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武侠修真 - 河伯问道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八品考核

第六十九章 八品考核

        “呼——”

        看着前方已经开始陆续进入婆娑琉璃塔的其他考核者,姜青鱼深吸一口气,直到内心的紧张情绪随着胸腔内的浊气排除,他才目露坚定之色,朝着婆娑琉璃塔大步走去。

        “嗡——”

        随着姜青鱼的脚步迈入高塔之门,流光袭来,嗡鸣乍起,在斗转星移之间,姜青鱼直接被送到婆娑琉璃塔八层,而入目之处,依然是一片空荡荡的纯白世界,并无他物。

        “又是幻象吗?”

        根据神农令的指引豪光,姜青鱼很快就走到了考核的指定位置。而且,姜青鱼还发现,在这个纯白世界中,姜青鱼只能在神农令指引豪光笼罩的范围内行动,多余的地方,他是一步都迈不出去。

        “幻术一道,多以蒙蔽五识为主,此刻,我应该是以心入幻,除了视觉之外,心觉也被蒙蔽了。”

        九品考核时,考核者只需要在幻象中用神识将答案记录在信物中即可。但是,八品考核除了会用到神识之外,还有真刀真枪的实践。

        所以,姜青鱼推断,婆娑琉璃塔八层的幻术应该主要是为了杜绝考核者在考核期间窥视他人答案,以此防止作弊的手段。

        但从外界看来,他们在幻象中的一举一动,却与平常无异,可以清晰地反映在现实之中。

        ……

        “青荷丫头,当真是好久不见。”

        于婆娑琉璃塔外,一道玄色流光落在天一宗所在的玉台之上。待流光散去,只见一个瘦得只剩皮包骨的长须老道,正迈着八字步伐向青荷真人大咧咧地走来。

        “伏前辈,当真是许久不见!您怎么来了?”

        原本将注意力都投注在婆娑琉璃塔八层的青荷真人,见来者竟是太虚宗赫赫有名的神府境巅峰修士伏青牛,在惊讶之余,青荷真人面上的表情也带了几分敬重。

        “闲来无事,就过来瞧瞧。没想到,这次天一宗带队的修士,竟然是你这个女娃娃。”

        抚须长笑,许是一张脸太瘦太干的缘故,满脸堆起的褶子显得伏青牛的笑容格外狰狞。

        再加上身上肥大又略显陈旧的道袍,更显得伏青牛整个人就好似一截老树杈一般,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下了。

        “师傅,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玄光再现,这一次落在天一宗玉台上的,正式此次太虚宗的领队柳碧青。

        “就是闲来无聊,路过这里看一看,你们不必理我,该干嘛干嘛去。”

        “这可不符合规矩啊。”

        见伏青牛依然是这幅我行我素的模样,柳碧青说话时的叹息声也长了几分。

        “伏前辈,好久不见,没想到您老的体格还是这么硬朗。”

        白衣飘飘,声音清朗,只见一个书生打扮的白衣修士,正手持纸扇,向伏青牛大步走来。

        “原来是龙门书院的小李子,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

        闻言,那白衣书生打扮的修士轻咳一声,收起手中纸扇,颇为恭敬地向伏青牛行了一礼。

        “数年前在龙门书院一别,晚辈还没来得及和伏前辈说上几句话,您老就已经飞遁离开了。前几次晚辈还特意去太虚宗寻过您,但听闻前辈这几年都在外游历,不见踪影。没想到,这一次却让我在这里逮到您了。”

        “哈哈,若是无缘何必强求,若是有缘,这不就见到了吗?”

        对于白衣修士略带埋怨的话,伏青牛只是干笑了两声,随意敷衍了几句便将话茬转到了别处。

        “听说,这次四皇祖师会里,出了挺多天赋不错的好苗子,假以时日,等这些苗子成长起来,也能帮着你们分担些肩上的担子。”

        “伏前辈说的是。”

        原本只是安静地坐在各自玉台上的领队修士,在见到伏青牛后,竟全部都飞过来向伏青牛打着招呼。

        而在一旁看着天一宗的玉台上越聚越多的神府境修士,青荷真人只能略显无奈地摇了摇头,暂且让出地盘,由着好人缘的伏青牛和众人谈天说地。

        “对了,玉衡那老小子呢?这次怎么没见到他?”

        谈了好一会儿后,伏青牛环顾四周,却是没有发现玉衡真人的身影。

        “玉衡真人此刻正在婆娑琉璃塔里监考,估计一时半会儿还出不来。”

        ……

        此时,不同于外面的热闹,于婆娑琉璃塔中的姜青鱼却是一刻不停地用神识在身前玉简中写出不同灵草的名称、药性、药理。

        医师九品考核时仅需要辨识百种灵草,但在八品考核中,不仅在辨别灵草的数量上翻了十倍,而且,在辨别灵草之余,姜青鱼还要对上百株品种少见,且药性复杂的毒草进行一一辨认。

        “呼——”

        长舒一口气,终于,经过姜青鱼近一个时辰毫不间断地答题,八品考核中关于笔试的部分,终于被他成功解决了。

        “接下来,应该就是实际操作了吧。”

        果然,不出姜青鱼所料,他才刚刚放下手中记录答案的玉简,一个和成人拥有等身比例的木头傀儡,以及一张摆满各种草药的方桌,赫然出现在姜青鱼面前。

        “胸膛上约十寸长,半寸深的伤口,以及肩膀处被不知名毒蛇咬的豁口……此次的实操考核内容,是治疗外伤加祛毒吗?”

        身前之物虽然只是一个没有真正生命的木制傀儡,但是,在傀儡咒的加持下,这个木制傀儡的反应却是十分拟人化。

        一张木头脸上不仅会浮现出扭曲痛苦的表情,甚至还会因为胸前伤口的扯动,时不时地发出抽气声。

        “比起医道九品考核来说,八品考核的难度确实是达到了一个质变……”

        ……

        “碧青,老夫听说,你和宛柔的女儿,也参加此次的医道考核了?”

        听到伏青牛的话,太虚宗的柳碧青不禁点了点头,语气自谦地说道:

        “小女在医道上确实有些天赋,但比起师傅您当天的天赋来说,却是远有不及。”

        “那是当然!老夫当年可是医道上数千年都难出一个的旷世奇才!你的女儿比不上老夫当年,也属正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