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从头想你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鲜橙冬瓜球〔3〕

第十七章 鲜橙冬瓜球〔3〕

        跟着霍泽析上楼,直到进了卫生间,颜筱才发现自己有多狼狈。

        衣服全都打了,贴在自己的身上,头发也一绺一绺黏着,眼睛有些红肿…

        形象分完全为负!

        她微微打开门“你家里的吹风机在哪里?”

        霍泽析渐渐走过来,她又掩上门,虽然他刚才就看过她这个样子了,但是颜筱心理上还是不能接受被霍泽析看见自己这个样子。

        他脚步停在门外“洗手台下面的柜子,第二格。”

        颜筱找到吹风机,上电源开始吹头发,她的发量不多,不是长发,几分钟就吹干了。

        途中她还仔细看了一下洗手台上面的摆放,简约整齐,还放着不常见的漱口水和啫喱状消毒。

        都是很私人的东西,颜筱看得心下一动,好像一瞬间就闯进他的生活。

        吹干头发之后,衣服却还是的,颜筱不好意思再问有没有可以换的衣服,门外却突然传来霍泽析的声音,问她需不需要换衣服,霍萍果之前住这边留了一套。

        有些意料之外,她很快答应。

        接过衣服之后,颜筱迅速换上了,是很平常的鹅黄睡衣,很宽松。

        深两口气,颜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内心催眠“我最美”十几遍之后,她缓缓打开门。

        霍泽析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颜筱只能看见他的背影,却站在那里盯了好半天。

        等等,你好像刚被别人拒绝,为什么一秒又花痴上了?

        在矛盾的边缘挣扎着,颜筱浑然未觉霍泽析已经打完电话转身了。

        霍泽析淡淡看她一眼,把手机放在茶几上:“我刚和你妈通过电话了,不介意的话,今晚留下来,我明天送你回去。”

        颜筱回过神来,刚才他是在和老妈打电话?早知道就应该偷听两句…

        不过,重点是,她今晚可以住霍泽析家?

        感觉…好奇妙!

        这一个晚上也太大起大落了一点吧?

        霍泽析迟疑了一下,又补充:“如果你想回家的话,我现在也可以开车送你。”

        话音刚落,一道闪电劈过,随即是一声响雷,颜筱吓得缩了一下肩膀“外面…好像不是很安全。”

        霍泽析没说话,转身走进客厅,颜筱正疑惑,看见他打开柜子拿出一袋冲剂,又用玻璃马克杯兑上,热气腾腾递给颜筱:“先喝了,预防感冒。”

        接过水杯,颜筱闷了好一会儿,才声音涩哑地出声:“谢谢。”

        他不提,好像也不在意,关于她喜欢他的事。

        颜筱却解不开,低低出声:“你为什么要下来找我?”

        他打开电视机,没看她“知道你没带伞。”

        他说话的声音散淡低沉,眼睛在灯光下漆黑湛亮,颜筱盯着他看了会儿,又低头轻吹杯子里的药,小口地喝着。

        电视机里在放晚间新闻,颜筱看了一眼电视,不自觉慢慢挪到沙发的一角。

        喝完了药,她自己拿去厨房冲洗干净,又坐回沙发,离他有一米远。

        电视机里在播什么新闻,她一概没听进去,忍不住偷偷侧头看霍泽析,一眼又一眼。

        两人没说话,霍泽析被她偷看得有点不耐,转头看她,和她的视线对个正着。

        颜筱面上一红,又端端正正坐直,目不斜视看着电视机,佯装镇定的痕迹很明显。

        在家的时候,除了跟着爸妈看看新闻,颜筱平时不会看电视,现在安安静静看了一会儿,提不起兴趣,昨晚又没睡,突然来了睡意。

        刚开始还强迫自己睁大眼睛,后来意识越来越模糊,她下意识头靠沙发背垫,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感觉到身边的呼吸变沉重,霍泽析侧头,看见脑袋抵在沙发上摇摇坠的颜筱。

        意志力还蛮顽强,虽然脑袋倒了好几次,最终都重新端正,周而复始。

        霍泽析看了她一会儿,在她脑袋又一次快倒下来的时候,用手掌轻轻撑住,把她扶正。

        颜筱云里梦里还了,心下觉得终于有了一个支撑的地方,安心把脸靠在他手心,脸颊在他手掌里微微变了形状,像一只瘫软的仓鼠。

        她皮肤细腻,还有没褪尽的婴儿肥,触感柔软。

        霍泽析微微愣住,她的呼吸浅浅浮在手腕,酥酥。。他下意识想要松手,颜筱却突然一动,上半身失去支撑,直直栽向他。

        …

        这么大动静,她却只是皱了皱眉,又继续躺在霍泽析腿上,下半身也搬上沙发,脑袋还蹭了蹭,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霍泽析:“…”应该不是故意的吧?

        试探地叫了一声颜筱,她没应,霍泽析突然有点头疼。

        他把她的脑袋往上抬了一下,想要解自己的腿,颜筱却迷糊糊缓缓睁开眼睛。

        感觉到一只手托住自己的后脑勺,她下意识转头,猝不及防撞上霍泽析的目光。

        两人的角度太过微妙,足足反应了五秒,颜筱才发觉现在她正躺在霍泽析的腿上。

        正当颜筱决定扇自己一巴掌判断这是不是在做梦的时候,霍泽析咳了一声:“你刚刚在沙发上睡着了。”

        所以你就把我抱到你腿上来让我睡?

        这…颜筱坐起身,还是觉得自己没醒,不可思议地看着霍泽析。

        后者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又感应到她的目光,开口:“去房间睡觉。”

        现在的颜筱满脑子都是糊的,还沉浸在睡在霍泽析腿上的震惊中,听到这句“去房间睡觉”一时间想到什么,他不会是想要…

        虽然她是喜欢霍泽析,但是他又不喜欢她啊,怎么可能这么随便就…睡觉什么的?

        她又不是脑残米分和那啥友…

        她越想越可怕,瞪着眼睛愣了半天,对上霍泽析疑惑的目光,一时间有些慌乱,坐在沙发上手脚并用往后退:“我不是那种人!”

        不是那种人?

        什么意思?

        霍泽析缓缓皱眉,半眯了眼睛看她:“哪种人?”

        颜筱还是警惕地看着他:“那么随便的人。”

        她的样子就差把双手挡在前骂一句“氓”了。

        霍泽析懂了,却倏地笑了,手握拳掩在边掩饰地咳了一声,解释:“不是让你睡我的房间。”

        颜筱:“…”霍泽析指着走廊里的一扇门:“那里是客房。”

        …

        僵硬两秒,她憋出一个勉强算作镇定的笑“嗯,谢谢。”

        脑子她刚才一定卡带了!随便想想也知道的啊!他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真是丢脸死了…

        简单地洗漱了一下,颜筱突然听到他的声音,不远不近,在夜里十分柔和,好像在和霍妈妈打电话。

        为什么听到他的声音,突然那么想睡觉?

        果然是快到平时自己听电台的点了吗?

        可是今天没有戴耳机,而且真人就在自己面前,如果可以听到他亲口说的晚安…

        想着,她默默放慢了动作,等待他挂断电话。

        大概过了两分钟,终于听不到他的声音,颜筱忐忑地走出来。

        霍泽析准备回房间,看见颜筱从房间探出一颗头,疑惑:“还没睡?”

        虽然想的很美好,不过有点难以启齿。

        她迟疑出声:“晚安!”

        按常理他也应该回一句“晚安”才对,而事实是——

        态度轻描淡写:“嗯。”就一句“嗯”?

        颜筱一秒万念俱灰,又转念想,告白被拒这种事都已经发生在她身上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不好意思的?索厚着脸皮:“你不对我说晚安吗?”

        世界都安静下来,颜筱突然后悔得想挠自己,他还是迟迟不说的话,再多沉默两秒,她真就打算又落荒而逃了。

        没想到下一秒他却缓声开口,声音清澈微沉,和记忆中一样熟悉,又比记忆中更加细腻真实。

        他说,晚安,颜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