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从头想你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芝士烤年糕〔1〕

第十九章 芝士烤年糕〔1〕

        最近颜筱有点怪

        ——室友们不约而同的感想。

        自从她这周周末从家里回学校之后,不仅不逃课出校了,每天空闲的时间都在舞蹈室练舞,简直勤奋得令人发指。

        虽然勤奋是很正能量的,可她整个人的状态——

        “颜筱?”小佳伸开五指在眼神空的颜筱面前晃了晃。

        颜筱回过神,又舀了一勺咖喱饭进嘴里,表情淡淡。

        “你最近吃饭怎么老是在神游?”小佳担心地看着她。

        “大概…没睡好吧。”她对小佳安慰地笑了一下“没事。”

        自前几天颜筱表白被拒之后,这种情况已经屡见不鲜,不光是吃饭发呆,有时候在练舞房劈了一个叉下去也开始发呆,上课的时候也发呆,睡前也发呆,照聂初初的话说,颜筱有点精神失常。

        “会不会是因为你这几天没有听zain的电台了?”聂初初小心翼翼地问。

        “过几天就习惯了。”颜筱自己倒是镇静。

        可是过了几天,这种无时无刻不在状态的病情有所加重,已经到了一种出神入化的级别。

        事情发生在那天,颜筱晾在窗边的袜子突然被风吹到了窗外的空调盒上。

        她伸着晾衣杆去勾,结果袜子没勾上来,她踩在板凳上,半个身子都在外面,一个脚滑把自己搭下去了。

        还好住的宿舍是在二楼,离地面就只有三四米,摔下去的时候掉进了草丛里,剧痛只停留了几秒,她就失去知觉昏了。

        被送往医院之后,女生宿舍楼炸开了锅,联系这几天颜筱的种种反应和从她室友那里探得的口风,流言从“x大舞蹈系女神因抑郁自杀未遂”拓宽变成了“x大舞蹈系女神因失恋抑郁自杀未遂”

        谣言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传遍校园网站,众宅男纷纷在学校论坛上表示“特么伤害女神的人渣是谁?是男人出来单挑!”

        聂初初看见新闻的时候差点被吓死,第一时间赶往医院,颜筱还在急救室,颜筱爸妈也才赶来,颜妈急得快哭,问聂初初和颜筱室友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合室友汇报的颜筱最近的异常举止和聂初初补充的关于颜筱告白被拒的事,大家一致得出的结论是:被告白的那个男生大概对颜筱的心灵造成了不可修复的伤害,导致她情绪抑郁想要跳楼自杀。

        而众人口中伤害女神的人渣,那个被告白的神秘男子,此刻正在这所医院的一楼102诊室,毫不知情地给病人就诊。

        还是聂初初走进医院的时候最先反应过来,毕竟上次当做小偷被抓的事实在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不过再蠢她也知道,看见颜筱爸妈那副着急上火的样子,现在把霍泽析找出来实在是一个不明智的举动。

        从急救室出来,颜筱又被送往病房,诊断结果还好,闭合小腿骨折加轻微脑震,不算严重。

        边一堆人守了一中午,颜筱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看见眼前的阵仗有点被吓到,迷糊糊说话:“你们…怎么在这儿?”

        “不会失忆了吧?医生快来!我女儿好像失忆了!”颜妈说着开始扯着嗓子叫医生,一边慌乱地问颜筱:“筱筱,知道我是谁吗?”

        颜筱:“…”“怎么不说话啊!筱筱…”说着已经开始捂嘴泣。

        “妈!你哭个什么?我又没死!”颜筱说着要抬手帮她妈擦眼泪,又被颜爸按住手:“别动,脑子还没恢复!”

        脑子…

        “我脑子怎么了?”颜筱被老爸这句话吓了一跳。

        “有点脑震,你说你…”颜爸正要问她怎么会跳楼,想了想又停下来,化作一声叹息。

        “阿筱,你不知道,看到你们学校的新闻,我当时真的要吓死了!”聂初初坐在边,拉着她的手:“没事就好!”刚松了的一口气瞬间又提上来,她不小心摔下楼这件事都已经上新闻了吗?闹这么大?

        她看向旁边的室友,目光询问。

        小佳满脸愁容地解释:“学校的同学都特别关心你,刚才医院楼下好多人想上来,都被我们劝住了,你好好养病就行了,以后心情不好一定要告诉我们,别这样想不开!”

        怎么听着觉得怪怪的?

        颜筱皱眉,心想都惊动学校了,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的,应该不会知道是捡袜子摔下楼的吧?知道了的话也太丢人了…

        想着她试探地问:“我摔下楼的事,没什么奇奇怪怪的说法吧?”

        几个人对视几眼,还是颜妈先开口:“别怕,虽然大家都知道了,但是也都很关心你,你别想太多!”

        颜筱觉得脑袋又开始晕了“不是,他们知道什么了?”

        “知道你因为告白的事情跳楼啊!”壮壮在一边忍不住说出真相了。

        颜筱:“…”等等,脑震之后貌似还有后遗症,怎么有点反应不过来?

        对上几双齐刷刷心痛并带着理解的目光,颜筱有点懵圈:“谁说我是因为那件事情跳楼?”

        虽然真实的理由很荒唐,但也比跳楼自杀入耳一点吧?!

        “你不是吗?”聂初初出声。

        “我…”颜筱一口气没提上来“你们想象力真好啊!”那这么说来岂不是整个学校都以为她是因为一个男人而悲痛绝纵身跳楼的?

        这下跳进亚马逊河也洗不清了啊…而此时此刻医院楼下的情况:

        护士a:“听说了吗?楼上那个女学生因为失恋跳楼的?现在小女生心理素质也太差了吧?”

        护士b:“我刚才听说是因为告白被拒绝而跳楼的!”

        护士c:“她要是真想跳楼干嘛选择第二楼?明摆着是想闹出点动静气那个男的!”

        “叫什么名字来着?颜筱?”米需。米。小。說。言侖。壇

        “好像是,待会儿我也上楼看看…”

        还没讨论完,她们突然看见站在走廊愣住的霍泽析。

        没来得及打招呼,她们就看见表情一瞬间阴沉的霍医生迅速走向对面的电梯,按了上楼。

        留下几个护士面面相觑。

        给爸妈和几个蠢基友讲完摔下楼的来龙去脉,颜筱觉得疲力尽,而反响是:

        聂初初在憋笑,爸妈表情怀疑,室友三脸懵。

        嗯,大概是白讲了。

        正在心里绝望,门外突然传来三声敲门,看清走进来的人,颜筱险些晕厥过去。

        霍泽析穿着医生服,颜爸颜妈以为是来看情况的医生,颜妈赶紧说明情况:“她刚醒,感觉还不是很清醒,医生你帮看看!”

        颜筱直接懵住,盯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霍泽析站在那里,表情是难得一见的阴沉,就那样冷淡地看着颜筱。

        聂初初十分及时地发挥猪队友技能,她惊叫:“霍医生?你怎么来了?”

        颜筱:“…”颜妈缓过神来,惊疑地看向霍泽析:“你是…”

        “叔叔阿姨好,我是霍泽析。”他声音还算缓和,自我介绍。

        对于颜爸来说,霍泽析的出现简直就是在烧得正旺的火堆上又淋了一桶油,心里那个火啊,语气不佳:“谁叫你来的?”

        颜筱一听老爸的语气,吓得赶紧大叫:“爸!我想吃楼下的烤红薯,你下去给我买行不行?”

        这一听就知道是自家女儿护着这小子,颜妈也劝住颜爸:“阿筱要吃,你就下楼去买吧。”

        顺便掐他一把,对他用眼神示意。

        颜爸瞥了一眼霍泽析,也不说话,闷着出去了。

        颜筱用眼神示意聂初初和室友们也出去,聂初初表情有不愿,但还是拉着几个室友走了。

        现在病房里只剩下颜筱母女和霍泽析,气氛顿时平静下来。

        颜筱半坐在病上,低头不说话,还是颜妈先打破僵局:“才想起霍医生是在这里上班的,多少年没见了啊…”霍泽析顿了两秒,直接询问:“阿姨,她现在什么情况?”

        颜妈说:“没事,就是小腿骨折了,有点轻微脑震,总体没什么大碍。”

        他看了一眼颜筱吊在上的左腿,视线又转向颜筱略带慌乱的神情。

        颜妈意识到什么,转身要走:“那我先出去了,霍医生你帮忙照看一下阿筱啊!”关门声之后,霍泽析才微沉开口:“你觉得这样值吗?”

        她抬头,霍泽析好像在生气,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见过很多垂死的病人,为了能够留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承受折磨,而你呢?把生命当什么?”

        他声音严厉,有隐隐压制的情绪。

        “我没有想要自杀!”颜筱皱眉看着他。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认为可以让我愧疚?”

        他表情依旧冷冽,开门见山地质问。

        颜筱只觉得脑子里是一团麻,想要解释,心里某个角落又在慢慢蔓延着一种堕落的痛感:没必要解释的,总之他已经这样觉得了,你在他心里面更加失望更加差劲,又有什么所谓?

        颜筱躺下去,转过脸背向他:“我想睡了。”

        她侧头,只觉得枕头上有濡的痕迹,把半边脸埋进被子里,没出声。

        他一句话你就哭,又没出息又没用…

        颜筱突然开始讨厌这样的自己。

        他沉默半晌,颜筱也没吭声,气氛僵持。

        最终颜筱深一口气,声音涩哑:“我没有想过要让你愧疚和为难,如果这件事请打扰到你,我也只能说对不起…”

        话语之间在刻意拉远距离,霍泽析没有说话。

        两个人之间像是有什么说不清楚的东西在拉扯。

        她声音蒙在被子里,听得模模糊糊。

        踌躇几秒,霍泽析鬼使神差走近边,抬手掀开她盖在脸上的被子,颜筱又用胳膊遮住眼睛,想要把被子拉回来,却被霍泽析握住手腕:“现在又向我道歉?这样有意思吗?”

        再也压抑不住,颜筱情绪崩溃:“反正我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那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

        说到一半,已经声音哽咽。

        抑制自己每晚不去听他的声音,让自己忙碌起来不再想起他,压制的情绪都放在心里,她不知道还要怎么做。

        累积在心里的难过还是失望,都在这一刻找到出口。

        “我也觉得这样很没意思,喜欢你三年,终于见到了却什么都不敢说,什么都小心翼翼,那你告诉我,我还要怎么做?”

        她说着捂住眼睛,止不住地泣。

        霍泽析倏地怔住,握她的手渐渐松开。

        “从你的第一条电台开始,这三年的每一个晚上我都在听你的声音,所以当时在医院和你碰见,我很快就认出你了…我很怕你知道后会觉得反感,所以什么都没说,可是现在我发现,还是会给你造成困扰,我很抱歉…”

        她冗长地说了一串,像是在自言自语,停顿下来之后又深一口气,有种把心事掏空的松弛感,也有一种破罐子破摔放弃所有的勇气。

        他迟迟没有出声,颜筱缓缓挪开自己遮在眼前的手,看见他眉头微蹙,眼神复杂地看着她,眸漆黑深邃,眼底是她看不懂的情绪。

        让他知道了这么多,一定会觉得更加心烦吧?

        不知道还要怎么面对他,颜筱转过头,勉强维持着声音的镇静“我想单独休息,霍医生不用留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