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从头想你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法式烤布蕾〔3〕

第七章 法式烤布蕾〔3〕

        颜筱认出来,眼前这个戴眼镜的男人,是她第一次见霍泽析的时候,诊室里的医生之一。

        眼镜男盯了几眼颜筱,又转向霍泽析:“你们俩真成了?”

        颜筱一口饭差点呛着,咳了几声,霍泽析还算淡定,微斥:“瞎说什么?”

        “那这位是?”眼镜男眨眨眼睛打量着颜筱。

        “朋友。”霍泽析转移话题:“吃饭没?”

        “我又没佳人相陪,早吃完了!”眼镜男还是不甘心,坐在霍泽析旁边的位置,问颜筱:“话说这位妹子,你真是霍医生普通朋友?”

        颜筱筷子戳进米饭里,带点勉强的笑:“嗯。”她看出这个男人和霍泽析关系一定不错,面对他的朋友,她多少还是会紧张。

        “我叫刘榆,是霍医生隔壁诊室的,你没事也可以找我来玩!”刘榆说着对颜筱扬起灿烂的笑容,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颜筱不是会特别主动的人,但是别人先伸橄榄枝了,她就会相对亲切一些:“你好,我叫颜筱。”

        “其实那天第一眼看你,我就觉得你特别眼,好像之前在哪儿见过你似的…”刘榆说着皱眉闭上眼睛,苦苦思索的样子“就是记不起来!”

        颜筱怀疑他是不是看了她的舞蹈视频,一时间也不好提起来,只有笑笑当做回应。

        然而这句话落进旁听者耳里,自然变成一句妹的搭讪,霍泽析不咸不淡开口:“不嫌俗套?”

        刘榆正要叫冤枉,突然又想起什么,小声哼笑:“真的普通朋友吗?”

        “小时候认识的妹妹。”霍泽析淡淡解释。

        他们在说些什么,颜筱一句没听清,只看到刘榆笑得有点夸张:“哦,妹妹啊!颜筱你几岁啊?”

        “我二十。”颜筱说完看了一眼霍泽析。

        “在上大学吧?”

        “嗯。”“学什么?”

        “舞蹈。”

        这人跟查水表的一样,颜筱一一回答,又忍不住偷瞄霍泽析,他好像不喜欢吃洋葱,餐盘里的洋葱一点没动…

        看出颜筱的心猿意马,刘榆站起身来“那你们继续吃,我先走了。”

        霍泽析头也没抬,倒是颜筱对他礼貌地笑着挥手:“再见。”

        想不到刘榆突然又低头问她:“颜筱对吧?”

        颜筱愣怔一下,点点头。

        “下次再聊啊!”刘榆说着扬起笑容,后退几步走远了。

        颜筱收回目光,不期然和霍泽析视线错,她心里突地一跳,低头慌乱夹菜。

        一块兔丁,两块兔丁,三块兔丁…

        等等!

        她点的套餐里面…好像没有兔吧?

        那她夹的是…

        颜筱愣了两秒,筷子还夹着一块,然后,默默地放回对面餐盘里…

        wtf!

        居然去夹他餐盘里的菜!

        颜筱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啊…虽然在心里已经捅了自己百八十刀,但表面上,她装得十分淡定,还在他目光下喝了一口汤,干笑几声:“有点辣哈哈哈…”霍泽析似乎有点想笑,转头看向别处,掩饰地咳了一声。

        颜筱扶额,闭了闭眼睛:实在是太丢人了…

        过了几秒钟,突然传来霍泽析的声音:“筷子给我。”

        颜筱尚在丢脸的尴尬中没反应过来,惊讶抬头,对上他的目光:“啊?”

        他目光示意要用她的筷子。

        颜筱不明所以,还是听话地把自己的筷子递给他。

        然后她看见,霍泽析把所有的干煸兔丁夹进她的餐盘里,在她大脑一片混沌的时候,将筷子递给她:“好了。”

        …

        一顿食不知味的午饭之后,颜筱和他走出食堂,试探出声:“霍医生?”

        他微微低头:“嗯?”

        “你都不问我今天为什么要来这里吗?”

        他今天什么都没问,也不好奇她为什么会被当做小偷,反而让颜筱觉得奇怪。

        霍泽析手在白大褂的口袋里,语气随意:“如果你想解释,会自己先说。”

        他选择一个合适的距离,不近也不远,不过问任何关于她的事情,也不透自己的事情。

        这样相处起来会非常轻松,颜筱却皱了眉:

        那层温柔就像一道屏障,不知不觉拒人之外。

        颜筱沉默了一会儿,停下脚步:“今天谢谢你。”

        他也站停,阳光太大,微微眯眼:“不客气。”

        “然后呢?这几天你就没有再见过他了吗?”

        室友小佳把薯片咬得咔滋响,盘坐在颜筱的上,一脸意犹未尽。

        颜筱靠在墙壁上,叹了口气:“你说,我还能有什么借口见他?”

        颜筱上铺的女汉子壮壮伸出一个脑袋:“你告白得了,这样下去干耗着多没劲。”

        虽然俗话说是“女追男,隔层纱”但对于颜筱来说,如果她对男方只是单纯抱有好感,那如果告白失败了,遗憾之后倒也没什么了,但霍泽析对于她来说,有着绝对不一般的意义,她不敢想象如果他拒绝了,她要怎么戒掉电台里他的声音,又或者是,每晚听见他的声音,会有怎样的心情。

        她在他看不见的世界里喜欢了他三年,但他却一无所知。

        她冒不起这个险。

        寝室里几个女生八卦着叽叽喳喳,即便在熄灯之后也不宁静,又开始一起谈天说地聊前任。

        听她们聊着过去的感情,颜筱心绪也渐渐静下来,打开手机里的电台,戴上一只耳机,微沉磁的声音缓缓入。

        “我所理解的最深沉的爱,是《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面小女孩对莱昂的情感:分开之后,我将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你过的烟,走你走过的路,看你爱看的电影,却只是问你一句,现在还好吗?

        你在听我说话吗?你现在,还好吗?”

        声音到这里,还能听见他微微的呼吸声,持续几秒,却戛然而止。

        没有问好,没有晚安,只有短短两分钟的声音。

        颜筱脑里一片空白:他…是在特意对谁说吗?

        “筱妹子,怎么没听你吭声,睡了吗?”

        寝室里的几个女生发现颜筱的声音突然消失很久了,位上也没有手机的亮光,平时她都是夜猫子,现在才十一点半不到,她不大可能睡着。

        声音从被子里穿出,带着朦胧感:“我困了。”

        还是小佳最懂她,试探问:“心情不好?”

        她没吱声,过了好一会儿才钻出脑袋:“我男神好像…有喜欢的女生。”

        因为这个小小的猜疑,她第二天一整天心绪不宁,上完舞蹈课,下午就约聂初初一起去市中心喝咖啡了。

        点了一份布朗尼cupcake和抹茶咖啡,颜筱坐在窗边,聂初初去取甜点。

        窗内有白色的雾气,她用指尖随意涂了涂,又下意识写上字母“z”还要再补全他的英文名,聂初初端着咖啡和甜点走过来:“你在干嘛?”

        颜筱反应过来,赶紧抹了那个字母,接过咖啡。

        “我不阻止你,你是不是还要往上面写个情书啊?”聂初初带着嘲意,往咖啡里加方糖。

        颜筱喝着咖啡,不理会她的嘲讽。

        “你别愁眉苦脸了,等一下咱们一起去看场电影逛个街,保准你什么烦恼也没有了。”聂初初刚才就听说了昨晚颜筱听电台的事,安慰道。

        颜筱搅着咖啡上面的沫,微微叹气:“要真像你说的那样就好了…”

        在没见到霍泽析的时候,颜筱觉得他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人,存在于电那端,是并不具象的,可是现在,他突然出现,比她想象中更好,甚至是她十几年前就认识的人。

        她一下子全了,分不清那种喜欢,是一见钟情,还是三年漫长的堆砌。

        所以一切才刚开始,她就已经全情投入,哪怕知道最终的结果,或许只是在机场等一艘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