “小伙子,买卫生巾呢?”

        姜濯尴尬垂下头,小声回了个“嗯”。

        “要什么牌子?”

        他也看不懂,便说:“最好的。”

        “那就这个日本进口的吧。”大妈从货架上拿了一个递给他,跟背菜名似的:“日用45,夜用55,加长65,超薄68,薄荷内芯79,暖宫护宫的65,睡眠裤90,小伙子你要哪种?”

        姜濯:“……”

        他快被大妈绕昏了,也根本分不清这些都有什么区别,出来的时候急,没问清楚冉亿要哪种。

        索性,姜濯硬着头皮——“每种都帮我装一包。”

        大妈闻言顿时瞪大了眼,随后惋惜的摇摇头,心道:“又是个畸形迷恋卫生巾的变态。”

        结账,走人。

        姜濯提着满满一大袋卫生棉回了公寓。

        打开门,姜濯先听到的是冉亿的手机铃声,响了半天没人接听。

        进去后发现,原来冉亿在洗澡。

        姜濯放下东西,拿出她的手机,看到是宋女士的电话。

        他走到卫生间门口敲门:“你妈给你打电话。”

        “啊?那你帮我接一下,就说我在洗澡,待会给她打回去!”

        “好。”

        姜濯按了接听,转达了冉亿的意思后,挂断。

        手机拿在手里,刚准备放回原处,一条提示出现在屏幕上。

        【楼主,真的,听我一句,你男朋友一定是早.泄,赶紧分了吧,免得以后守活寡。】

        姜濯手一抖,手机差点从手里掉下去。

        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他正想看清楚是哪里传来的提示,又来一条新的。

        【同情楼主,第一次就遇到软男。】

        这回姜濯看清楚了,是xxx论坛的新消息提示。

        卫生间里传来了冉亿吃饱喝足后唱起了小曲儿的声音。

        姜濯朝卫生间看了一眼,冉亿感情丰富,唱的抑扬顿挫,相当开心。

        他拿着手机走到沙发上坐下,思考片刻后,还是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冉亿关注的这个软男是谁。

        他打开论坛,在个人中心里浏览了一圈,冉亿的账号很干净,只有一条自己发的帖子,时间是今天上午。

        姜濯眯了眯眼,点开帖子的标题——

        【求助,我男朋友好像只有三秒钟,是不是不行啊?在线等,挺急的!】

        作者有话要说:

        来来来,让我们猜一下昨晚的激/情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