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从头想你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樱花慕斯〔2〕

第二十四章 樱花慕斯〔2〕

        颜筱是在楼下坐着轮椅散步的时候碰见霍泽析的。

        喜欢的人,隔得再远你都能一眼看见。

        颜筱眼巴巴看见霍泽析转进了门诊楼旁边的花廊,却没想到在他转过去的那一刻,眼风似乎也扫到了她,于是停下脚步,往颜筱这边看过来。

        不确定霍泽析是不是在往她看,颜筱歪着脑袋盯了半天,居然看见他折返路线朝她走过来了。

        颜筱惊讶地瞪大眼睛,迟疑地朝霍泽析挥手:“霍…医生?”

        他微微点头,目光看向她骨折的小腿“看来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钟医生说我这周就能回家了!”颜筱语气里无意识带着一点小得意“还说我骨头愈合的能力很强!”

        霍泽析微一挑眉,状似认同地笑了笑。

        想起上次她提出让霍医生在花园散步的事,颜筱忍不住开口问:“你现在有事吗?”

        霍泽析:“没什么事,怎么了?”

        “你可不可以…推我到那边去?这里太阳好大!”她说着笑嘻嘻抬头看他,脸上微微泛红,不知道是被阳光晒的还是因为这句话。

        他还没回答的时候,颜筱又飞速反应过来这里是医院,男医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推着女患者在花园里走,大概会招人闲话的吧?

        “算了,我…”

        她反悔的话还没说出口,霍泽析已经走到她身后了。

        被他推着的感觉很奇妙,看不见,却知道他在自己身后,稳稳的安心。

        “颜筱…”他声音从颜筱头顶传来。

        每一次听见他叫她的名字,颜筱都会觉得心头一跳,没有谁能把她的名字叫得这么好听。

        她轻轻地嗯了一声,却没有听到下文,正疑惑要开口问,霍泽析却说话了“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

        颜筱在心里算了一下“大概…三年前。”

        那时候他还在国外,空闲时间录音做电台只是一个消遣,更没有想过会红,这样算来,颜筱居然算是他的第一批听众。

        颜筱渐渐进入回忆,眯着眼睛笑着“我关注你的时候,那个网站你的听众还不到一千,现在都几十万了。”

        霍泽析安静地推着她慢慢走,颜筱突然又想起以前他的某一条音频,一下子激动起来:“我最喜欢的是你讲睡前故事的那几期,小长颈鹿那个故事我觉得好可爱啊,还有给未来女儿一封信的那期,超级温柔的…”

        她此刻俨然是一副小米分丝的样子,霍泽析平静说:“故事和信都是编辑写的稿,我只是念出来而已。”

        颜筱被他的直接搞得愣了一下,又不在意地一挥手:“反正这些文字你念出来我才喜欢。”

        此刻她也忘了其他事,好多想说的话就直接说出来“我每天都在听你的电台,简直都上瘾了,不听睡不着,一点不夸张!”

        霍泽析闻言笑了一声“要是我哪天不做这个了,你会失眠?”

        米分丝最怕什么?最怕偶像说退出圈子。

        颜筱此刻就陷入这样的恐慌中,艰难地扭过身子看向他:“别说这种话啊!”她的样子是认真的,眼睛里都是焦灼,霍泽析笑意渐渐收了,带点安慰的认真:“嗯。”“我肯定会失眠的,所以为了我们广大听众的健康,你不要随心所说不做就不做了!”她坐在轮椅里,要转过来和他说话,姿势很艰难,霍泽析了一下她的头发:“坐好,小心摔下去。”

        本来还着急上火的心情,瞬间被这一下“摸头杀”给震住了。

        颜筱作为一个铁米分的底气瞬间没了,转回身子脸上开始发烫。

        天气晴朗,阳光和煦,颜筱心情也温柔得不行,平时不敢说的话,现在突然就有了勇气吐出来,两人走到花廊,她终于忍不住开口:“前几天我在想,为什么我好几次只要看见你,就会憋不住眼泪。”

        霍泽析缓缓停下脚步,颜筱嘴角带了笑意,迟疑几秒又缓声说:“想了好久都没个答案,但是昨晚听到你的声音,好像突然就明白了…”

        “大概因为,我觉得你是很安心的人,所以没必要坚强给你看吧…”

        说完两人陷入沉默,颜筱突然觉得自己这样说是不是显得太矫情了,又赶紧转移话题:“送我到这里就可以了,我在楼下坐一会儿再上楼。”

        他还是没说话,颜筱迟疑地转头,他又重新推动轮椅,语调平常:“没人看着你我不放心,还是先回去。”

        不放心…

        颜筱抿起嘴角“上次是个意外,除了鬼我什么都不怕的!”

        “世界上哪来的鬼?”

        “你们做医生的当然不相信这些,但我觉得还是宁可信其有比较好!”颜筱说着想起上次在负二楼的场景,忍不住又了一口凉气“上次,我是不是超丢人?”

        “还好。”

        “不信!你肯定在心里偷偷地嫌弃我吧?”

        “…”颜筱失望地“啊”了一声“你果然嫌弃我!”

        “没嫌弃你。”他说完自己也笑了。

        上了楼,颜筱心情大好,霍泽析送到病房就离开了,她本来都进病房了,又忍不住伸出头去看他离开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转角,她才转着轮椅关门进病房,嘴角忍不住地上扬。

        颜筱住院这几天,虽然给学校请了假,但是学校之前排的校庆却因为她的缺席被搁置了,因为她的位置属于领头,又很难再找出可以各方面条件都符合的替补,而且排练的时间也不多了,更增加难度。

        颜筱今天才接到小佳的电话,说现在局面很麻烦,问她两星期后能不能参加校庆。

        之前颜筱就已经把舞练得差不多了,动作和节拍掌握得几乎不需要重复排练,这次活动重大,她也一直很重视,偏偏临近却出了这个岔子,心里既觉得对不起大家,又对不起自己。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恢复得好,能站起来了。”

        “算了,你还是好好养伤吧,总有办法的。”小佳安慰说。

        她不这么说还好,说了之后颜筱心里更加不好受:“我不想错过,大家都努力了这么久,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影响效果。”

        “可是身体最重要啊!”颜筱犹豫一下“不是还有两星期吗,我努力恢复,如果真的找不到合适的替补,我会尽力上的。”

        小佳也左右为难,心下感动“好吧,我会给老师说一声的,你千万别急,身体最重要!”

        颜筱答应之后,又在平板上找出老师之前录的这次排练的舞,越看越觉得遗憾,明明努力了那么久,却就差了这么一点时间。

        老师把她分到这个位置,是对她很大的信任,但是她却辜负了…

        心里纠结,她拿出手机翻通讯录,想要找聂初初倾吐一下心事,却无意看见“霍泽析”三个字。

        是之前问了霍萍果之后才拿到的手机号,这么久一直没有联系过,一是不敢,二是抹不开面子。

        现在想想,好像没必要顾忌那么多。

        她犹豫了一下,开始编辑短信,几度删减才发送出去:

        霍医生在忙吗?我是颜筱。

        她拿着手机发呆,隔了几十秒手机震动一声,她忐忑地打开手机。

        霍泽析:有事?

        她暗地咬手指,想了一会儿又打字:我两个星期之后可以去跳舞吗?

        发出去后颜筱一直盯着手机,正端着杯子喝水,手机突然亮了,她赶紧放下水杯查看,只有短短两个字:

        不行!

        还打了一个感叹号强调语气。

        颜筱咬,又解释:

        可是这次学校的节目真的非常重要,我准备了很久很久,如果我缺席,会对不起所有努力排舞的同学和老师。

        这次时间隔得比较久:

        你去问一下钟医生,听他的。

        颜筱正考虑,他又发来一条:别意气用事。

        仿佛可以看见他说这句话的样子,颜筱突然笑了,慢慢打字:

        好哒!听霍医生的d===( ̄▽ ̄*)b

        “看见什么了那么好笑?”

        正在吃午饭,霍萍果看见自家哥哥突然对着手机出一点诡异笑意。

        霍泽析把手机放到一边,笑意渐敛:“没什么。”

        霍萍果笑了笑没说话,等到吃完饭才找到霍泽析,忍不住质问:“你果然对颜筱有好感了吧?”

        霍泽析没回答,旁边的嘉嘉走过来,用小坦克在他腿上滚,嘴里一边发出“突突突”的声音,霍泽析弯把嘉嘉抱起来。

        “依你的性格,如果真的没感觉,不可能对她这么好,你就承认了吧!”

        霍萍果说着把嘉嘉手里的小坦克拿来“居然敢用军事武器对付舅舅,信不信警察叔叔把你抓走?”

        嘉嘉半信半疑地看着霍萍果,又乖乖趴在霍泽析肩上不说话了。

        霍泽析抱着嘉嘉看窗外“之前觉得她不够成,也不了解世界有多复杂,现在发现,好像没必要让她知道这些世俗。”

        霍萍果想了想:“颜筱这样的女孩子,找对象无非两种,一种是可以让她慢慢了解这个世界的复杂,第二种是保护她让她一直都这样单纯下去。”

        霍泽析不置一语,她又回归正题:“因为你之前没有交往过她那样的女生,所以才会觉得不合适,其实何必给自己画那么多框条,还是感觉最重要。”

        她说着又继续补充:“你之前说她是一时冲动,现在知道她喜欢你三年,总不会怀疑了吧?”

        听她说完,霍泽析摸了摸嘉嘉靠在他肩上的小脑袋,眉眼静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