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在线阅读 - 第031章

第031章

        许沐晕乎乎,抱着罗迹不放,沈瑜有点不好意思,指了指外面跟罗迹说:“那个,我先出去溜达溜达,你快点啊。”

        罗迹朝她点了下头,沈瑜在外面把门关上。

        没了外人,罗迹立刻凑过去吻她额头,这样试温度比刚刚手摸还热,不能再拖,他声音大了些,摇晃她肩膀,“小沐。”

        他叫了好几次,许沐终于有些清醒。

        她睁眼看了看罗迹。

        有点不太敢相信,揉了揉眼睛,再看,人还在。

        许沐腾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腿也收回来。

        罗迹赶紧扯住她手臂,“你慢点啊,起这么快头不晕吗。”

        她头发乱糟糟,看一眼罗迹,看一眼门口,又看罗迹,发了好一会愣,终于意识到这不是做梦。

        反应过来后,许沐一下扑进他怀里,声音委屈,“你怎么来了?”

        罗迹搂住她,哄小孩一样轻拍她的背,“你这样,我怎么能不来。”

        许沐眼睛红了,抽噎着不说话。

        罗迹把她从怀里捞出来,伸手抹了抹她的眼泪,“生病为什么不告诉我?”

        许沐低着头,“告诉你有什么用,你能马上出现在我面前吗。”

        罗迹觉得有些好笑,捏了捏她的下巴,“我这不是来了吗?”

        许沐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罗迹温声说:“穿衣服,跟我去医院。”

        “不想去。”

        “听话。”

        许沐的眼皮已经睡成三层,“以前发烧,吃片药睡一觉就好了。”

        “你都烧一天了,再不去就烧傻了。”罗迹没踩梯子,直接跳下床,掐着腰把她从床上抱下来放到椅子上,“我可不想娶个小傻子。”

        他把搭在椅子上的裤子拿过来,套到她脚上,许沐脸庞红红的,“谁答应嫁给你了。”

        罗迹抬起头,手上动作没停,“不嫁我,你想嫁谁?”

        许沐低着头笑,有些不好意思,按住他的手,“我自己穿。”

        她把裤子拽上去,罗迹又蹲下给她穿靴子,“里头怎么没鞋垫。”

        “鞋里本身带一个。”

        “不够厚。”

        门开了个小缝,沈瑜捂着眼睛探头进来,“好没好啊?再不下去阿姨要杀上来了,屋里还有灰毛儿呢。”

        “马上。”罗迹抬手替许沐整理头发,“你收拾一下东西,晚上不回来住。”

        许沐抬起头,“去哪?”

        “跟我回1号院。”

        她抿了抿唇,“哦。”

        要带的东西不多,只有一些洗漱用品和面霜,再带一套换洗内衣。

        许沐收拾东西时,罗迹站在她桌旁随手翻看她的资料。

        她很细致,打印出来的资料都用彩笔划上重点,看起来清晰便捷,这个习惯她高中时就有,一直保持到现在。

        罗迹的眼睛扫过她的书架,忽然在夹缝处看到一张纸。

        他随手抽出,目光落在那行标题上。

        他的手顿住。

        许沐已经收拾好,背上双肩包,“可以走了。”

        罗迹把纸反扣,塞进她的资料下,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好。”

        许沐看了眼那摞资料,“看什么呢?”

        “没什么,走吧。”

        他背上自己的包,又把许沐的包摘下来拎在手里,另只手去牵她,两人一起下楼。

        罗迹打车把许沐带到1号院附近的医院,打完针回家也方便一些。

        时间已经很晚,医院只有值班医生,看病的人也不多,许沐需要打两瓶药,一瓶退烧,一瓶消炎。

        罗迹跑前跑后缴费,拿药,许沐坐在输液室等。

        他和护士一起进来,许沐在最角落的位置坐着,旁边的椅子上放着他们两个的背包。

        许沐有这个习惯,床喜欢睡里侧,这样一排的椅子,只要边上有空位,一般不会选择坐中间。

        总觉得有墙靠着,有安全感。

        这护士看着像是刚毕业的样子,经验不足,第一针没扎好,回血了,罗迹一脸严肃站在一旁。

        许沐推他,“你先转过去,你这样看着连我都紧张。”

        罗迹心里不满,又不能对个小姑娘说什么,转身出去买水。

        没有他在旁边,小护士放松很多,第二针成功扎进血管,她笨拙地贴胶带,许沐用另一只手按着胶带一侧,帮她给针固定位置,“别紧张,慢慢来。”

        小护士脸都红了,“对不起,我昨天刚来。”

        她心有余悸看向门口,“你男朋友好凶,他一看我特紧张。”

        许沐忍不住笑,“是吗?他很凶吗?”

        小护士连连点头,“凶帅凶帅的。”

        这词儿许沐还是第一次听,也不知是褒义还是贬义。

        罗迹严肃的时候确实挺凶,不少对他有意思的女生都有些纠结,一边被他那张脸吸引,一边又有些畏惧他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护士调了一下滴液的速度,指了指旁边的按钮,“还有一瓶,待会按这个铃,我来给你换。”

        许沐点头,“谢谢。”

        几分钟后,罗迹从外面进来,手里拎着两瓶水,他坐在许沐旁边,抬头看了下中间的滴管,把速度又调慢了些,握住她冰凉的手,“晚上是不是没吃东西?”

        “沈瑜给买了粥,喝了一点。”

        罗迹把人搂过来,让她靠在自己肩上,“待会回家再吃点,给你煮荷包蛋?”

        其实许沐现在一点食欲都没有,但还是听话地应了一声,“好。”

        她有点困,“罗迹,我想睡一会。”

        罗迹偏头吻她额头,“睡吧。”

        他把许沐扎着针的手放在自己腿上,大手护在上面,替她暖着。

        对面两个调皮的小孩吵个不停,罗迹成功用眼神唬住他们,房间终于安静下来。

        许沐醒来时,已经快九点,第二瓶还剩一少半。

        罗迹没有睡觉,也没玩手机,视线落在对面的墙上,很久没有动。

        许沐抬手碰了碰他的下巴,“在想什么?”

        罗迹回神,揉了揉她发顶,“醒了。”

        “嗯。”

        他嘴唇贴在她额头上,温度降下来不少,她额头有些潮湿,罗迹从兜里摸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替她擦了擦,“再忍一会,差不多二十分钟就能走了。”

        许沐抬起头看他,“你赶飞机过来,吃饭了吗?”

        “吃了飞机餐。”

        “那一会回家你多做一些,跟我一起吃。”

        “好。”

        拔针时,罗迹没叫护士,自己给她拔了,许沐按着手背,看罗迹收拾东西,他把自己的装备,帽子围巾什么的,通通招呼到许沐身上,十分钟回家的路程,她一点没觉得冷。

        大家主要的东西都带回北京了,1号院的公寓显得空荡荡,回来的路上,罗迹买了一袋手擀面,一盒鸡蛋,一点青菜,又绕到生活区拿了两双鞋垫。

        许沐坐在沙发上,觉得没那么难受了,也不知是因为打了针,还是因为他来了。

        热汤面很快做好。

        手擀面总是比挂面口感要好一些,罗迹少放了一点盐,咸淡正好,许沐吃了整整一大碗。

        有同学找罗迹,似乎程序上出了点问题,他们解决不了,罗迹用微信回复,连续发了几条五六十秒的语音。

        许沐觉得一遇到专业相关的东西,他眼睛里都会发光,讲话的时候思路清晰,特别有魅力。

        罗迹放下手机,见许沐一直盯着自己,笑了下,“怎么?”

        许沐说:“你这样忽然跑来,学校那边没问题吗?”

        罗迹吃掉最后一口面,“没事,我请假了。”

        他示意沙发上他的包,“我带了电脑,耽误不了事儿。”

        许沐盯着他看。

        这么过年过去,他依旧是以前那个罗迹,面对不熟悉,不相干的人,他不爱多费精神,也懒得浪费时间,看起来似乎不好相处。

        也许从小是不被认可的那一个,后来又变成所谓替补,他不愿意轻易对人敞开心扉,可一旦走进他的世界,被他接纳,被他视为自己人,就能很轻易地觉察到他那颗柔软的心。

        他表面坚硬,内心温柔滚烫。

        这一晚,两人睡在罗迹的房间。

        关灯后,罗迹掀开被子躺在她身边,伸手抱她,许沐紧张缩了缩,“我还病着呢。”

        罗迹低笑,把她搂进怀里,“知道,不碰你。”

        许沐脸颊贴在他胸口,能清楚听见他心跳的声音。

        过了会,罗迹轻声说:“小沐。”

        许沐懒懒“嗯”一声。

        “你不会再离开我了,是不是?”

        他问的奇怪,许沐在他怀里抬起头,“为什么这么问。”

        罗迹抱紧她,没回答这个问题,“真希望快点毕业。”

        他低头轻吻她的唇,“我想天天跟你在一起。”

        许沐觉得他有些异样,又觉得可能是自己多想,伸手搂住他的腰,“我也是。”

        罗迹一连在青城住了四天。

        中间许沐想回寝室拿电脑和资料,罗迹没让,什么都不准她做,就老老实实在1号院养病。

        每天吃完饭,两人就窝在沙发或者床上,许沐有时看手机,有时睡觉,罗迹在一旁打开笔记本忙自己的事。

        第三天罗迹回了一趟非比,跟邵东来把之前电话里没讲透的地方疏通了一遍,邵东来说实习生留用名单下来了,里面有罗迹,只是还没通知。

        他问罗迹什么时候能过来。

        罗迹想了一下,“我不一定,要看我女朋友,她来我就来。”

        邵东来没听懂,“你女朋友谁啊?”

        “许沐。”

        邵东来挺乐,“行啊你,速度够快的,这么短时间就把人家广告部最拔尖的实习生拿下了。”

        罗迹懒得解释前因后果,默认他的话。

        邵东来说:“那你不用担心了,许沐是广告部那边第一个定下来的人。”

        罗迹没再说话,把一些收尾部分弄完便离开非比。

        许沐还在家等他。

        离开那天,罗迹先送许沐回学校。

        本来许沐想跟他一起去机场,但他没同意,两人牵着手在a大校园里散步一样慢慢走。

        罗迹的飞机是晚上六点,时间很宽裕。

        许沐指了指右边一栋建筑,“这个是二教,我们大部分的课都在这上。”

        她又指前面不远处一个林荫小路,“穿过那里就是食堂,有机会我带你吃,三楼窗口的菜最好吃。”

        她一路走,一路介绍,跟个小导游一样。

        罗迹几次来a大,都是匆匆忙忙,几乎没这样逛过。

        他很耐心听她说话,一点没有不耐烦,偶尔还问一句,这里是干什么的,那里是干什么的。

        路过那片林荫小路时,迎面碰到一个熟人。

        是去年辩论决赛,a大代表队的那个二辩。

        台上跟许沐交头接耳说个没完,晚上吃饭时坐许沐边上,给她放好玩的视频看。

        还送她回酒店。

        罗迹印象深刻。

        二辩挺高兴,“好久不见。”

        许沐笑着跟他打招呼。

        二辩说:“之前找你吃饭,你一直说没时间,今天这么巧碰见。”

        罗迹松开许沐的手,转而搂住她肩膀,把人往怀里拢了拢。

        这个动作成功吸引了对面的男人,他看向罗迹,目光慢慢变得惊讶,似乎已经认出罗迹,“他是?”

        许沐大方介绍,“你们应该认识,他是罗迹,我男朋友,z大辩论队的。”

        罗迹淡淡开口,“你好。”

        二辩回神,“你好。”

        许沐有男朋友这件事让他特别意外,更意外的是那人竟然是他们的决赛对手,刚刚他还当着人家的面约人家女朋友吃饭。

        有点尴尬。

        二辩随便找话说了几句,很快说自己还有事,匆匆走掉。

        罗迹看着那人的背影,“他还约你吃饭。”

        许沐挽住他胳膊,两人继续穿过小树林,“嗯,我没去。”

        罗迹心烦气躁,觉得到处都是敌人,“他再缠着你,告诉我,我找他。”

        许沐忍着笑,“你不要这么紧张,他没缠着我,而且快毕业了,以后也没机会见面了。”

        刚刚搂她那一下,宣誓主权的意图太明显,许沐早就看出来。

        “你能不能对自己有点信心,跟你这种质量的男人谈过恋爱,我还能看上谁啊。”

        这话成功把罗迹哄笑,他心情瞬间转晴,捏她的脸,“今天这么会说话。”

        走到宿舍门口,许沐抬手帮他整理衣领,“路上小心,到了给我电话。”

        “嗯。”

        许沐想了一下,又说:“下回你不要折腾了,等忙完这一阵,我去找你。”

        罗迹目光向下,盯着她的唇看了一会。

        许沐踮脚亲他。

        不知是不是错觉,许沐总觉得罗迹走时,心里装着事儿。

        回到宿舍,屋里一阵凉气,沈瑜忘了关窗户,许沐走到阳台把窗子关上,包放在椅子上。

        那天走的匆忙,书桌乱七八糟,许沐把电脑放在一旁,整理凌乱的资料。

        看完的放一边,没看的放另一边。

        忽然发现资料最下面多了一张纸,是之前系主任给她的报名表。

        那天她随手塞进书架里,后来就忘到脑后。

        这张纸原本不在这里。

        许沐原地站了一会,想起那天他动过那摞资料,心里渐渐发慌。

        她忽然明白那晚罗迹问她那句话的意思。

        这个傻子。

        许沐没有犹豫,抓起电话和那张纸冲向门外。

        她边跑边给罗迹打电话,“你在哪?”

        罗迹说在校门口打车。

        许沐丢下一句话,“站那等我,我马上到!”

        罗迹已经拦下一辆出租,听了许沐的话又抱歉让车离开。

        他以为许沐落下什么东西在他这。

        不到五分钟,许沐气喘吁吁出现在校门口。

        罗迹皱眉迎过去,拍她的背,“跑这么快干什么,不是说了会等你。”

        许沐拍了拍胸口,平复自己的呼吸,她扬起那张纸,“你是不是看到这个了?”

        罗迹看向那张纸,眼中一瞬间有了波动,沉默不语。

        看到他的表情,许沐知道自己没猜错。

        她当着他的面把这张纸撕得粉碎,“我不走,”许沐说,“我哪都不去。”

        她语气坚决,手里牢牢攥着纸张碎片。

        罗迹心底翻滚着难言的震撼,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许沐。

        许沐说:“之前我确实想过要出去走走,但现在我有你,我一点都不想去了,我答应过你,以后你去哪我就去哪,我不骗你。”

        许沐踮脚环住他脖子,“罗迹,以后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不要在心里憋着,要来问我。”

        她紧紧搂住他,“只要你问,我什么都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