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39章 爸爸

第39章 爸爸

        下午六点半,窗外已见暮色。

        今天是15年的最后一天,小街小巷聚满了人,城市里一片欢腾气氛,时不时可以看到升到空中的绚烂烟花,告别旧年,迎接新年。

        姜濯的车开到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区,正值红灯,他车停在路口等,不远处有很多年轻人手拿荧光棒准备参加跨年趴,他们脸上由心散发的笑容感染了姜濯,他思忖片刻,又看了看身边的冉亿。

        她正眼巴巴看着外面的火树银花。

        于是姜濯问:“想一起去玩?”

        冉亿视线收回,眼里闪着渴望的光:“可以吗?”

        姜濯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他们身处闹市,是人最多的地方,但有句真理道——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找到距离他们最近的停车场,姜濯把车开进去。

        栏杆抬起,拿了临时卡,车慢慢消失在兀长的通道里。

        姜濯原本下了飞机就打算给冉亿一个惊喜,可打电话却发现她人跑到了整形医院,一路追过去也没来得及回公寓,所以现在后备箱里还放着他的行李。

        打开箱子,姜濯拿他的帽子,围巾,将冉亿裹得严严实实。

        再走出来时,两人从头到脚都武装的很好,天气冷,他们这样打扮倒也不算特别,与那些走在街头的年轻人没什么区别。

        看上去不过就是穿多了点罢了。

        冉亿特别兴奋,出了停车场就踩着小步往人堆里扎,跨年夜小商小贩也特别多,热闹的大街上到处荧光点点,两旁道路的树枝上全挂满了装饰的挂灯,冉亿跑到一个卖新年发箍的摊位上站住,选了半天,指着上面一闪一闪发光的粉色米妮发箍说:“雪雪,我想要这个!”

        姜濯掏出钱包:“好。”

        冉亿马上从摊位上又拿了一个蓝的米奇给他:“不行,你也得带,我们一人一个!”

        “……”

        情侣发箍买好,冉亿先自己带好,然后认真去帮姜濯带,但姜濯个子高,她只能踮着脚往上套,加上带了帽子,她试了好几次都没带正,姜濯干脆揽着腰把她抱起来跟自己齐平。

        他懒懒的说她:“笨死了。”

        冉亿先一愣,然后也不跟他计较,笑眯眯的调节他发箍的角度,片刻后:“好啦。”

        她拍拍姜濯的胳膊:“可以放我下来了。”

        姜濯却不放,故意抱着她往前走:“就这样。”

        “……”

        跨年夜在街上玩的都是年轻人,人多拥堵,各有各的快乐和惊喜,谁也不会去特地注意这个角落里有一对恋人做出了怎样亲密的举动。

        在这样一个夜晚,所有的疯狂都被世界允许。

        冉亿像个巨婴被他直愣愣抱在怀里,开始她还很不好意思,直喊着放她下来,可慢慢走了几百米后,她发现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里,于是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手攀上姜濯的脖子,腿勾到他腰间,大摇大摆的像一只树懒挂在姜濯身上。

        看到前面的小商店,冉亿手一指:“雪雪我要吃炒酸奶!”

        有卖糖葫芦的经过,冉亿又是一个指挥:“那边!雪雪,我要吃糖球!”

        姜濯也是好脾气的跟着她的方向移动,不一会功夫,冉亿手里拿满了吃的。

        抱着实在不方便吃东西,冉亿只好从姜濯身上下来,她先咬了一个糖葫芦到嘴里,然后把剩下的几粒对着姜濯:“雪雪你也吃。”

        姜濯摇头:“我不吃这个。”

        “吃嘛!”冉亿撒娇,卷起舌尖的糖球给他看:“真的很甜!”

        姜濯眼底闪过一丝计算,顿了会他笑:“是么。”

        “嗯!!”

        冉亿神情认真的安利,姜濯却忽然摘下口罩,低下头对准她的嘴咬下去,几秒钟的功夫轻松的撬开她的唇,把她那块还含在嘴里的糖球轻松勾到自己口中。

        松开,姜濯咀嚼了两下后舔唇:“还是你比较甜一点。”

        “……”

        姜濯总是能在冉亿毫无防备的时候,轻轻松松炸裂她的少女心,十二月的天已经入了深冬,冉亿鼻尖被冻得红红的,再经姜濯这么一挑逗,脸也跟着红了一片。

        她下意识舔了舔自己的唇,感受到姜濯留下的温度后,羞涩嗔道:“诶怎么老这样,你讨厌死了!”

        她伸手想要去打姜濯,姜濯陪她闹了会后不经意发觉了什么,皱着眉捉住她的手——

        “你手怎么这么冷?”

        冉亿还没回答,姜濯就赶紧把她的手送到自己嘴前,他不断往外哈热气,又搓热自己的手去暖她的。

        姜濯脸上略带急切的神情让冉亿恍惚一瞬间穿越到了十多年前的一个晚上,那天宋颜在团里演出,冉父出去买东西,她午觉起来全身难受,昏昏沉沉的敲开了姜濯家的门,甚至都没有看清开门的是谁就倒下了。

        再醒来时,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像今天这样的画面。

        姜濯耐心的拿热毛巾敷到她额头上,一遍又一遍的拧,再喂她喝热水,帮她掖被子。

        那时候,他的手也像现在一样,一直紧紧握住她的。

        人潮汹涌的街头,姜濯还在帮她暖手,哈出的白气萦绕在冉亿的手上,暖到了心窝。

        把她的手塞进自己外套口袋,姜濯问:“还冷吗?”

        冉亿眼里莫名蓄了一丝迷蒙的水汽,她吸了吸鼻子,怕自己忍不住感动到哭,赶紧故意搞砸这份温馨,把手往姜濯的腹部探,直到贴紧他温暖的皮肤才得逞的嚷嚷:

        “这样就不冷了哈哈哈。”

        原以为姜濯会暴跳起来打死她,没想到他沉默了会,忽然把手也往冉亿衣服里伸。

        冉亿一个激灵躲:“你干嘛?”

        姜濯面无表情:“我也冷,要暖暖。”

        “……”

        参与跨年倒计时的活动在北城最高的建筑物东方大厦,两人又逛了会后,时间到了晚上十一点半,大厦灯火璀璨,人越来越多,三五成群的从他们身边经过。

        从他们现在的位置到东方大厦还需要经过一个天桥,走过去也就十来分钟,他们手拉手慢慢朝那边走,天桥下是一个地下隧道,平时来往的人多,今天或许是因为都集中到了东方大厦,整个隧道冷冷清清的,只有沉闷的路灯留下几分颜色。

        隧道里,一个街头艺人坐在中间自弹自唱。

        姜濯和冉亿走过去的时候,小伙子正在唱beyond的《不再犹豫》,他的吉他箱子放在地上,里面零零碎碎的撒了些钱。

        即便没有听众,他都依然唱的动容洒脱。

        冉亿站着听了会,小声跟姜濯说:“他唱的好好哦。”

        姜濯声轻的嗯了声。

        远处人山人海的欢呼和一波又一波的烟花秀越来越热闹,距离跨年的倒计时已经很近了,可两人却默契的站在隧道里,静静听小伙子唱完。

        一曲结束,小伙子抬头看他们,嘴角的笑不知是苦还是涩:

        “谢谢你们愿意做我今晚唯一的听众。”

        “今年就剩最后几分钟了。”他拨了拨弦,脸上忽然生动了起来:“二位想听什么,不如我唱给你们听吧。”

        呼啸而过一辆汽车,扬起一阵尘嚣,姜濯把冉亿往后拉了些,又不放心,干脆圈进怀里。

        他问:“要不你点吧?”

        冉亿想了想:“我随便,你点好了。”

        “那好。”

        姜濯在心底思索了几秒,走上前跟小伙子低语了几句,小伙子微愣,随即笑着说好。

        他抱起吉他。

        前奏的旋律悠扬动听,声音一出来冉亿就知道自己听过这首歌,但一时想不起名字。

        小伙子手指熟练的拨弄琴弦,指间传出的音符温柔的像冬夜的雪花,刚落到心里就融化了。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

        “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转眼吞没我在寂寞里……”

        听到这,冉亿更加肯定她听过这首歌。

        她着急转头问姜濯,“雪雪,你点的这个歌我听过,我还很喜欢,就是想不起来名字了,你快告诉我!”

        “想不起来了?”

        “嗯!”

        四目相对,姜濯眼里忽然就洒下了一片温柔——“那我唱给你听。”

        这边小伙子刚好唱到:

        【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大声的,告诉你……】

        姜濯慢慢走到小伙子旁边,摘下口罩,随意坐在他的音箱上,拿过话筒接着唱后面的词: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

        【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

        【只要你真心拿爱与我回应。】

        【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为你……】

        他声音低沉缓缓,却不失温柔细腻,明明是歌,却更像是某种承诺和告白。

        身旁的小伙子依然沉默安静的给他弹着伴奏,两人默契合拍,冉亿就那么静静站在空荡的隧道里听着,感受姜濯眼里心底所有的情意。

        寒风不停,温度很低。

        温暖和悸动却如潮水汹涌向她而来,弥漫了心间。

        这边琴音歌声寂静清婉,远处也同时传来了倒计时的狂呼声,他们三个人像是置身在不同的世界。

        虽平静,却难得的安稳美好。

        几秒钟后,钟声响起,数以万计的气球缓缓升入空中,人群沸腾的声音此起彼伏响在耳畔。

        姜濯慢慢走到冉亿面前:“傻子,新年快乐。”

        他唇角微微漾起的笑和远处的流光溢彩映在一起,让冉亿心动难耐,脸颊绯红。

        她眼里凝着五彩斑斓的光,轻轻问:“雪雪,我可以许愿吗?”

        不等姜濯开口,她马上就接着说——“许愿你一辈子都这么爱我。”

        姜濯怔住。

        顿了顿,他抿抿唇,宠溺的揉冉亿头顶:“不用许了。”

        “?”

        他拥她入怀,声音淹没在城市的澎湃喧嚣里,冉亿却听得一清二楚——

        “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会一直爱你。”

        气球与孔明灯在高空中肆意飘扬着,整座城市都洋溢着无与伦比的快乐。

        而有种快乐,是与有情人才做的快乐事。

        公寓里,电梯门开,两人回到家刚好十二点半。

        打开门,跟上次一样的漆黑,跟上次一样的情难自抑。

        两人的吻像灌了火,铺天盖地汹涌而来,暖气都来不及开的情况下,衣服从玄关掉了一路,到卧室的时候,冉亿只剩最贴身的内衣。

        年轻的身体炽热而冲动,一点一滴释放出的火热逐渐驱散了深夜的寒冷。

        姜濯抱着冉亿,吻密密麻麻从额上落到脸颊,再游走到耳边脖颈,热气四散,冉亿的身体轻松软成了水,她艰难的保持着理智回应姜濯,可每一次身体某个地方刚接受了他,他很快又会侵略其他的地方。

        到底没什么经验,冉亿的全身都好像是敏感的。

        敏感到姜濯每碰一个新地方,便是一阵一阵的电流涌过。

        冉亿闭着眼睛,手拧紧了床单,声音低吟,带着难耐的沙哑:

        “你……雪雪,我——”

        “嗯?”姜濯在她耳垂轻咬厮磨:“怎么?”

        冉亿说不出那种感觉。

        好像全身都有什么在啃噬着自己,从里到外,难受极了。

        她哼哼唧唧的扭了扭身体:“你别亲我了行吗。”

        姜濯好笑的睨她:“这样就不行了?”

        “不是,只是我——”

        冉亿脸皮薄,心里的渴望怎么都说不出口。

        她皮肤早已泛上潮红,垂着眼,旖旎灯光下一脸娇羞。

        姜濯的自制也到了极限,他把冉亿的手撑到两边打开,头埋进她胸口,低沉一声:

        “……我来了。”

        寒冷黑沉的夜,天际有稀疏闪烁的星,皎洁月色洒落窗边,倒映着朦胧交织的身影。

        许久,女人弱弱的声音冲破平静——

        “别,我叫还不行吗……”

        冉亿委屈的从被子里钻出来,几次启唇欲言又止,姜濯等得不耐烦,长手一伸,把她轻而易举拉回了被子里。

        冉亿吓得赶紧张嘴:“爸爸爸爸!”

        姜濯这才满意的撑起身体,正准备放过她下去洗澡,冉亿的手机响了。

        刚才太过激情忘我,彼此的东西都掉在地上,姜濯垂眸一看,她的手机刚好在自己床脚。

        姜濯捡起来,看到手机显示收到了一条新微信。

        已经是夜里1点半了。

        他把手机递给冉亿:“谁这么晚找你?”

        冉亿接过去滑开,看到名字后下意识喃喃:“秦书伦?他找我干什么……”

        点开语音,男声浑厚嘹亮——【亿亿!排练时间这周二晚上七点哦!等你哦!】

        哦,是约排练的时间

        估计也是才从外面跨年回去的所以才这么晚。

        冉亿没多想,回了一个ok过去。

        她放回手机,再转头看姜濯,却发现这人脸上已经懒洋洋的沉下来了。

        “又是那个团委书记?”

        “……”

        “叫你亿亿?”

        “……”

        “还等你?”

        “……”

        “呵,冉亿。”姜濯重新坐回床上,把冉亿一把勾到怀里压在身下。

        他声音压得很低,像细沙碾过冉亿耳旁缠绵暗哑:

        “怎么办,我不高兴了。”

        冉亿隐隐感受到了狂风暴雨的到来,她哆嗦着夹紧了腿间酸涨的肌肉,咽了咽口水,还拼死挣扎:

        “那……要不要我表演个胸口碎大石让你高兴高兴……”

        姜濯淡淡:“不必了。”

        他俯身,顺手拉了床头的灯,埋在冉亿的锁骨间深吸一口少女香——

        “你把刚才叫的声音再表演一次就好。”

        作者有话要说:

        1、完整版大本营搜关键词:整体

        2、文中歌曲引用王菲《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