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从头想你在线阅读 - 第二章芒果冻芝士〔2〕

第二章芒果冻芝士〔2〕

        探照灯的光很刺眼,颜筱眼睛微微眯开一条,看见霍泽析离她很近,坐在她椅子背后,用笔灯检查她的口腔。

        他神情冷静专注,只出干净的眉眼。

        颜筱缓缓睁大眼睛看他,不经意间,霍泽析视线和她碰了一下,她又赶紧闭上眼睛,手指无意识抠紧怀里包包的带子。

        霍泽析毫无预兆地开口:“别紧张。”

        声音自然舒缓,像是被午后潺潺倾泻的一泉水。音磁,又靠得太近,酥麻的感觉从颜筱的额前皮层一路传到耳后,她整个人都软了一下。

        意识到自己不寻常的反应之后,颜筱一阵惊疑,她不是普遍意义上的声控,没由来对一个好听的声音反应感到这种程度…

        检查完毕,霍泽析坐起身摘掉口罩“你牙齿没什么问题,是刚摘完牙套?”

        颜筱在包里拿纸,每个包包里都找了一遍,半天没翻到,应道:“对,前几天才取下来。”

        霍泽析递给她一张卫生纸,站起身又取下手套:“周三你再来,现在太晚了,给你配保持器来不及了。”

        颜筱接过卫生纸,从牙科椅上站起来,看他摘掉手套收拾仪器。

        霍泽析抬眼注意到她的目光:“还有事吗?”

        颜筱食指挠挠太阳:“那个,不用收费吗?”

        霍泽析收拾仪器的动作一停,目光对上她认真的表情,心下突然觉得好笑:“嗯,收费。”

        颜筱想了想,面色为难地说:“我不是走的正规渠道,那你能开收费单给我吗?”

        霍泽析平淡地说:“你直接把钱给我就行了。”

        颜筱心下吃惊,现在还有这样当医生的?不怕被举报吗?

        她支支吾吾:“啊?那…”

        看她信以为真的样子,霍泽析忍不住笑了:“还在上学?”

        她不知为什么话题转移如此之快,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在上大学。”

        霍泽析微微眯眼:“看着像中学生。”

        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颜筱笑了两声,把话题扯回正轨:“那个收费的话,可不可以下次…”

        “我开玩笑的”霍泽析收拾桌上的纸张,打断她:“现在不早了,你快回家吧。”

        颜筱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前他只是在逗她,木木地“哦”了一声。

        “还有…”他又出声叫住颜筱:“记得给你家里人说,看病得挂号。”

        颜筱闻言脸上又开始发热,规规矩矩鞠了一躬,马尾辫往前扫了一下“谢谢霍医生。”

        看她走出诊室,霍泽析下医生服,走到旁边的衣架准备拿衣服,余光却突然瞥见地上一张泛黄的照片。

        大概是刚才那个女孩找东西时落下的。

        他蹲下身去捡,却在看清照片的那一刻,微微愣住了。

        颜筱感觉自己是一路飘回家的。

        霍泽析的声音在不断她脑海里啊,她却又想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劲。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暮色四合,她只喝了一点汤就缩回房间了。

        颜筱小时候一直学跳舞,大学也是进的舞蹈系,上了大学之后比较空闲,喜欢在网上发舞蹈视频,一两年过去,积累了不少人气,也结识了很多有趣的人。

        对于她来说,最宝贵的是那些在网站上的认识的二三次元朋友和米分丝,所以很多时间,她都会活在荧幕这头,在属于自己的小小世界里喜怒哀乐。

        把零食柜打开,她拿出几个芒果布丁,一边吃一点开始看昨天发在网站上的舞蹈的评论。

        大多数时候她发在网站上的都是二次元宅舞,但因为宅舞和三次元舞蹈差别还大,也不够大众化和专业化,她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在这方面发展,只是被朋友拉着陪跳一次,想不到居然凭着那次并不走心的初投稿红了,然后才慢慢接触二次元开始成为舞见。

        逛完评论区,她才想起手机从下午出门开始就一直放在家里,划开锁屏,二十多个未接来电。

        好吧,她理解老妈来找她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大火气了。

        不过有两个未接来电是聂初初的。

        她戴上耳机回拨过去,响了两声,聂初初的声音在那头响起:“阿筱?”

        颜筱含着没完的布丁,声音不清:“你有脸给我打电话?”

        “瑞啊!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你妈的电话,她直接就问‘颜筱在不在你旁边’,我不知道状况当然只有把电话给你了…”

        聂初初还没解释完,颜筱打断她:“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智商有限,原谅你了!”

        聂初初早就对她的嘲讽见怪不怪“你去看牙医了吗?”

        颜筱突然又想起霍泽析戴上口罩,眉眼专注的样子,随意道:“嗯,那个牙医好的。”

        两人又聊了几句,聂初初突然问:“怎么感觉你今天说话心不在焉的?”

        颜筱有被道破心事的一瞬慌乱,单手支着颐,手指拨着耳边的头发“有吗?”

        “嗯,你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倒是谈不上,只是从口腔医院回来之后,她心里一直怪怪的。

        没等她说话,聂初初笑了一声“看来你又需要去听那个男人的声音来治愈心灵了。”

        颜筱愣住,聂初初所说的那个男人,是zain。

        他的声音,陪伴了她三年。

        zain是近年人气很高的nj(网络电台主播),并不是像传统的dj那样主持固定的节目,他仅仅是每晚在同一个时间上传一段电台音频,讲述一个短短的故事,亦或是简单说一些随想,分享一首歌。

        没有时间限制,没有框条,讲到最后,一句晚安。

        他的电台永远只播放在晚上十一点。

        夜深人静的时候戴上耳机,只有他清澈磁的声音,伴着微微的电声传进耳朵,穿过四肢百骸,能轻易让人放下戒备,进入另一个世界,由他声音构建的世界。

        距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已经过了三年,这三年的每一个夜晚,时有下雨时有天晴,唯一不变的是戴上耳机,听一个人说到最后的“晚安”

        颜筱从来不是一个会坚持很多事情的人,之前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对一个人的声音习惯成瘾。

        仿佛一天之内经历了再多,那个声音一句不经意的抚慰,所有消极都能被归零;一句晚安,整个世界都在等待黎明。

        她对于zain声音的情感,身边的大多数人都无法理解,有朋友甚至觉得是一种怪癖,和很多热衷于颅内高。as。mr的人一个性质。

        颜筱不否认,不过as。mr带给人的是刺的快。感,而zain的声音,带给她的是一种安全感。

        听颜筱在电话这头沉默,聂初初忍不住感叹:“你说你要是结婚了还改不掉晚上听睡前电台的习惯,你老公能不介意吗?生活能美满吗?”

        聂初初说话没节,颜筱已经习以为常,只是不想听她再唠叨:“我不和你说了,挂了啊!”说完没等聂初初开口,她就残忍挂断了通话。

        看着电脑屏幕发了一会儿呆,她又找出之前下载在电脑上几部电影,打开《oneday》开始看。

        她还有一个不被理解的爱好,无聊的时候喜欢翻来覆去看自己喜欢的电影。

        看到后半段,女主人公emma对即将结婚的男主人公说:“我很爱你,非常非常爱你,只是我再也不喜欢你了。”

        外面灯火寥寥,已经近十二点。

        她关掉视频播放器,在网页上翻出zain的微博,今天的睡前电台已经更新,她上耳机,伴随着隐约的背景音,耳机里传出磁微沉的声音。

        颜筱躺在上关掉灯,钻进被窝里。

        房间开始渐渐升温,他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地低语,在安静中质感温暖地倾泻。

        每一个句子和词语,每一声轻笑和停顿,连他最喜欢的咬字发音,她通通都熟悉了解。

        永远完美,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

        七分钟的音频,一句晚安结尾。

        直到耳边已经寂静很久,颜筱才取下耳机。

        不经意间,她突然想起白天在医院,听到的那一句“别紧张”

        脑海里突然擦过火花,在黑暗里,颜筱倏地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