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36章 艳照

第36章 艳照

        冉亿洗完澡,歌声也停了。

        她拉开门问:“雪雪,卫生棉买了吗?”

        姜濯放下手机,捞起身边的口袋走到卫生间门口,门被冉亿拉了一小个缝隙,但依然能看到她半裹着浴巾,长发的水珠顺着脖子往锁骨流,被热气熏蒸过的皮肤泛红,嘴唇更红,和脖子上的草莓印一样鲜艳,让人垂涎欲滴。

        想起刚才看到的那段标题,姜濯不仅心里有火,某处更有火。

        他很想现在就扔了手里的东西,把面前的女人压到瓷砖墙壁上揉进身体,揉碎,揉到她求饶!

        姜濯舔了舔后槽牙,忍住了。

        他意味不明的打量深不见底,冉亿被看的毛毛的,小心翼翼问:“……你干嘛这么看我,怎么了?”

        姜濯淡淡冷笑一声,“没怎么。”

        他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她:“穿好,出来我们谈谈。”

        冉亿:“……”

        冉亿觉得姜濯的话字里行间都透着冷飕飕的刀子,听得她浑身上下都不对劲,都在发凉。

        想了半天,下午工作晚上吃饭,自己一直都很正常啊……唯一可能令姜濯不愉快的,难道是刚才自己非要他去买卫生棉的事?

        噢这男人也太小气了!

        冉亿在卫生间里把头发擦到半干,对着镜子看了看可爱到过分的自己,决定是时候给姜濯上一堂课,教教他现代社会做一个男朋友该遵从的三从四德了。

        三从:女朋友的一切都是跟从服从盲从!

        四德:女朋友的一切都要等得舍得忍得记得!

        撂了毛巾,冉亿开门,气势汹汹的走到客厅,在姜濯对面站好。

        叉腰——“姜小雪我!跟!你!讲!”

        姜濯懒懒的抬了抬眼皮:“讲什么?”

        冉亿觉得他的态度很不端正,特地走近扳正他的脸:“请你严肃点!”

        “……”

        “我真的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讲!”

        姜濯满脑子都是三秒钟这个耻辱的描述,他拼命克制住想要自证清白的心,勉强敷衍道:“什么话?”

        冉亿屏了几秒钟气,忽然大声指他:

        “你这个男朋友——很!不!行!”

        姜濯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这个女人竟然嚣张到开始明面的侮辱自己了?

        冉亿还想继续说下去,可嘴才刚刚张开,耳边一阵风错过,再下一秒,她整个人已经被姜濯扛到肩上了。

        “!!!”

        冉亿的嘴型还保持着三从四德的准备动作,可眼下显然说不出来了,她挣扎着打姜濯:“姜小雪你又抽什么风?!请你马上停止你的禽兽行为!”

        “今天不禽兽一次我还真对不起你了。”姜濯咬牙切齿把她往卧室扛。

        见拗不过男人,冉亿只好软下来——“不,不行啊,我姨妈刚刚来了……”

        姜濯瞬间从炎热火炉摔到冰冷地窖。

        停在半路,他扛着人,全身袭来无力的悲伤。

        但这种悲伤很快转化为男人尊严的愤怒,他把冉亿放下来,顺手压到过道的墙上,黑着脸,声音冷冷问:

        “你说谁不行?”

        冉亿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她敏感的察觉到了姜濯眼底极度不悦的情绪,可还没等自己去分辨这份情绪的原因,姜濯又欺身过来,眼底晦暗不爽:

        “说谁只有三秒?嗯?”

        “……”

        冉亿瞪大眼睛,嘴巴微张,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她马上去看桌面上的手机,却被姜濯按回头,重重的一字一顿:

        “回。答。我。”

        “我。”

        “我我——”

        冉亿十八年来从没这么慌过。

        严格来说,这不算什么大事,可偏偏涉及到两人的第一次,涉及到一个男人的尊严问题!

        她之所以披着马甲去论坛求助,也是不想被生活中的朋友知道。

        可事已至此,当事人都知道了,冉亿只能亡羊补牢的谄媚讨好他:

        “雪雪你听我说,就算你不行我也不会嫌弃你的,真的。”

        姜濯:“……”

        “我喜欢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身体,你就算只有一秒钟我也不会介意的,真的!!!”

        冉亿眼神真诚,双目含情,就欠对天发誓,挖自己的心来保证。

        可姜濯听了怎么就那么想打人呢?

        冉亿还在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一副【请你相信我对软男是真爱】的神情,姜濯又气又想笑,

        郁结许久后,他暗骂了一声,从压着冉亿的角度里抽身站直,离开。

        冉亿终于松了口气,可还那口气还没咽下去,她就看到姜濯从卫生间出来了。

        手里还拿了一个拖把。

        冉亿脑子登时一炸,某熟悉的场面涌进脑海里,她顿时感到不妙。

        当年是鸡毛掸子,现在没了那玩意,改拖把了?!

        姜濯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冉亿方了,她咽了口口水,心跳到了嗓子眼里。

        从姜濯腹黑阴暗的神情中可以判断,时隔数年,她的屁股今晚可能是保不住了。

        为了避免待会自己哭到满公寓跑,在姜濯到达自己前的最后一步,冉亿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声“啊——!”

        姜濯愣了一大跳,等他反应过来时,姑娘已经跟阵风似的从他旁边溜开,提包拿手机开门走人一条龙完成。

        姜濯:“……”

        ???

        他只想把冉亿湿发滴到地板上的水拖干净而已。

        所以她又在发什么疯?

        千米接力赛的速度跑出公寓,冉亿才觉得自己保住了半条命。

        想起小时候被姜濯打屁股的场景,到现在她还心惊胆寒,怎么说她如今也算是一只脚趾踏进娱乐圈的人了,要是被人发现哭到满公寓跑又拍了照的话真的很丢脸。

        晚上十一点,冉亿回不了宿舍,只好打车回家。

        坐到的士上,冉亿才看到她跑出来这会功夫姜濯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还有微信说——

        【?】

        【给你五分钟马上回来!】

        【半夜三更你要去哪!?】

        或许是察觉到自己口气不好,他后面的话带了些哄骗:

        【你回来,我没生气,真的。】

        冉亿哼笑,信你我怕是个傻子。

        她纵横言情小说数年,深知被女朋友背后吐槽不行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是可忍孰不可忍,姜濯说他不生气?

        呵呵,骗鬼吧。

        冉亿决定回家躲几天,起码躲到自己姨妈结束。

        毕竟昨晚第一次,她也不是特别懂,明明两人进行得好好的,当时自己也很有感觉,姜濯把她吻的都快瘫软了,可姜濯每次刚要碰到她那里,她就痛得龇牙咧嘴,不断喊停。

        后来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姜濯动了两下就趴在她身上不动了。

        发出了非常均匀的呼吸。

        冉亿当时很懵逼。

        怎么,跟电视里演得不怎么一样?

        首先这个时间……

        她犹豫的推身上的人,问:“那啥,就完了?”

        姜濯也含糊不清的回:“嗯……”

        所以现在冉亿回想起来,依然觉得痛心疾首。

        上天虽给了姜濯一张绝佳的脸,完美的身材,可内里却是虚透了……竟然虚到只剩三秒,一二一,就结束了……

        冉亿叹了一路的气,回到家刚好十一点半。

        悄咪咪打开门,家里跟往常一样,只有冉万的房间亮着灯。

        估摸着父母也睡着了,冉亿便放心大胆的朝自己的房间走,没成想走到半路,宋女士顶着一张雪白的脸出现了。

        “呀,你怎么回来了?!!”宋颜敷着面膜一脸惊讶。

        明明刚才打电话过去时,姜濯还说她在洗澡!

        宋颜马上想到了什么,撕下面膜关心警惕问:“你们吵架了?”

        “没有……”冉亿的谎话说来就来:“就,雪雪最近有点忙,照顾不到我,就让我先回来几天。”

        “真的?”

        “当然…”

        宋颜半信半疑的端倪了冉亿片刻,蹦出五个字:“我不相信你!”

        “……”

        她跑回卧室,拿了手机走到冉亿面前:“我现在打电话给濯濯,要是你骗你妈,哼。”

        “别啊——!”

        冉亿根本拦不住情绪激昂的宋女士,这边手刚拦过去,电话就通了。

        “濯濯啊…冉亿怎么突然跑回家了,你们吵架了吗?”

        那边不知道回了什么,宋颜才舒展了眉眼:“没吵架就好,那你忙,你忙。”

        挂了电话宋颜指着冉亿的鼻子:“濯濯让你这几天好好在家看看书,听听音乐陶冶情操,三天后他来接你参加什么发布会。”

        冉亿低头,老老实实的哦了声。

        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忙抬头问:“那这三天他要去哪?!”

        “我也没听清楚,濯濯说他有一些重要的事要去做。”宋颜语重心长的抚摸冉亿的头:“女儿,濯濯现在的事业你要体谅他,别有事没事都要他陪你将就你。”

        “……”

        好吧。

        宋颜说的话也不无道理,最近经常因为陪着自己,听小麻说姜濯都推了几个去外地拍的广告。

        冉亿慢吞吞地回到自己的卧室。

        趴在床上好半天,房里安安静静的,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冉亿深吸了一口——

        嗯,是从前的她留下的寂寞单身狗的味道。

        寂寞如雪,冉亿看着天花板,心态莫名就崩了。

        她为什么要冲动地跑出来?就算打一顿屁股也没多大的事好不好,打是亲骂是爱好不好,她怎么能质疑小雪对她的爱呢!

        闹得现在姜濯也没再给她发消息了,冉亿心很凉。

        他肯定是生气了吧,气到用工作麻痹自己不与相爱的女人见面。

        看时间,凌晨一点。

        冉亿打开微信,在姜濯的对话窗口徘徊半天,想了又想,最后随便按了一个么么的表情发出去,不到三秒又骚气的按了撤回。

        她故意的。

        她想要引起姜濯的注意,然后两人围绕撤回了什么展开激烈的讨论,最后成功聊骚到天亮。

        然而十分钟过去了,冉亿的微信安静如鸡。

        冉亿觉得方向不对,又认真组织了一段语言:

        【帅哥,寂寞吗。】

        【妙龄少女免费陪聊。】

        【聊三分钟赠送三十分钟。】

        使出浑身招数,又一个十分钟过去了,姜濯的头像一动不动。

        冉亿崩了,他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冷落自己的!

        她不死心,站起来在卧室里焦躁的抓了好几圈头发后,忽然想到一个大招。

        冉亿赶紧跳回床上斜躺下来,双腿放平,再把床头灯光调暗到一种迷离暧昧的颜色。

        然后,轻轻勾起一只腿,从胸口的位置拍下去。

        照片里的腿雪白又诱惑。

        冉亿沾沾自喜的马上给姜濯发了过去,一分钟后,姜濯果然回复了——

        【再骚扰我你试试。】

        哇哈哈哈有反应了!

        冉亿继续拍了一个嘟嘴的,一个咬唇的,源源不断的表情勾引发送过去后还不满足,她脱了上衣,对着自己的事业线找准角度,拍摄——发送。

        发完冉亿兴奋的拍大腿,仿佛已经看到了姜濯跪下向她求饶【有话好好说别发照片,饶我兄弟一条命】的画面。

        就在快要笑出声的时候,她眼睛瞥了眼屏幕,刚才发出的事业线……

        【您发送的消息已被对方阻止接收。】

        冉亿:???

        因为艳.照被拉入了黑名单,冉亿感觉受到了严重的人格侮辱。

        于是作为回报,冉亿把姜濯的微信备注名改成了【姜三秒】,并发誓与他绝交三天。

        可也很奇怪,姜濯好像消失了似的,三天里也没有来找过她,直到今天上午才出现在冉家的门口。

        他来接冉亿一起参加《局中局》的定档发布会。

        虽然冉亿心里生气,但看到姜濯的一瞬间还是忍不住动了动心。

        三天没见,他怎么又帅了。

        就是不知道那方面的时间有没有也跟着长长一点……

        为了不让宋颜起疑心,冉亿笑眯眯的上了姜濯的车。

        关上车门拉好窗,她马上就收起笑容故作姿态:“谁先跟对方说话谁是狗子!”

        姜濯抿了抿唇,帮冉亿系好安全带后,淡定的从后座拎出一袋小笼包。

        香喷喷的肉肉味。

        冉亿:……

        她忍不住转过头看了一眼。

        早上她起来晚了,急急忙忙化好妆,宋颜就在楼下催姜濯已经到了门外。

        所以她就喝了一杯水,什么都没吃。

        这个狡猾的家伙,就知道利用自己的弱点!

        冉亿咽了咽口水,闭上眼睛,屏住呼吸。

        不看不闻总好了吧!

        姜濯却慢悠悠拿了一个吃起来,小笼包汤汁爆出的声音清脆悦耳。

        冉亿:……

        妈的,捂上耳朵!

        不蒸馒头争口气,不听不看不闻,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冉亿死死的守住饥饿的底线。

        可就在她被自己憋的气都快喘不过来时,双唇被贴住了。

        她睁开眼,看到近在脸前的男人正吻着自己,很快又撬开她的牙齿,把什么送到了她嘴里。

        冉亿舌头下意识舔了舔——

        卧槽她要飞起来了!

        青天白日的姜濯竟然给她口喂小笼包…!

        她张大了眼睛看面前的男人,两人嘴靠在一起,共同咬着一块小笼包。

        冉亿的嘴里混合着猪肉香,还有舌尖的男人香。

        很**。

        她跟中了魔怔似的,从吻里分开后呆呆地对着姜濯喊:“雪雪我还要。”

        几乎是同时,姜濯:“狗子。”

        冉亿:“……”

        发布会在北城的和盛广场一楼盛大举行。

        这是周礼筹备了三年之久的枪战警匪片,投资成本极高,社会各界关注已久,所以今天的定档发布会来的人尤其多,主要是媒体记者,影评人以及剧中主演们的粉丝。

        发布会开始,导演和演员们悉数上台,全场一起看了抢鲜版的预告片后,便进入了互动聊天环节。

        其实这样的流程对冉亿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她作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跟现场的姜濯,乔汐等比起来毫无存在感,除了集体在台上亮相合影时她在边上稍微体验了一把镁光灯的感觉外,其他时间她都是一个人坐在角落看主演们分享拍摄时的趣事。

        交流环节,乔汐和另一个男演员说得比较多,姜濯虽然是领衔主演,但依然跟平时的画风一样,人虽在场,话却少得可怜。

        但媒体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这部片子他才是最大的话题和流量,既然来了,就一定要挖出什么爆点回去才能交差。

        因为这次他跟乔汐演的是情侣,现场有好事记者只好将话题往两人的绯闻上拉,有个a报的眼镜男记者问姜濯:

        “说真的粉丝都比较看好你和乔汐这对cp,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姜濯一向最讨厌这种打歪主意的,他冷漠的笑了笑,把头偏开,拿起身旁的矿泉水,拧开盖子淡然的喝水。

        举手投足的表明,我不想回答你这个傻逼。

        媒体:……

        乔汐出来解围,她朝媒体区笑,故意轻松气氛:“今天咱们只讨论这部电影好吗?”

        媒体们跟着一阵尬笑,话题带回正道不过三分钟,眼镜男记者不死心的又换了个刁钻的角度提。

        “汐汐,听说这次你跟姜濯在戏里扮演一对情侣,不如你们聊一聊自己现实中喜欢的人呀,我想粉丝们都会想听的。”

        乔汐:“抱歉我上个洗手间,姜濯先说吧。”

        她意味深长的把问题丢给了姜濯,然后离开。

        角落里,快听到打盹的冉亿也不自觉的坐直了身体。

        期待着什么,又不敢真的去听。

        眼镜男记者被乔汐打发给了姜濯,更是求之不得。

        他赶紧提问:“那么姜濯你呢,你有喜欢的人吗?”

        问完,像是怕他又跟刚才似的完全无视自己,眼镜男回头故意号召大家鼓掌,把场子热了起来。

        粉丝顿时群情汹涌,吹口哨拍手掌举灯箱。

        姜濯顿了顿,垂下头,像是在思考。

        现场渐渐安静下来,直到安静到听到针跌落的声音。

        他手指在座椅把手上轻弹了几下,片刻后,摇了摇头,淡淡道——

        “没有。”

        冉亿眼里的光瞬刻就暗了下去。

        虽然有心理准备姜濯会为了应付媒体和保护自己而这样回答,但当真的听到,她还是有一丢丢的失落。

        只一丢丢而已。

        她理解他,也相信他。

        可还没过去几秒,冉亿耳畔意外又响起了熟悉的,懒懒的低音炮声音——

        “只有爱的。”

        作者有话要说:

        注:三从四德引用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