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从头想你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提拉米苏〔4〕

第四十二章 提拉米苏〔4〕

        霍泽析冷淡地看她一眼,颜筱猛地意识到,如果再多说几句,回去之后下场估计不是很好。

        不过霍医生被基佬非礼这件事确实让她惊叹不已,看来霍医生就是传说中的“招非礼体质”于是她稍稍敛了笑,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衣角“霍医生…”

        霍泽析正被黄拉着讲话,闻言转过来看她。

        “我觉得我压力好大…”颜筱忍住想要上扬的嘴角,尽量呈现一脸忧郁的样子。

        霍泽析料知她想说什么,看向别处,无语一瞬又移回视线看她:“你不是饿了?那就认真吃东西。”

        “我又不是猪,干嘛要一直吃东西?”颜筱反对他的搪。

        “哎呀,霍霍你对媳妇儿能不能放宽点?”爆料男耳朵还尖。

        霍泽析看向爆料男,皱眉,用眼神无声地问:“和你有关系?”

        爆料男:“霍霍你瞅啥?”

        “别这样叫我。”

        “都叫了多少年了,在乎这一时半会儿的?”爆料男无所谓地摆摆手。

        颜筱这下也深深开始怀疑,爆料男这种欠揍又缺智商的性格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完全是因为霍医生他们这群朋友太善良了。

        不过他今天的爆料让大家都听的很,除了被爆料者霍医生本人…

        今晚的事情实属意料之外,不过颜筱觉得很开心,能从他同学这里更了解他一点,就觉得离他更近一步,看见了她不熟悉的那个霍泽析,很真实,甚至很可爱。

        离别的时候,颜筱和那几个女同学加了微信,黄几个还约了下次见面时间,走出馆子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外面还是凉风阵阵,颜筱心情十分好,也不觉得有多冷,突然抬头看霍泽析,想到了什么,有些好笑地叫他:“霍霍…”

        “…”他缓缓低头,看她,无言。

        颜筱笑得一脸灿烂,模仿霍妈妈:“霍霍你是最的。”

        “…颜筱你今晚有点忘形了。”

        “我以后就这样叫你好了。”

        “你试试。”

        颜筱心理不平衡:“别人都能叫,凭什么我不能?”

        “你就是不能。”

        被这句稍显霸道的话哽住,颜筱瞬间觉得来气,要是依着她本来的脾气,都已经还嘴回去了,可是看着他,颜筱还是咽了回去。

        可是越想越来气,走了一会儿,颜筱憋回去的气渐渐忍不住,嘴不自觉噘起,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一副鼓气的样子。

        两个之间隔了一段距离,霍泽析去牵她手,颜筱握拳,手指又被他一舒开,稳稳握住。

        知道她在生气,霍泽析也没说话,只沉默牵着她走了一路。

        回家之后,他才松开颜筱,反手关上门,说:“别人以为我牵着一只河豚。”

        河豚…

        那种一肚子气体的动物…

        颜筱猛地看见门口穿衣镜里自己的脸,确实是一脸生气的样子。

        她顿了一会儿,小声嗫喏:“我没生气。”

        才怪。

        她垂着眼睛,霍泽析低头去看她神情,又捏了一把她的脸颊:“这幅样子还说没生气?”

        颜筱被他捏成金鱼嘴,正要挣扎着拍开他的手,他突然弯,一只手臂夹住她两条腿,颜筱整个人被托起来。

        颜筱吓一跳,以为会被他扛在肩膀上,他却只是就这样抱着她进了客厅,颜筱撑住他的肩膀“我、我恐高!”

        “两三米就恐高了?”

        “你先放我下来!”

        颜筱小时候经常被老爸这样抱起来,说什么丢下楼之类吓她的话,留下了心理阴影。

        抱她走近沙发,松手之后颜筱站在沙发上,又坐下来:“我鞋呢?”

        霍泽析坐她旁边“你刚没穿。”

        “我正要穿就被你抱过来了!那你去帮我拿!”颜筱指着门口。

        “我把你抱过来还帮你提鞋?”听语气霍泽析显然不乐意,站起身应该是要去洗手。

        什么逻辑啊这?明明是他非要抱她,她才没穿鞋的好吗?

        颜筱瞪着他的背影,又哼笑:“那我就坐在沙发上不下地了。”

        没得到回应,颜筱气咻咻打开电视机,霍泽析洗了手又坐回来,看见颜筱以一种美人鱼的躺姿霸占了沙发的三分之二的面积。

        他把她腿往那边推了一下:“坐过去点。”

        颜筱置若罔闻,又把腿尽可能伸长。

        霍泽析:“…”他居高临下看着颜筱,在无可忽视的注视下,颜筱假装恍然,说:“真不好意思,我腿太长了。”

        两人眼神对峙几秒后,霍泽析释然地挑眉,还隐约出一点笑意。

        颜筱被他的反应搞得有点后怕,却还是不肯收回腿,然而在下一秒,她就后悔了。

        霍泽析握住她脚腕,分开她的两条腿,从她腿间欺身而上。

        颜筱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直到看见他俯身,近在咫尺,对她笑了笑,然后一个吻就落下来。

        从某种意义上讲,那根本不算亲吻,因为还带着强烈的惩罚意味,颜筱被着挣扎不得,他一开始还只是一下一下细细地,后来气息加快,颜筱上吃痛,居然被咬。

        血鬼变的?干嘛咬人啊?

        颜筱想要推他,又被他摁住手,她情急之下想干脆咬一口回去,却怕后果更惨,秉着“君子能伸能屈”的原则,颜筱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

        齿间,呼吸也变得稀薄,颜筱都快窒息了,他才渐渐分开,却没从她身前离开,侧身,脸埋在她耳边的发间。

        颜筱能感觉到他吐息的温热,听见他不算平静的呼吸声,浅浅萦绕在她耳畔…

        突然一下就像是被击中,颜筱全身都过了一遍电,说不清楚的酥软感从腔蔓延,她不自觉地轻哼一声,头向左微偏,躲开右耳边的刺。

        感觉到颜筱的动作,他突然想起上次颜筱说她右耳感的事,突然低笑一声,故意靠近她右侧说话,声音放轻:“下次还敢不敢这样?”

        她现在大脑就是一片空白的状态,一边躲一边问敢哪样。

        他继续:“故意惹我。”

        忘了刚才的事,颜筱现在只想快点摆这种微妙的折磨,又摇头:“不敢…”

        他低头,在颜筱耳廓轻擦了一下,声音很轻很低,带着不加掩饰的宠溺:“那要不要乖?”

        颜筱觉得自己真的要完了…

        既觉得舒服,又觉得是折磨,霍泽析的话把她最后一点想要挣扎的意识也没,颜筱几乎是下意识伸手勾住他脖颈,亲上去“嗯,会很乖…”

        说完,颜筱看见他眸微沉,眼睛里有动的某种情绪,和平时完全不同,像是极度清醒,又分明有一种危险,让她顿时间有点陌生害怕。

        她脑子清醒了些,后悔刚才说了那样的话,神思从一片混沌中拉扯出来,下意识开口:“不行…”

        他已经埋首在她颈间,声音微微沙哑:“不会痛…”

        “不是…总之现在不行…”颜筱说得格外难为情,脸都红到耳朵了。

        他停止动作,眼眸漆黑深邃,看她:“为什么?不相信我?”

        颜筱讲不出口原因,不想说是害怕,也不想说没做好心理准备。

        最后咬咬牙,声音细若蚊,撒谎:“我、我亲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