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从头想你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樱桃黑森林〔1〕

第二十八章 樱桃黑森林〔1〕

        颜筱上完今天的课就直接出校坐出租车去医院了,去复诊是幌子,看霍泽析才是正经的。

        已经是下午的四点多,颜筱心想星期一应该不会太多人,不然她十有八九会赶不上他的时间,记得他好像五点左右就下班了。

        结果到了市中心那一段果然堵车,一条路上都是整齐的车龙,配上天边摇摇欲坠的一抹血红夕阳,简直惨绝人寰。

        颜筱早上给手机充的电,到现在已经所剩无几,堵车期间玩了几盘消消乐就妥妥没电了,只剩百分之七的时候颜筱咬牙关上手机放进包里,怕别人给她打电话接不到。

        天气回光返照有些闷热,颜筱本就因为交通状况心烦意乱,再加上这个破天气,心情更加烦躁,干脆百无聊赖手肘撑在车窗沿闭目小憩。

        朦胧间,她突然听到前方一声爆炸性的巨响,把她从睡梦边缘拉了回来,她倏地睁开眼…

        “霍医生,还没下班呢?”女助理换了衣服准备离开医院,途径102诊室发现霍医生还待在里面。

        霍泽析抬头礼貌性笑了一下:“还有点事要处理。”

        “那我先走了?拜拜!”

        “再见。”

        低头看手表,已经是五点一刻,她难道没来医院复诊?

        他拿出手机准备给颜筱打电话,那头却是关机。

        正要放下手机,它却突然震动起来,霍泽析接过放在耳边:“妈?”

        “没事吧儿子?”霍妈开场白的语气有些慌张。

        霍泽析疑惑:“怎么了?”

        “我刚看新闻,一环路那边发生了一起公车爆炸案,离你上班的地方不远,怕你路上遇到危险…”

        霍妈话还没说完,他紧张打断:“具体什么地方?”

        “爆炸的二十三路公交车,好像在科技园那一站…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二十三路公交车…

        起点站是颜筱学校。

        电话那头的声音渐不明晰,霍泽析空白一瞬,随即挂断电话。

        那辆公交车的爆炸极具威慑力,原本只是在科幻电影里制造的画面突然这样真实地出现在眼前,颜筱第一反应是觉得自己在做梦,愣了半天动了动手指才发现是真的。

        整条路上的人似乎都没反应过来,隔了好几秒,那辆公交车旁边的车才赶紧转弯想要远离,结果堵得太死,又撞上旁边的车,一时间鸣笛声四起,场面混乱至极。

        颜筱惊得说不出话,一时间忘了自己要做什么,愣愣地看着那辆燃烧的车,看见里面的人拼了命争先恐后从里面跳出来,衣服上还带着火…

        直到消防车的声音渐近,颜筱才彻底回了神,赶紧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给霍泽析,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

        这个片区混乱得不成样子,车上的人都纷纷下了车,有的车又想赶紧离开,原本就堵得水泄不通的路现在完全堵死了。

        颜筱没有办法只有先下车,又左绕右转地走出马路,走到另一边街沿。

        这边围起许多看热闹的群众,颜筱不敢再往那边看,想要逆流穿过人群,却陷入人群中举步维艰。

        “能让一下吗…不好意思让一下…”

        一路这么拨开人群走过来,颜筱只觉得耳边尽是聒噪,浑身疲乏。

        快要走出围观的人群,一只手突然握住她手腕,颜筱愕然,一时间被拉出人群,慌乱间跌进一个怀抱。

        是薄荷还是柠檬草…

        熟悉的味道一瞬间唤起记忆,颜筱惊异抬头,完全的意料之外,直接愣住。

        “颜筱…”霍泽析声音低哑,三分克制。

        他刚刚赶到时,远远就能看见前面的三岔路口那辆爆炸起火的车,车窗内源源不断冒出黑烟,火已经熄灭,不断有伤者被抬出,浑身几乎没有一处完整…

        他不敢想象,如果其中的一个是颜筱,他要怎么应对,该怎么办。

        还好念头没有成形,他就在人海里一眼捕捉到那个单薄身影。

        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看见她的第一眼,他心情突然虔诚,好比寻到失落之物,原本紧绷慌乱的情绪,一瞬间丢盔卸甲彻底柔软下来。

        他迟迟没有松手,颜筱才明白自己不是无意跌进他的怀抱,刚才的慌乱和害怕在这一瞬间变得明晰起来。

        生命有多脆弱,隔断细细的血管会死,隐藏的心脏疾病突发会死,就那样什么也不做地坐在一辆车上,谁又知道下一刻焰火湮没,甚至来不及见最重要的人一面。

        看见刚才那些从爆炸车上拼命逃生的人,颜筱觉得自己也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离死亡这样近,才发现好多事根本等不到下一刻。

        这个城市每天有多少事故发生,来了多少人又去了多少人,本以为和死神擦肩而过无人计较,却在满城喧嚣之后被人找到,被紧抱。

        心里沧海桑田走了一遍,颜筱毫无预兆说出第一句话:

        “霍泽析,你可不可以和我在一起?”

        她话音刚落,却又生怕他会像前两次那样拒绝,又补充:“你试试,你会喜欢我的。”

        不是问句,她语气肯定。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这个城市,这场喧嚣通通消失不在,事故现场的警报声还在作响,颜筱却紧张得如同听不到任何声音,耳边只剩安静,安静到耳鸣。

        沉寂中,直到她感觉一只手,轻轻把她的头按向他的胸口。

        他的声音在黑白分界的傍晚微沉轻缓,仿佛一吹即散。

        可颜筱听清,那句话是:“那就试试。”

        尾音温润,颜筱心都轻轻一颤。

        她唯恐听错,错愕抬头看霍泽析:“你答应了?”

        他却低头看着她笑。

        要怎么形容这种心情?

        仿佛生平所看的童话故事,结尾加起来也没这一刻圆满。

        又好像全世界都是她的。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眼睛里流光溢彩,突然又笑出来:“我不包退的。”

        霍泽析低低地轻笑一声,声音那么近,颜筱甚至可以感觉到他胸腔共鸣的细微震动,她突然觉得这一刻是在做梦。

        一直到回家,颜筱都没敢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躺在床上如同挺尸。

        回味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句对话。

        一遍遍确认,那是真的。

        那就试试…

        说出这种话,那是不是喜欢?

        霍泽析喜欢她?

        越想越多,越想越乱,她把枕头蒙住脑袋,想要尖叫,想要肆无忌惮地笑,最终却无声在脑子里上演。

        猛地,她又想起什么,起身开始翻找手机。

        今天十一点,他有直播,是那次投稿的活动。

        戴上耳机听了几首歌才等到十一点,颜筱迫不及待地打开app,等待他的声音。

        直到那头终于联通,颜筱关掉房间里的灯光,视觉一片漆黑,听觉变得敏感。

        安静了两秒,耳机里响起他的声音。

        声量调高,他的声音像是近在耳边,因为是直播,声音格外真实,酥痒灌进耳朵,颜筱有种颅内高。潮的放松感。

        “第一次尝试直播,也收到很多听众的来稿,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阅读挑选,突然很想说谢谢,谢谢你一直在…”

        他的声音低沉微哑,带着咖啡般的醇度,平静温柔倾泻,仿佛所有时间消失,只在当下,耳机里他的声音,真实得似乎一转身就能看见他,侧躺在身边。

        他念来稿情书的时候,偶尔语调放轻,颜筱在这头也静静地笑。

        “离结束的时间还有两分钟。”

        念完最后一篇,他的声音散淡响起。

        预期中,即便没有念到她的那一封,她觉得自己大概也不会失望,顶多有一些遗憾。

        但到最后,她还是忍不住怅惘。

        沉默了几秒,只能听见耳机那头浅浅地呼吸声,他的声音又重新响起:“我知道你在听我说话…”

        颜筱倏地愣住。

        “有句话说,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其实我认为最好的回答,是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一直没离开。”

        颜筱愣了好久,他的声音已经消失,还剩孤零零的钢琴伴奏,在耳边轻柔萦绕。

        她又忽地笑起来。

        她不知道霍泽析是否在回应她情书的最后一段话,却看见在夜里的某个角落,开出一朵隐秘又妖娆的花。

        第二天霍萍果约了颜筱下午去古镇玩,本来说好只有她们两个人,中途又添了一个嘉嘉,变成三人行。

        霍萍果开车,本来坐副驾驶的颜筱被嘉嘉死皮赖脸拖到后座陪他玩,于是前往古镇的路上,颜筱和嘉嘉玩了半个多小时的黑白配,终于等到嘉嘉玩累睡着了,颜筱也累得靠在靠背上小憩。

        “生儿子就是难照顾,平时闹得不行,我一般都不理他。”霍萍果从后视镜看了几眼颜筱,笑着说。

        “有你这么当妈的?母爱呢?”颜筱有气无力地笑。

        霍萍果笑了两声,又看她:“怎么,玩累了?”

        “我现在脑子不由自主地想晃,大概是黑白配后遗症。”颜筱说着揉了揉太阳穴。

        霍萍果笑得止不住,笑完之后又说名言警句:“做人要学会说不你知道吗?”

        “我对你儿子说不,他嘴巴一撇就要哭,我受不了。”颜筱挥手。

        “你就拿我哥来吓唬他,说舅舅回去揍他,他准信。”

        听见这话,颜筱猛地来了兴趣,坐起身:“哎?你什么意思?霍医生还揍过嘉嘉?”

        平时看着他挺宠嘉嘉的啊!

        霍萍果解释:“说揍其实也没真的揍,你知道我哥,真要冷起来也挺吓人的,加上我在旁边煽风点火,嘉嘉就怕了。”

        颜筱悄悄地笑,她还没有把昨天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觉得不真实,或者说,还不知道该怎么说。

        真正的大喜或大悲,反而不会轻易开口。

        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判定现在霍泽析和她的关系,既然没有拒绝她的表白,是不是就是男女朋友关系了?可是,他却又没有主动挑明…

        颜筱打开车窗吹凉风,一边想心事。

        从后视镜看颜筱,表情若有所思,时而又神经质地笑一下,霍萍果被吓一跳:“颜筱,你想什么呢?”

        “我在思考人生。”颜筱敷衍过去,又觉得自己说的在理,思考自己的终身大事,也是思考人生吧。

        霍萍果表示不信地撇嘴:“你在思考我哥吧?”

        什么用词?

        人是用来思考的吗?分明是用来思念的!

        不过仔细想想,在此刻颜筱心里,霍泽析确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课题。

        她没吱声,霍萍果权当默认,又说:“出来玩就别想那么多了,做人嘛,最重要的还是开心啦。”

        “你也喜欢看麦兜?”颜筱听出她的话出自麦兜语录。

        “以前跟着我儿子看过,觉得不那些猪比人聪明多了。”霍萍果说着看了一眼前方的路牌“马上就快到了!”

        嘉嘉还横倒在后座上酣睡,颜筱弯腰摸了摸他的脸,看嘉嘉没反应,又去挠他痒痒“快醒醒,马上就下车了!”

        嘉嘉皱眉,又忍不住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躲她乱挠的手,很快被她弄醒。

        把车停在古镇外,颜筱牵着嘉嘉下车,霍萍果看了一眼天气,又摸出墨镜戴上。

        因为不是周末,古镇人不多,天气不冷不热温度适宜,走进老街感觉十分清新舒适,四周店铺朴素复古,中国风气息浓厚。

        颜筱之前和朋友来过一次,发现变化还不少,一边看一边问霍萍果:“为什么要来这儿玩?”

        “空气好啊,也清净。”霍萍果说着拉颜筱走进一间陶艺馆。

        “那为什么是我?”颜筱又问。

        霍萍果身边不差朋友,而且她们俩认识时间也不长。

        霍萍果一排排地看陶艺作品“因为跟你一起挺舒服的。”

        “难道你身边有相处起来很不舒服的朋友?”

        拿起一个彩绘埙,霍萍果好奇地打量一番,又看了一眼正盯着她的颜筱:“是啊,其实女人之间的关系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可是真的想让你单独约出来玩的也没几个。”

        颜筱了然地点头,看她很喜欢那个手工品的样子,又帮她问店主:“这个是什么?”

        “是埙,是中国最古老的吹奏乐器之一,很好学。”店主走过来介绍。

        “你喜欢吗?”颜筱问霍萍果。

        “怎么,你要送我?”霍萍果挑眉。

        “你喜欢的话我当然可以送你。”颜筱说着让老板包起来,霍萍果也不客套推拒,两人走出去时都快忘了嘉嘉,小朋友一个人正蹲在外面看荷花。

        见她们出来了,赶紧跑上去问妈妈要糖葫芦,给嘉嘉买了糖葫芦,才启程准备去吃晚饭。

        去吃饭的地方是一座阁楼,订在靠窗的位置,从里往外看,还能看见不远处的小桥流水,整个古镇的夜景都收入眼中。

        天色将晚,镇上的屋檐街角都挂上红灯笼,河面上颜色?旎,烟火古意的气氛。

        颜筱和霍萍果一边聊天时间比吃东西的时间多,嘉嘉则乖乖巧巧在一边吃吃喝喝,吃饱了她们还在聊,就拿了颜筱的手机玩消消乐。

        聊完天,才发现外面已经天黑,颜筱一看时间,暗叫糟了:“我明天还有课!”

        霍萍果本来还打算在这里留宿一晚,看颜筱还挺紧张的样子:“有那么着急?明天早点回去赶得上吗?”

        “不知道,不然现在回去吧?”颜筱还是心里惴惴的。

        霍萍果应了一声,付了款说现在就开车回去。

        “不好意思,这次时间确实好着急,都不能好好玩玩。”颜筱有些抱歉,这么晚了还要霍萍果开夜车送她回家。

        霍萍果手里套着钥匙扣晃,不在意地笑:“有什么的,本来就是出来走一圈,改天再玩一样的。”

        结果到了停车的地方,车子没了踪影,原本停车的地上,用米分笔写了车牌,还写了交通队地址,说违规停车被拖走了。

        …

        颜筱:“敢情你把车停在景区大马路旁边?”

        霍萍果:“那现在怎么办?”

        这里接近郊区,现在天都黑了,出租车几乎没有,巴士车也寥寥无几。

        别说回家,连去交通队都找不到好办法。

        “那你在这里等等看有没有taxi,我给我老公打个电话。”霍萍果说着拿出手机准备拨电话。

        结果打了没三十秒,霍萍果又挂断电话:“忘了他去上海出差了…不过没事,我给我哥打电话。”

        听到这话,颜筱瞬间紧张起来“你、你给你哥打电话干嘛呀?这么晚了来接我们?”

        “现在还没到九点,我哥没睡呢,这不是没办法了吗?”霍萍果说着手头上已经接通电话,拿起手机在耳边。

        讲清楚前因后果,霍萍果毫无悬念被骂,忍辱负重听完电话,对颜筱比了一个“ok”手势:“我哥说来接我们,半个小时就到了。”

        颜筱迟疑点头,霍萍果又说:“我哥还怪我把你带出来玩,说你骨折还没好彻底,又说我没脑筋乱停车,总之把我一顿指责。”

        颜筱心想大晚上被叫来接人,谁都会不爽,却没说,心里默默开始慌乱。

        知道他还在关心她的伤势,又莫名地激动。

        “颜筱阿姨你走来走去我眼睛都看晕了!”嘉嘉双手支着下巴蹲在路边,看着一刻不停的颜筱。

        颜筱倏地停住脚步,倒是霍萍果在一边补刀:“让颜筱阿姨激动一会儿,马上就见男神了。”

        “男神是谁啊?”嘉嘉满脸懵懂求知。

        颜筱看了她一眼,霍萍果笑着不再回答,留嘉嘉一遍遍地追问。

        隔得很远就看见霍泽析的车往这边驶来,他关掉远光灯渐近,颜筱拉起嘉嘉,霍萍果走在前面,拉开副驾驶车门,顿了一秒又看向颜筱:“你坐这儿呗。”

        颜筱还没吱声,嘉嘉先抗议:“我要和颜筱阿姨坐后面玩游戏。”

        霍萍果瞪了一眼嘉嘉,却没起任何作用,他还是拉着颜筱坐在后座。

        “回家?”霍泽析的声音。

        颜筱听他声音,心里都软了一下,霍萍果在一边回答:“当然回家啦。”

        他转动方向盘掉头“我问颜筱。”

        “嗯,回家。”颜筱被叫到名字,秒速回答后在心里窃窃地笑。

        心情简直甜炸天。

        一路上嘉嘉又想玩游戏,这次颜筱果断说no了,试想在男神旁边摇头晃脑玩弱智游戏黑白配,不要活了…

        嘉嘉刚要闹小脾气,被霍萍果警告:“你不乖一点,颜筱阿姨以后都不跟你玩了。”

        本来噘得老高的小嘴又慢慢收回去,嘉嘉突然又想到什么,看向霍泽析“舅舅,我问你一个问题。”

        霍泽析目不转睛开车“什么问题?”

        嘉嘉:“你是不是男神啊?”

        颜筱:“…”擦?!

        “妈妈刚才说…”

        嘉嘉正要说出刚才的语境,颜筱猛地捂住嘉嘉嘴“嘉嘉脸上沾了糖葫芦的糖浆,我帮你擦掉啊乖!”

        嘉嘉正要扒开颜筱的手,她又试图转移小孩注意力:“我教你一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果然上钩。

        “看谁最快睡着!”颜筱给嘉嘉下套。

        霍萍果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嘉嘉疑惑:“这是…游戏?”

        颜筱以身试游戏,立马躺在靠背上装睡。

        本以为嘉嘉也会学着她开始睡觉,想不到小兔崽子居然偷偷去挠她痒痒,颜筱本来就怕痒,一下子激得惊叫一声,嘉嘉偷袭成功,在一边咯咯笑。

        是可忍孰不可忍!

        颜筱不管三七二十一立马还击,两人在后面闹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