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从头想你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芋圆烧仙草〔1〕

第二十五章 芋圆烧仙草〔1〕

        问了关于她能否在两星期后参加舞蹈表演的事,钟医生直接否决,这才休息了不到两个月,说完全康复是不可能的,短时间内参加跳舞常理上说是绝对不允许的。

        但是颜筱还是听出了一点机会,虽然没有完全康复,但至少可以下,进行基本的走路康复训练。

        连走路都可以,跳舞又有什么困难的?

        她没有再多说什么,心里还是默默下定了主意。

        学校那边找到了合适的顶替人选自然好,如果没有,她还是想要主动参加。

        很快到了颜筱要搬出医院的时候,这次是霍萍果主动说开车来接她,顺带着颜妈。

        在这个地方待了这么久,颜筱和医生护士的关系也还好,一下子说走,还真的有点舍不得,她握着护士手说再见的时候颜妈在一边拼命使眼色,等护士走了才教训颜筱:“说什么再见呢?这儿是医院你不知道啊?还想回来?”

        颜筱听着烦:“妈你能不能有点人情味?再说了,来医院就是来住院的?就不能来看看医生病人?”

        霍萍果在一边添油加醋:“是啊,再说我哥也在这医院呢,没事阿筱还会来看看我哥呢!”

        说完对颜筱挑眉。

        颜筱冲霍萍果眉来眼去笑了一下,落进颜妈眼睛里,简直一副恋爱期少女的样子,无可奈何地挥挥手:“你们年轻人怎么说都对!”

        下了楼,颜筱路过霍泽析的诊室,霍萍果问要不要去打声招呼,被颜筱拒绝:“算了,他还在工作,别打扰了!”

        话是这样说着,却还是忍不住往那边看,霍萍果看在眼里,微微带笑。

        “对了,嘉嘉说特想见你,要是幼儿园没课,今天就跟我一起来了!”

        把颜筱弄上车,她收好轮椅,坐进驾驶座。

        颜筱好久没听到嘉嘉的消息,听了这话心里正乐,又说:“医院病人这么多,小孩子抵抗力又弱,还是少上这地方来!”

        听了她的话,霍萍果沉两秒:“我哥还说你不成,我觉得你有时候懂事的,比我想得多。”

        颜筱愣了一下,霍医生会给家里人说关于她的事吗?

        那在他眼里,自己是什么样子的?

        “他还说什么了?”颜筱忍不住问。

        “就说你有时候像个小孩子,放心!没说你坏话!”霍萍果开着车笑说。

        颜筱没吱声,颜妈在一边忍不住话:“颜筱可不吗?这么大了平时疯起来还是像个头姑娘,也照顾不好自己!”

        颜筱:“…”在别人面前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损女儿的机会,果然是亲妈!

        回家之后,颜筱看着久违了快一个多月的家,真真切切有了依恋的感觉。

        卧室平时还是在打扫,屋子里的东西都干净又安静的等她回来,颜筱直接扑上,扑腾两下又嗷嗷叫起来,忘了腿还是瘸的…

        她还是没平静下来,给聂初初打过电话之后,又拿出手机给霍泽析发短信:

        霍医生,回家的感觉太好了~

        他大概在工作,一时半会儿没回复,颜筱也没放心上,坐在椅子上看微博的留言。

        无意间,她看见霍泽析的微博,转发了一个官方活动的微博。

        主办方是他电台的那个网站,活动名是:

        《有声情书》

        光这一个活动名就勾起了颜筱的好奇心,咬着手指点开长图:

        在活动期截止之前收一切听众来稿,将筛选出五篇情书形式的告白,由人气电台主播zain以直播的形式念出。米分丝来稿!

        …

        直接跳过那些废话消息,颜筱迅速看完,顿时燃起斗志。

        让霍泽析念出自己对他的告白,想想就好浪漫!

        不过文笔这种事情,从小作文就居中下水平的颜筱表示自信不足,那要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文稿颖而出?

        正苦苦思索,手机突然震动一声,她拿过来一看,是霍泽析的回复:

        好好休息。

        没有任何米分小泡泡的一句话,颜筱却还是抱着手机笑起来,她激动地给聂初初发消息:

        我和男神保持联系了!

        聂初初秒回:怎么觉得你腿断之后,还因祸得福了?

        因祸得福?

        颜筱:福是?

        聂初初:霍医生貌似对你有改观!

        颜筱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还真是!

        不过与其说是腿断之后,不如说是她彻底说出心里话之后。

        喜欢一个人三年,也是会感动对方的吧?

        颜筱倒在上,又兴致调出和霍泽析的聊天记录,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

        这几天没有在网上发舞,颜筱都变失踪人口了,她特意在网上发了一条通知,说自己摔下楼骨折的事,米分丝还是一片心疼叫她好好养伤,再元气满满地回归。

        受到二三次元小伙伴的鼓励和关心,颜筱突然感悟到那句“祸兮福之所倚”

        小时候父母常常不在家,她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回到家,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到点睡觉。

        她怕鬼,经常白天听了同学讲的鬼故事,回家吓得睡不着觉,虽然这件事后来是当笑话讲起,但是那种恐惧和孤独她不会想体验第二遍。

        那时候希望身边有个人陪伴着,哪怕一句话不说,只要不留下她一个人就好了,却还是这样过了好几年,后来竟然也渐渐习惯孤独。

        可能因为这几年的经历和本身的性格原因,所以这么多年她身边尽管朋友无数,但被时间的沙漏滤过,留在身边的还是只有聂初初一个。

        她其实不喜欢用“闺蜜”两个字去定义聂初初在她心里的位置,一是觉得有些矫情,二是觉得这个称号好像太表面,认定了的一辈子的好朋友,不用特别的称谓,但彼此心知肚明。

        但是后来越来越长大,爸妈会在家等她了,身边越来越多人的关心,甚至是陌生人的。

        她不是生来就被温暖包围的人,所以格外有感触,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

        周末的时候,颜妈不知道哪儿听来的消息,说城郊有一家祈愿寺庙特别灵,还能消灾免难,说让颜筱陪着她去附近庙里求签,顺便拜下菩萨消灾。

        颜筱指着自己的废腿:“我都这样了,您放过我吧!”

        “就是因为你腿断了所以妈妈才要你和我一起去啊,你想想,你为什么会平白无故摔下楼?指不定是招惹上什么…”

        颜妈话还没说完,颜筱十分有先见之明地捂住耳朵,一边“啦啦啦”地叫着掩盖她妈的声音。

        颜妈被她搞得一阵心烦:“叫什么叫什么?”

        “你别讲那些神鬼来吓我!我一点不经吓的!”

        “去不去?”颜妈一句话。

        颜筱想了想,本来打死也不想去的,被老妈这么一吓…突然间没骨气地动摇了“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坐着轮椅去寺庙?”

        别人肯定想这人腿都瘸了还不忘封建迷信,也太身残志坚了吧?

        颜妈坦然:“怕什么,这样才显出诚意,佛祖才会感觉到你的虔诚!”

        于是周六,颜筱还真的坐上轮椅,戴着口罩被老妈推进寺庙了。

        怕被认出来,又穿上老妈的衣服,戴上帽子,整个人全副武装。

        心想这样还被认出来,那她就当场撞死得了。

        不过寺庙里的气氛相当肃穆,院子里飘着线香的味道,林木高大茂密,偶尔砸下几个青色小果子,处处静谧,又处处有禅意。

        来拜佛求签的人也都不敢高声喧哗,门外扫地的小和尚或者小尼姑都神态恬静,颜筱顿时间觉得自己这一身行头有点对不起佛祖。

        颜妈递给颜筱一串佛珠“刚刚门口免费领取的,不知道开过光没,你先拿着。”

        颜筱接过那串檀木佛珠,穿在手腕上,又忍不住嗅了嗅。

        于是在他人眼中,寺院里一个装扮古怪的人坐在轮椅上,戴着口罩和帽子,手上串着佛珠,怎么看怎么像是…低调的大师。

        正抬起头,面走来一个小伙子,看见颜筱之后,样子有些唯唯诺诺,颜筱吓了一跳,心想不会吧?这样也会被认出来?

        颜筱假装看其他地方,那个男人渐渐靠近,出声:“那个…方不方便我问一下?”

        看来必须硬着头皮上了,颜筱转过头,也不说话,只是盯着他。

        还是颜妈先开口:“你问什么?”

        “那个,我看大师气质不凡,可否给我算一卦?”

        …

        颜筱懵圈,这位仁兄,你是出来搞笑的吗?

        “我们又不是算命的,你搞错了吧?”颜妈莫名其妙。

        “大师是高人,我刚才就看出来了!”那个男人还是没有放弃,一脸祈求地看着颜筱。

        颜筱差点就笑出声了,解释:“我真不是大师!”

        男人:“…声音竟如少女般清脆,果然道行深厚!”

        颜筱算是彻底服了,估计这一段发出去这人今晚就能上微博热门。

        她不玩心大发:“这位施主,其实我刚才帮你算了…”

        那男人闻言惊讶,一脸期待:“请讲!”

        “你啥都好,就是命里缺心眼!”

        那男人反应了老半天,不可思议地看着颜筱:“哎你不会在骂我吧?”

        颜筱彻底忍不住了,笑得抖个不停。

        “哎你怎么能骂人呢?”

        眼看着那男人即将要闹起来,颜筱赶紧回头拍了拍她妈的手:“妈快走,别理他!”

        进了庙里,颜筱还在笑,被颜妈拍了一把:“严肃点!”

        “那人太逗了!”颜筱说着突然看见旁边的老和尚盯了她一眼,立马敛笑闭了嘴。

        颜筱因为腿伤没能跪拜,直接上了几柱香去旁边求签。

        颜妈则在一边和庙里的老和尚交流,问怎样帮儿女消灾。

        虽然平时口头上说不怎么信这些,可是到了求签的那一刻颜筱还是紧张起来,摇了摇签筒,出一竹签…

        颜妈和老和尚交流之后,看见颜筱已经在寺庙外面等她。

        “你没签?”

        “了,是上上签。”颜筱说着神情有些掩饰。

        颜妈惊喜:“怎么说的?”

        “就是…身体会健康嘛,家庭幸福事业有成什么的。”颜筱说着转动轮椅“咱们回家吧。”

        “那还不错啊!”颜妈推着她感叹。

        眼瞎打着干哈哈:“是、是不错。”

        回家的路上,颜筱心情异常复杂。

        她到的是上上签没错,不过骗她妈的是,那居然一个求子签!

        里面的内容她只消一眼就记住了——

        添丁之喜,儿女双全。

        “我才二十岁啊,要怎么儿女双全啊?”

        一回家,颜筱就打电话对聂初初讲今天在庙里签的事情:“我现在好害怕啊,我一点也不想生孩子,万一我大学还没毕业就生俩孩子不得被人笑死?孩子他爹是谁啊?”

        她惊慌地甩出一大堆问题,聂初初笑得风轻云淡:“是谁一开始还说那是封建迷信来着?”

        “那不一样,发生在自己身上,再怎么也得多个心眼啊!”颜筱继续在电话这头哀怨重复“我不想生孩子…”

        “得了吧你,想生孩子现在还没人和你生呢,单身狗有点自知之明好嘛?”聂初初恢复一贯的画风,嘴损地说。

        偏偏颜筱还真比较吃她这一套,想想又觉得聂初初的语气实在不好,忍不住:“你说我是不是有受倾向啊!怎么你一骂我我就舒坦了?”

        “潜在的抖m倾向啊!以后得找个s调教一下。”聂初初好像在吃什么东西,不走心地调侃。

        颜筱嗤笑一声:“我喜欢的是霍医生那一款,什么抖s?”

        聂初初“哟呵”一声:“你以为霍医生那一款就是什么温柔暖男啊?没到时候,都不要太早下定论!”

        “没到什么时候?”颜筱疑惑地问。

        聂初初顿了两秒,笑着说:“谁知道呢?结婚的时候还是上的时候,说不定…”

        一到这种时候,颜筱就知道聂初初要开污了,不过这次情况不一般,她调侃对象是霍泽析,颜筱实在不能忍,打断:“不和你说了,我要进行康复训练了。”

        她正要挂电话,聂初初声音传出手机:“等会儿等会儿!”

        “还要干嘛?”

        聂初初:“你不好好养伤,康什么复?骨折又不是韧带拉伤!”

        颜筱没把自己想参加校庆的事告诉太多人,犹豫了一下,慢地说:“我说个事儿你别骂我!”

        聂初初随意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肯定骂你,放心吧!”

        颜筱:“…”“说啊!”聂初初不耐道。

        “就是吧,我还是有可能会去参加学校的舞蹈表演,因为我那个位置还没找顶替的人,我给小佳说了如果不行我就上…”

        她说完以后,聂初初奇迹般的没有在中途打断她,颜筱惊疑:“你怎么不说话?”

        “我觉得行啊,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最清楚。”聂初初声音还正经。

        简直是意料之外的回复,不用说颜筱也知道聂初初一定是理解她的。

        颜筱顿时感动:“聂初初,我觉得你特好,我都要哭了。”

        那头沉默两秒,又响起聂初初不耐的声音:“行了啊,谁要你鳄鱼的眼泪?”

        这人…

        颜筱又气又笑“拜拜拜拜,我挂了。”

        虽然嘴上念叨着康复训练,更多的空闲时间,颜筱还在冥思苦想着电台稿子的事情,她不用猜也知道投稿的人一定很多,但还是抱着“不试一试你怎么知道不会是你”的态度,没事就在电脑前看美文佳句。

        不过网上的那些话要么就是说烂了的,要么就是太官方单调,颜筱筛选到后来都要抓狂了。

        耐心弥留之际,忍不住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

        像我这种小学生作文水平的文笔,要怎么写情书?

        很快有人回复她,颜筱逐一看过去,全是问她是不是写情书,或者问写给谁的,忽然又有一条评论:

        不需要文笔,感情到了就好。

        看着这个人的网名盯了半天,颜筱才猛地想起她是一个词作者,好多古风歌曲的词都是她填的。

        怎么一开始没想到找身边的大神帮忙呢?

        颜筱赶紧去私戳她:大大,想要麻烦你一件事。

        那头回复:情书?

        颜筱:没错!你太聪明了!

        回复:嘛,情书有什么好请教的?看你自己的感受呗,想到什么些什么,逻辑通顺,够真情实感就ok啦。

        颜筱:那我写完你帮我看一下?

        回复:ok!

        埋头些初稿的时候,颜筱有种小时候为了一篇作文斟酌良久的心情,一词一句,要恰到好处,回到很单纯的心境。

        谁说单相思的人是在浪费生命?

        她觉得能够为了一个目标,想要向前走一步,一点一点努力变好的感觉不能再了。

        以后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

        所以一切都还有无限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