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从头想你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芝士烤年糕〔3〕

第二十一章 芝士烤年糕〔3〕

        这下轮到颜筱傻住了。

        你就那么希望我走?

        这话问出来什么意思?她完全没有回答的余地啊!

        她有些紧张地,不知道要怎么说。

        见她有些忐忑的样子,霍泽析又问:“还是和我单独相处,你觉得不习惯?”

        颜筱:“…”霍医生,你能不能往好处想想!以及,这么直接谁能接上你的问题啊?

        最终在霍泽析询问地目光下,她微微咬牙:“都没有。”

        她还是没抬头看他,霍泽析沉默一瞬:“那就放松点。”

        …

        看来霍医生完全理解不了在喜欢的人面前会紧张这件事…

        颜筱点了个头“很、很放松。”

        静默间,他的目光转向她的腿:“过几天换夹板,可以坐轮椅出去透透风。”

        这句话让颜筱有点激动,睁大眼睛:“真的?”

        她还以为这几个月都要在这病上度过了。

        她一副小雀跃的样子,霍泽析表情缓和下来“不过只能让护士推着,在楼下花园里转转。”

        只要能出去,颜筱就觉得知足了,一时间没忍住笑出来,不经意抬头却看见霍泽析正看着她。

        心跳了拍子,她忽地笑得眯了眼睛:“等我能下了,你可不可以推我下楼散步?”

        说完忐忑地看着他。

        看着她满脸期待地样子,霍泽析嘴角不自觉带了一点笑意“可以。”

        回到诊室,刘榆早就坐在医生椅上坐着等他。

        霍泽析在他八卦的目光下抬眼:“你什么眼神?”

        刘榆半眯了双眼,一副销魂的样子,缓缓吐出:“爱的眼神。”

        “刚吃完饭,别恶心我。”霍泽析拿起桌上的空调遥控器,降低了两度。

        刘榆站起来,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往霍泽析眼前比了一下:“我是说你看颜筱的眼神。”

        霍泽析倏地笑了,从他旁边走过去饮水机前倒水:“再继续掰。”

        “不是,霍医生,我是真的特别希望你跟女的谈个恋爱。”

        霍泽析正喝水,差点被呛“女的?你什么意思?”

        他什么时候还跟男的谈过?

        刘榆说着叹了口气“医院里就我跟你走得比较近,广大女同胞都拿我和你开玩笑…”

        “慢着!”霍泽析走过来“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在大家心里霍医生你冷漠无趣,我和蔼可亲接地气,所以大家都只敢对我说这种话。”

        刘榆得意洋洋地说。

        霍泽析笑了一声,把他拨开,坐回医生座:“前几天网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之人。”

        刘榆靠在桌沿:“实话说,颜筱是喜欢你的,谁都能看出来。”

        霍泽析没说话,顿了几秒打开报告册看。

        刘榆撇了撇嘴“没趣啊没趣!我走了!”

        等他走出诊室关上门,霍泽析才渐渐抬头,合上报告册扔在一边。

        距离下午看诊的时间还有半小时,他瞄了眼手表,闲坐了一会儿,又拿出手机,鬼使神差在百度上输入颜筱的名字。

        她对颜筱的了解还不如刘榆,关于她到底在网上干什么,也是概念模糊。

        关于她跳舞的视频还多,他犹豫一下,随意点进一个文曲。

        视频开始后,霍医生突然有种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感觉。

        然而,这个大门他一点也不想打开,还觉得越看越匪夷所思。

        先不说这舞蹈的画风问题,他比较在意那些弹幕。

        所以看视频的都是男人吗?

        这些赤。的调戏和表白…

        他越看越不自在,最后忍不住把手机扔在一边,若有所思地皱了眉。

        这几天,颜筱恢复得不错,医生已经给她换下石膏,上了夹板,她的腿终于重见天了。

        这几天霍医生没上来看她,颜筱每晚还是在听他的电台,感觉变得有些奇妙,没有之前那种和自己没关系的疏离感,却也没觉得亲切,有时候听着听着觉得自己特别喜欢他,他说了晚安都还是激动得睡不着;有时候又觉得没希望,想要戒掉这个习惯,心里憋得慌。

        总之从告白失败之后,她的心情就一直跌宕起伏,还呈周期状,跟三角函数似的。

        这天,在颜筱的软磨硬泡下,护士终于答应颜筱下楼逛几圈,费了好大劲把她弄上轮椅,把穿着病号服的她推出去了。

        进了电梯,旁边同坐轮椅的还有一个老年人,正好和颜筱对着,让颜筱有种自己也年迈了的错觉。

        两个推轮椅的护士好像情还不错,出了电梯,还一年推着轮椅一边聊天,颜筱和那位老爷爷也并排被推在一起,老爷爷一直盯着颜筱看,把颜筱盯得有些发,心想自己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摸了摸发现脸上没什么问题,又只能礼貌地朝着老爷爷笑了笑。

        “你多少岁啦?”冷不丁那个老爷爷开始说话了。

        老年人口齿不是很清楚,颜筱听得模模糊糊,回答:“我二十了,您高寿呢?”

        “我,我属鼠的。”那老爷子如是回答。

        颜筱背了一遍十二生肖顺序表,又开始心算他估计是哪一年,那老爷爷突然又拍了拍颜筱的轮椅扶手:“小姑娘,年纪轻轻不要想不开呀!”

        颜筱:“…”为什么连医院里的老爷爷都知道了这种谣言?

        颜筱有点流汗“没、没想不开。”

        心里慢慢浮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个医院的人不会都觉得她是跳楼自杀的吧?

        然后还口口相传,以讹传讹…

        坐着轮椅在花园里遛,颜筱忍不住问护士:“你们医院里的人是不是都觉得我是跳楼自杀啊?”

        小护士被她问题哏住,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心想跳楼自杀的人大概都会有点抑郁倾向吧?如果让她晓得自己的事被很多人知道,一点会介意,说不定又做出什么事…

        于是善意地撒谎:“没几个人知道你的事,何况这里是医院,大家见过各种稀奇古怪的病人,不会把这事放心上。”

        她说得模棱两可,颜筱狐疑,却没说话,任她推着在阳光下慢慢走。

        两个人正聊着天,门诊楼走出一个急急忙忙的护士,过来在推椅子的护士耳边说了什么,后者突然低头问颜筱:“不好意思,我现在有点事要离开一会儿,不如你在下面先坐一坐?”

        看她样子应该是医院里的什么要紧事,颜筱看了一眼越来越毒辣的太阳:“没事,那你推我进去,我自己上电梯回病房吧。”

        “没事儿吗?”护士还是有些不放心。

        颜筱笑着推了推轮子,轮椅滑了几步:“放心,能走。”

        于是小护士把她送到电梯口,就急急忙忙和另一个护士离开了。

        正是中午,医院正是休息的时间,没什么人坐电梯,颜筱见电梯门一开,就推着轮子进去了。

        电梯大,颜筱进去之后发现离楼层按钮还有点距离,又推着轮子后退。

        没有坐轮椅的经验,她动作显得十分笨拙,半天还没退回按楼层的位置,电梯门先自动关上了。

        没想到两秒钟后,电梯居然自己动起来,更离谱的是,电梯不是往上升,而是…往下走。

        大概是楼下有人按电梯了吧?

        颜筱没太在意,直到她看见,楼层显示屏从“b1”变成了“b2”…

        她记得上次来看霍医生,坐他车子离开的时候,是下了负一楼的,证明负一楼是停车场,那么负二楼是…

        脑子里突然闪过几幅画面,颜筱突然慌起来,她没忘这里是医院,是传说中闹鬼最频繁的地方之一,而且,医院太平间一般情况下都会在一楼或者地下楼层,一楼和负一楼都不是的话,那就证明…

        “啊——”

        颜筱不可遏制地尖叫一声,她看见电梯门开了,可是外面,明明一个人也没有…

        那为什么电梯会下降?

        恐惧瞬间攫住她,颜筱慌乱地转动轮椅的轮子,一边用上半身的力量把轮椅往楼层按钮的方向挪,不料右轮突然卡在死角,她上半身还没收回重心,猛地把轮椅掀翻,她直接往电梯门外倒去。

        骨折的地方一阵剧痛,她疼的倒一口冷气,坐起身看见电梯门缓缓合上了,里面还有被她掀翻的轮椅。

        不敢站起身,她只能看见头顶上方的层层跳动的楼层号,离她越来越远。

        这里到底是哪儿啊?

        她环视起四周,灯光并不明亮,墙壁白得瘆人,那边有一扇门,进去应该是一间很大的屋子,门口有张黄纸条,红色的字迹——“闲人免进”

        …

        在医院!

        在医院的负二楼!

        在没有半个人影的医院负二楼!请问房间外贴个“闲人免进”什么意思?

        颜筱眼睛一闭,只觉得后背慢慢开始发凉,手臂上的皮疙瘩都起来了。

        今天在电梯里发生的一切都太不寻常了,简直就像…就像鬼片里的情节那样!

        这时候一定要冷静!

        她深呼吸一口,移开视线不往旁边“闲人免进”的地方看,试图扶着墙壁站起来,可是凭着一只脚的力量,怎么可能站得起来?

        骨折的地方又是一阵剧痛,就像无数针扎在骨里,她又小心翼翼蹲下去,这样的话,就算站起来,也会影响骨折痊愈的。

        身体的疼痛和心理上的恐惧齐数涌来,颜筱哀哀地埋怨了一声,好后悔没有随身携带手机…

        她发出声音之后,太平间里突然也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像是…塑料口袋的声音。

        她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一具披头散发的女尸,从密封的尸体保存袋中慢慢爬出来,地上拖出一条触目惊心的血印子…

        “啊——救命啊!有鬼啊!”颜筱再也忍不住,闭上眼睛大叫起来。

        已经到了心理的承受极限,预想如果真的看见那个画面,她绝对能当场吓死。

        正叫得撕心裂肺,那间屋子的门倏地被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