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在线阅读 - 第005章

第005章

        空气仿佛静止一样。

        除了两位当事人,在场只有天涯知情,他一边抓心挠肝想看大戏,一边还得顾着场面别太尴尬,扭头招呼旁边同学,“走啊,别堵门。”

        行李箱不好往里拿,都堆在墙角,会议室就在几步外,天涯一边走一边跟附近同事招手哈喽。

        性格好的男生总是很讨人喜欢,同事们扬起笑脸热情回应。

        罗迹走在最后,许沐压着会议室的门等他,那人走到门口忽然停下,偏头看向许沐。

        他身上是洗衣液留下的清香,隐隐夹杂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跟那晚笼罩在她周身的味道一模一样。

        罗迹停在那好一会,许沐的手都有些发酸,她不辞而别,心虚不敢看他,只觉那道目光在她脸上停留许久,烧的她脸发烫。

        他终于肯放过她,抬脚走进去。

        大家先后落座,天涯乐颠颠的,“太巧了,我还跟老大说过几天找你们玩呢,没想到在这遇见你,还有别人在吗?”

        许沐说沈瑜也在。

        天涯更乐,“待会我去找她。”

        许沐自我介绍,把手里公司的资料和一些规章制度分发给大家。

        天涯跟她介绍身旁的人,“这是大陆,那是火山,本名太平庸,你这么叫他们就成。”

        火山甩给他一记锋利目光,天涯忙安抚,“开玩笑别激动。”他扭头看许沐,“脾气太爆,一点就着,要不怎么叫火山呢。”

        他又指火山旁边那个漂亮乖巧的小女生,“这是小柔,火山女朋友。”

        轮到罗迹,天涯嘿嘿一笑,“他我就不用介绍了吧。”

        大陆早看出不对,悄声问怎么回事,天涯凑到他耳边说了几个字,大陆惊着了,没控住音量,“前大嫂?”

        另外两人听了一愣,几双眼睛同时看向罗迹和许沐。

        空气再次安静。

        罗迹一言不发,脸上看不出情绪。

        天涯踢了大陆一脚,“你怎么不拿广播喇叭喊呢?”

        大陆忙道歉,许沐说没事,都过去了。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罗迹盯着资料夹左上角那只燕尾夹,忽然冷笑一声,“是吗。”

        天涯和大陆憋着想看好戏,但许沐没给他们机会。

        她故意忽略罗迹那句轻飘飘的话,起身收大家的照片和证件复印件,天涯清了清嗓子,特意把罗迹的体检报告放到最上面,推给许沐,“我们老大身体健康,无隐疾。”

        许沐面不改色,又递给每人一份合同,“实习期要签一份实习合同,期满如果留用,再签正式合同,你们先看,一会我过来拿。”

        她语速很快,迫不及待离开这里,那人阴森森戳在那里,她觉得呼吸都困难。

        许沐出来后,随便找了个空位坐着等,旁边很快围过来几个同事,“那几个人是北京来的实习生吗?”

        许沐说是。

        对面一个戴圆框眼镜,肉嘟嘟的女生特别兴奋,“这波质量太好了吧,今年年会不用愁了,那几个站台上随便唱几首跳两下,咱部门准拿第一。”

        另一个身穿黑衬衫的年轻小伙压低声音,神神秘秘,“我听说这波北京来的实习生里,其中有咱们太子爷。”

        这话凭空炸起,吸引了附近其他同事,纷纷问是哪一个。

        黑衬衫说不知道,“我在公司三年,实习生一向在本地招,什么时候大老远招过外地的,咱们连宿舍都没有。”

        他扭头看许沐,“听说公司给他们租了套房子当宿舍?”

        许沐点头,“对面1号院。”

        1号院是青城数一数二的高端小区,一平米好几万,租套够他们几个住的房子一个月怎么也得万八千,为了这么几个实习生,公司也真舍得。

        这样看,那个传言倒是有几分可信,太子爷来了,能给住破房子吗。

        有人不太信,“太子爷当什么实习生啊,再说回来怎么不住家里住宿舍?”

        黑衬衫摊手,“那谁知道了,有钱人的世界咱不懂。”

        戴眼镜的女孩忽然问许沐,“咱们实习生里有姓莫的吗?”

        非比的董事长姓莫。

        许沐回想他们几个的名字,摇了摇头,“没有。”

        女孩推了推眼镜,表示怀疑,“你这消息准不准啊,都不一个姓。”

        “不一个姓的父子多了去了,不信拉倒。”

        他们还在研究这件事,许沐看了眼时间,掐准十分钟,起身回到会议室把签好的合同收走,随后带他们去住的地方。

        房子是密码锁,许沐在触摸屏上轻点几下,滴滴两声打开了门。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这房子的面积和装修吓了一跳。

        这哪像实习生宿舍啊。

        客厅能骑自行车,家电用品一应俱全,布艺沙发一整排外加两个懒人椅,能坐七八个人,开放式厨房整套德国厨具,应该是房东留下的。

        这几个人倒像见过世面的,没太大反应,只有天涯咋咋呼呼,转悠了一圈说洗手间比他老家房间还大,这公司真是土大款。

        许沐犹豫一下,从兜里摸出把钥匙,越过罗迹递给天涯,“这是应急钥匙,指纹一会你们自己录入一下,密码也重置一下吧。”

        天涯看了一眼阴森森的罗迹,胆战心惊接过钥匙,“谢谢啊。”

        房子的面积很多都给了客厅,所以每间卧室都不大,但够私密,也舒服,一个人住正好。

        大家分好房间,打开窗透气,做简单的打扫。

        洗手间里,许沐双手撑在米白色的大理石台上,注视镜子里自己那张有些恍惚的脸。

        见面到现在快两个小时,她依旧没缓过来。

        他来青城了。

        罗迹曾在操场东南角那颗大树下把她抱在怀里,说喜欢青城这座城市,有山,有水,有人情味,有家的气息。

        她仰起脸问为什么。

        罗迹抬手盖住她眼睛,为她遮挡刺目的阳光,他说幼时奶奶不喜欢他,他曾在青城住过几年,快初中才回岳城,在他心里,青城占据很大的分量。

        那时许沐靠在他怀里,默默想着,要不就不去北京了,如果能跟他一起去青城,也不错,青城同样有一流的大学。

        她没告诉他,她想如果填志愿那天罗迹看到她的志愿表,应该会很高兴。

        最终许沐没等到那天。

        填志愿的时候,他们已经分手,她远在家乡,亲手写下青城的大学,心想就算以后再没机会遇见他,能在这座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停留几年,走他走过的路,乘他乘过的车,也很好。

        记忆中对罗迹最后的印象是晨光下那张英俊好看的脸。

        那双最能蛊惑人心的桃花眼闭起来也很诱人,睫毛浓密,眼尾带一丝红晕,没了清醒时面对她的冷漠和凉薄,卸下所有伪装,安逸的像个孩子。

        她见过的所有人里,他的眼睛最好看。

        他手臂横在她枕下,依旧保持拥抱她的姿势,他睡的很熟,呼吸很沉,好像很久都没有睡的这样好。

        洗手间门把手被人从外面拧动,声音拉回许沐的思绪,她看向门口,还没来得及提醒里面有人,门便开了条缝隙。

        紧接着一道人影侧身闪进来,两秒不到的功夫,罗迹便站在她面前。

        他个子高,看她的时候需要低头,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觑着她。

        许沐没有心理准备,被他吓到,不自觉后退一步,“你干嘛。”

        “你说呢。”

        许沐有点慌,“外面那么多人,有话出去说。”她想从他身侧溜走,被罗迹一把抓回来放回原位,“你急什么,还有账没算完。”

        这人每次见她都要算账,偏许沐面对他没办法理直气壮,站那跟罚站似的,“算什么账。”

        “你没话跟我说?”

        许沐硬着头皮说没有。

        罗迹沉默一会,“你确定没有。”

        许沐一直不说话,空气焦灼,她觉得那道目光死死盯在自己身上,像要把她身体穿透。

        罗迹执拗说:“是你要我的。”

        许沐怔了下,抬起头看他。

        “是你不让我走。”

        许沐咬唇,“我喝醉了。”

        罗迹胸口起伏很大,喉结随着吞咽上下滚动,他心烦气躁用力扯自己衣领,干净整洁的领口被他拽出两道褶皱,紧实的胸膛若隐若现,“所以呢。”

        外面不停有人走动,隐隐听到有人问罗迹哪去了。

        许沐攥了攥拳头,跟他对视,“我们是成年人,就算发生一些没办法控制的事,也不代表什么,如果你介意,我很抱歉,我以后尽量少在你面前出现,”她停了两秒,“我知道你不愿意看见我。”

        许沐清楚记得,当年她离开岳城,在候车室跟闺蜜道别,闺蜜一直不放她走,说已经通知罗迹,他一定会来。

        可直到结束检票,不得不走,罗迹也没出现。

        那天,她一个人背着沉重的背包,没有回头。

        她不敢。

        怕看到他,又怕看不到他。

        他大概后悔认识她,再也不想见到她。

        罗迹薄唇紧抿,指尖的温度一点点降下去,好半天没吭声,末了忽然冷笑一声,“你这么想的。”

        他没给许沐说话的机会,语气冰寒,“我知道了。”

        说完这话,他不再看她,甩开门大步走出去。

        客厅里天涯和大陆正拿沙发抱枕互相攻击,看到罗迹正想问他晚上吃什么,还没开口,忽见许沐也从洗手间出来。

        俩人对视一眼,摸不清状况,大陆瞥到罗迹皱巴巴的衣领,小声说:“什么意思,浴室燃情,又好了?”

        “好个屁,”天涯一双眼睛贼亮,“没看老大黑着一张脸,估计又吵一架。”

        大陆脖颈直冒凉风,“真孽缘。”

        许沐任务完成准备回公司,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什么,叫了天涯一声,天涯忙小跑过去,一脸殷勤,“前大嫂,什么事?”

        许沐没计较这个称呼,拿出手机,“我加一下你微信吧,我还得在行政部待一星期,有什么事我通知你。”

        言下之意,有事没事我都不过去了。

        天涯下意识摸向塞在屁股兜的手机,眼珠一转又停手,“行,你加我。”

        许沐点出添加好友,天涯念了个电话号码,许沐输进去,跳出一个界面。

        微信名pentakill,游戏里“五杀”的意思,倒是很符合他们游戏专业的身份,头像是个纯黑背景,几根细窄的白色线条横七竖八,看不出什么图案。

        她拿给天涯看,“是这个吗?”

        天涯点头,“是。”

        许沐点了添加好友,天涯说一会回房加。

        见许沐要走,天涯拦住她,“晚上一起吃饭啊,我们初来乍到哪哪都不熟,你带我们找个地儿。”

        许沐拒绝的干脆,“隔壁街全是饭店,什么都有,我待会下班要回学校,晚了没车。”

        她这样说,天涯也没辙了,一直把她送到电梯口。

        罗迹站在衣柜前,把衣服一件件挂进去,听到外面嘭的一下关门声。

        他手臂还搭着件外套,站那好一会没动,末了忽然失去耐心,把剩下的衣服一股脑塞进去,自己摔进大床,呈大字型躺着。

        天花板真白。

        刺的眼睛疼。

        手腕触到床上的手机,他随手翻两下,看到微信有一条好友申请。

        是个女孩,昵称dancingfish,头像是个手绘卡通女孩,俏皮短发,两根手指冲天比耶。

        翻了下朋友圈,设置了非好友不可见,应该不认识。

        这种乱加他微信的太多,在学校时,平均几天就有一个,本年级的经过三年打击,已经对他不抱希望,最近都是大二大三的加他。

        一群小女生叽叽喳喳,不知从哪里搞到他的微信。

        罗迹毫不犹豫,抬手点了拒绝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