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武侠修真 - 当神仙我真的是被逼无奈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白洛梅的要求

第四十九章 白洛梅的要求

        过了不知多久,孟小书再次醒来。

        他此刻脑袋昏昏沉沉的,几欲裂开。仔细回想下晕倒前的事,只隐约记得白洛梅来到石牢门外,不知做了什么,他们一众几人便纷纷晕倒了。

        那一刻,孟小书真得以为自己要死了。

        可是现在,除了脑子不大清晰,身子有点犯软,但可以确定自己还千真万确地活着。

        可是,此处又是何地?

        孟小书四处张望一眼,这才发现,这里竟像是女子的闺房,虽然房间里没有太多装饰,却仍然显得简洁而雅致,而且这空气中充溢着一股淡淡香味,令人极度舒适。

        孟小书的眼睛再往前一扫,竟然看到一名女子的秀足,再往上是白色裙角,再往上,再往上,终于,孟小书看清了这名女子的面目!

        正是白洛梅!

        只是奇怪得是,此女面色似乎略显苍白!

        见孟小书醒来,白洛梅立即开口道:

        “人族小辈,你醒了?”

        孟小书这才从胡思乱想中醒转过来,慌忙站起身来,应道:“感谢白前辈不杀之恩,在下必当厚报!”

        白洛梅竟没有接话,不过孟小书突然想起一件事,心里顿时忐忑起来:他的师弟们和花花师妹不见了!

        他们去哪里了?是离开了,或者还是……

        孟小书不敢多想,心中一慌,赶紧恭敬地一抱拳:“敢问白前辈,我的师弟们和师妹去哪了?还请前辈告知!”

        白洛梅面色依然不喜不怒:“我已经送他们上路了!”

        孟小书脸色大变:“白前辈,你怎可如此?你就不怕我五岳学府的齐白柳和李白一杀过来,灭了你兽人族?”

        孟小书顾不得说再多,一股巨大的悲伤涌上心头,眼泪“哗”地就淌下来:“师弟们,花花师妹,我孟小书对不起你们啊,这四十万灵石还没花完,你们怎么就走了?师兄再也不嫌你们花得灵石多了,这四十万灵石,我孟小书发誓,全买成你们最爱吃的美食,烧给你们。司马师弟啊,我一定给你烧一大堆速效清目水,让你在那边不至于太孤单……”

        孟小书正在痛哭流涕,白洛梅却脸色冷冽了起来:“好了,人族小辈,莫再聒噪!我只是送他们离开而已。”

        孟小书这才止住哭腔,转悲为喜:“前辈此话当真?那在下替众师弟们谢过前辈了!”

        不过孟小书转念一想,为什么自己还留在这?顿时觉得有点不妙。

        “敢问前辈,为何单独把晚辈留下?”

        白洛梅看了他一眼:“自然是有事找你!不管你是不是李白一的弟子,这已经无关紧要了,至少我已确定你是五岳学府弟子无疑。所以,有一件事要你去做。”

        孟小书有点吃惊,此女的神通貌似不在那龙留香之下,竟然有事托付自己,当真看得起他啊!不过还是赶紧恭敬地问道:

        “是何事在下可以代劳的?前辈不妨直言!”

        白洛梅沉默片刻,然后缓缓开口:

        “简单地说,我这里有一样东西需要你交给李白一,然后让他转交给兽族的龙女大人!”

        孟小书此时有点尴尬了,自己跟李白一可一点都不熟啊,没想到随口瞎编几句,竟惹上这麻烦,这可如何是好?

        孟小书脑子转得飞快,当下便决定,一定要想办法推掉这件事。

        他思索了片刻,便略显为难地说道:“白前辈托付,在下必尽心尽力,可是那龙女大人又是何人,我怎么没听师傅提起过?”

        白洛梅似乎对孟小书的话并不意外:“这你就无须多管了,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让李白一转交此物即可。我已经得知,你们学府一年后将会举办一场试炼,届时李白一和龙女大人都会前去,只要在当时转交此物即可!

        至于龙女大人,正是神龙一族的圣女——龙留香!”

        白洛梅停顿了片刻后,又接着说道:“切记此物只可交到李白一手中,不可托付他人。当然,小辈你若是不怕死,也可在试炼期间,亲手将此物交给龙女大人!至于采用何种方法,小辈你就自己选吧。”

        这下轮到孟小书意外了,外峰弟子试炼一般都是由外峰长老负责,内峰长老一般不会插手,可是白洛梅却说李白一也会前去,难道真有此事?

        另外,龙女大人竟然便是龙留香,而且还是神龙族圣女,这可真有点意外,早就觉得此女不凡,没想到竟有如此惊人的身份。

        只是不知,此女为何会出现在学府试炼中呢?

        孟小书还在胡乱猜测着,白洛梅此时已经极其不耐了:“好了,人族小辈,你考虑得怎样了?”

        孟小书战战兢兢,这次好似真得无法拒绝了,不过他试着开口道:“前辈神通广大,何不亲自交给那龙女大人?晚辈身份低微,能力有限,担心无法完成前辈的托付啊!”

        白洛梅面色一厉:“哼!人族小辈,哪轮得到你多问!让你办便痛快去办,再敢多嘴一句,便剁你一指!”

        说罢,白洛梅手一伸出,孟小书便不由自主地浮空飘去,被白洛梅一把掐紧了脖子。

        孟小书被掐得喘不过气来,更害怕白洛梅真得剁掉他几根手指,赶忙求饶道:“白前辈留手,在下答应便是。”

        白洛梅随后一甩手,孟小书便被狠狠地摔落在地。

        接着一张血色符纸飘到孟小书跟前。

        “此符名为血咒符,在此血符上写上你的名字,滴上一滴心口血,此符便会生效。如若你没将此事办好,后半生你便等着被血咒反噬,最终败血而亡吧!

        好了,速速动手,你的身份令牌我已探查,不要妄想用假名字蒙混!”

        孟小书叫苦不已,他本来想写上司马帅的名字,没想到竟被识破!

        哎!

        孟小书猛地咬破手指,写下名字,然后取出屠莽刀,袒露胸膛,剜出一滴心口血,涂在血符上。

        顿时,孟小书感觉自己仿佛与那血符产生了一丝莫名的联系,看来白洛梅的确没骗他,如果不按要求行事,恐怕真得会带来一场危险。

        孟小书正在愁绪涌向心头,白洛梅已站起身来,从腰间取出一精致玉盒和一卷玉简,手一扬,二物便飞到了孟小书手中。

        “此二物你收好了,玉盒交付龙女大人,至于玉简则是赠你之物,算是完成此事的报酬。不过此玉简暂时被封锁,待你如约完成托付,即可自行解开。好了,小辈,你可以走了,出得此门,自有人送你离去!”

        孟小书恭敬地一抱拳:“那晚辈告辞!”

        说完,孟小书便退出了房间。

        来到屋外,果然有一个人头怪鸟似乎正在等他。

        那人头怪鸟看到孟小书,白了下眼:“上来吧,恶心的人族!”

        孟小书也懒得反驳,直接一跃上了鸟背。只见大鸟一个震翅,便腾空而起,迅如一道闪电向远处而去。

        大鸟再次经过孟小书等人曾停留之处时,也正是孟小书当初发现这丛林不对劲的地方,竟短暂停留一下,口中吐出一物,掷向半空,只见白色光芒一闪,有一道接近透明的巨大光幕打开了一个通道,大鸟便经过通道飞了出去。

        孟小书此刻才恍然大悟,果然,这里被布置了一道玄妙的阵法,怪不得当时会发生奇怪的事了。

        大鸟出了阵法后,又飞行了约半个时辰,突然大鸟开口道:“到了!”

        孟小书正要看看这里是哪,却觉得身下猛得一空,那大鸟竟然就此离去。

        可是孟小书还在半空呢。

        “啊!你这死鸟,给我回来,看我孟小书不打爆你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