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武侠修真 - 河伯问道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功德

第三十七章 功德

        铁牛公然打断祭江仪式的行为,成功点燃了张猛的暴脾气。

        只是,祭江仪式已过大半,作为祭祀主持人的张猛自然不能随意走动。在狠狠瞪了铁牛一眼后,张猛便在众人的劝说下强行压下怒火,继续开始后续的祭祀流程。

        而被众人视作胡言乱语的铁牛,也在自家媳妇的紧紧拉扯下,自觉地闭上了嘴。只是,他的目光一如昨日,仍旧不停地寻找着方才惊鸿一瞥的青色鱼影。

        “那一定就是太爷爷所说的神鱼!我绝对不会看错的!”

        焦急的目光一遍又一遍地在江面上寻找的,只是,无论铁牛再怎么寻找,那到青色鱼影就像是从来没有都出现过一般,了无踪迹。

        “也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还有没有机会见到神鱼……太爷爷曾说过,神鱼都是天上的龙王变出来的分身,是无所不能,救人于苦难之中的好神仙……”

        “咳咳……咳咳……”

        就在铁牛在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旁拉着自己胳膊的妻子,忽然开始咳嗽起来,随着咳嗽声越来越剧烈,妻子原本就带着病气的脸色,不禁更苍白了几分。

        “玉萍,你没事儿吧!”

        见妻子白若银纸的病态面容,一旁的铁牛不禁反手握住妻子冰凉的手,焦急地询问道。

        “嘘,我没事儿……咳咳,就是昨晚在防汛坡上淋雨凉着了,老毛病而已,不碍事儿。”

        见铁牛的声音又有要变大的趋势,玉萍轻嘘一声,安抚式地拍了拍铁牛的手背,而感受着铁牛手掌中的温热,玉萍如纸一般的苍白面色不禁柔和了几分,轻轻地依偎在铁牛的胳膊旁,略显吃力地维持着祭江的跪拜姿势。

        而见此,铁牛只是抿了抿嘴,努力地将身体摆成一个适合玉萍依靠的姿势,心疼却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神鱼大人,如果您真的存在,请保佑我们一家人,平安健康……”

        ……

        “哗啦啦——”

        鱼尾轻甩,水波荡漾,虽然对方才出声道出自己存在的江畔村民感到惊讶,但是,已经得到人道气运功德的姜青鱼,也不再关心祭江仪式的后续流程,碧光一逝,转眼间,姜青鱼就返回到江神府邸之中。

        “辛苦总算是没有白费!”

        关上房门,心情极好的姜青鱼直接祭出“封神箓”,没有任何迟疑,按照金溪江神所传授的方法,姜青鱼快速地运转起体内的法力,再轻轻一吐,蕴含木德神力的碧色法光便自姜青鱼的鱼口中吐出,随后又笼罩在“封神箓”之上,开始对人道气运功德进行剥离。

        “去!”

        随着姜青鱼诵念法决,一缕缕如头发丝般纤细的白色线条,自人道气运中涌出,在姜青鱼加大法力的压缩之下,内含在气运功德之中的白色线条,才被彻底抽离干净。

        “虽然有点儿耗费法力,但能将人道气运中的信仰之力给分离出来,也是值得的。”

        由最初的白色气状,此刻盘旋在“封神箓”之内的人道气运功德,更像是一团白色的光芒。

        剔透,纯洁,且没有污染。

        “我的神诏命格虽然也能接纳信仰之力,但是,金溪江神曾经说过,在我没有正式开辟神域之前,最好还是不要轻易沾染不属于我的信仰之力……一旦沾染,会使我的功德气运驳杂不纯,继而影响到我未来所衍生职位的品阶。”

        被剥离的人族信仰并没有存在太久,便化为烟尘消散一空。而做好准备的姜青鱼,继续对着“封神箓”施法,仅是瞬息之间,白光急逝,那团如白色光芒的气运功德直接飞到姜青鱼的额间处,继而飞到姜青鱼的识海,化为点点光斑,没入识海中央的碧色莲苞之上。

        “这应该就算是成功了吧?”

        见气运功德终于被木德神诏命格所吸收,心中一直绷着根线的姜青鱼,终于忍不住放松了一些。

        “功德虽然被吸收了,但木德神诏命格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难道,是因为气运功德还是太少的缘故吗?”

        心中虽然为自己第一次成功收取气运功德的事情感到欣慰,但是,因为金溪江神对于天生神灵的事情也了解不多的缘故,姜青鱼到现在其实也太了解所谓“神道命劫”到底是以什么形式对天生神灵进行考验的。

        不仅如此,他也不知道自己要积攒多少气运功德才能足以令自己成功度过突破涅槃境时的两次劫数。

        “投胎果然还是一门技术活,比起玄冥那条有家世底蕴培养的玄阴黑蛇,我这条孤家寡鱼无论在眼界还是见识上,都有着非常巨大的差距。”

        咕噜噜——

        轻轻吐出一口气泡,有着自己独特运道和机缘的姜青鱼,在时不时自醒自身不足的同时,对于自己如今所拥有的一切,还是抱着非常积极的态度面对的。

        毕竟,比起在鲤鱼湖时的弱小无助,现在的姜青鱼可比那时要强得多。

        “姜小友,现在方便的话,请到静室中一叙。”

        “是金溪江神?难道他准备要出关了吗?”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姜青鱼心中虽然有些惊讶,但想到金溪江神的严重伤势,他还是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摆了摆鱼尾,将“封神箓”重新收好的姜青鱼,便快速游到了金溪江神所在的静室门前。

        “门是开着的,姜小友直接推门进来就行。”

        嘎吱——

        依言推开了房门,看着盘膝端坐在静室之中但脸色依旧显有病态模样的金溪江神,姜青鱼可以断定,对方的伤势在短时间内应该都不会轻易好转。

        “前辈,你叫我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交待给我吗?”

        “姜小友说得不错,此次唤你过来,除了要感谢你平息了金溪江的洪灾之外,老夫还有一件事情,必须要提前告知小友,咳咳……”

        声音凝滞,胸腔起伏。听到金溪江神闷闷的咳嗽声,姜青鱼很明显就能感觉到对方在强行压制着体内的病气。

        “回春术,去!”

        鱼鳃微鼓,碧光涌动,仅是瞬间,姜青鱼便完成了回春术的法诀施展。而被碧色光芒所笼罩的金溪江神,原本灰白的脸色不禁红润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