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从头想你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水信玄饼〔2〕

第四十四章 水信玄饼〔2〕

        颜筱没太听懂她的意思,以为是在地铁站太吵所以听错,又说:“你等一下说话,我这里太吵了!”

        说着颜筱快步走出人群,又出声:“喂!现在能听清了,你说吧!”

        电话那头声音提高,霍萍果说:“你怎么会有魏心竹的照片?”

        听她语气,感觉情绪还焦灼激动,颜筱想了想:“魏心竹是谁?”

        “就你刚才发的那条朋友圈图片里面的那个女生啊!”颜筱“哦”了一声,又想起她刚才好像说了一句让她删动态的话,一时间好奇:“那个是我朋友的表姐,你认识她?”

        霍萍果安静两秒,随后声音平静得不正常:“所以你不知道她是谁?”

        颜筱突然好笑“你刚刚不是说了吗?叫魏心竹。”

        那头再沉默,过了一会儿出声:“你快把那条动态删了。”

        颜筱疑惑:“为什么?你和她有什么仇?”

        “别问了,快删了!”霍萍果语气有点焦躁。

        她越是这样说,颜筱越觉得好奇,又莫名其妙:“你不说原因,我为什么要删?”

        沉默良久,霍萍果才出声:“她就是我哥前女友!”

        说完,霍萍果叹了口气,没听到颜筱的声音,又说:“知道了吧,让我哥看到你就说不清了。”

        颜筱这下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心里一遍又一遍重复“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

        刚才在冯诗予家,她确实说过她表姐在国外留学,学医,近段时间才回国…

        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吻合,根本没有让颜筱质疑的可能。

        她拿着手机站在地铁出口,整个人都定住,久久才缓过神。

        好在霍萍果还在那头没挂断电话,陪她一起沉默。

        脑子里有好多话想问,但到了嘴边,却变成一句“我知道了”

        出乎意料地平静,挂断电话,删掉那条动态。

        走在回家的路上,颜筱握着手机,想要让自己摆这种好奇又莫名惆怅的心情,却是徒劳。

        走到公寓楼下的时候,她停下脚步。

        突然不想这么快面对他,不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都不知道的样子,也不想像每个俗套的女朋友那样,盘问他关于前女友的事。

        况且她之前本来也是知道的。

        踌躇一会儿,颜筱坐在楼下的休息椅,忍不住好奇,拿出手机在微信上找冯诗予,发消息:

        你表姐是什么样的人?

        问题来得没头没脑,颜筱也没心情再去编什么借口,直接这样问。

        冯诗予回信:

        问这个干什么?想认识我表姐?

        颜筱回复:算是吧。

        冯诗予:那你要她微信吗?

        加微信…

        颜筱:不用,算了。

        关上手机,颜筱突然有些自我厌恶。

        明明,自己一点也不想成为那种怀着探测心去推敲别人的人。

        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想要了解。

        整一个晚上浑浑噩噩,她什么都不敢说,不敢问,晚上躺在上,却怎么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所以现在,霍泽析知道她回国了吗?

        为什么他要在家里放那种胃药?

        为什么她要回国?

        …

        各种问题像是盘错节的树根,一点点伸长,纠,在颜筱的脑子里不断生长着。

        人陷入一种怀疑状态的时候,会变得十分神经质,那些细节,那些本来无关轻重的事,就变成了破案时的重要线索,好像每一件事,都在指向你的怀疑。

        魏心竹…

        颜筱实在忍不住,打开手机,在百度上搜索她的名字。

        条词翻找,意外找到她的微博。

        是用的本名,看微博数量并不是很多。

        最新一条是在机场,配上文字:我回来了。

        看偶像的微博都没这么仔细过,颜筱一条条查看。

        她没有很多自拍,大都是分享一些生活中的状态和感悟,照片也大都是和友人的合照,或是朋友拍的她,很自然,笑起来眉眼弯弯,像冯诗予气质很像,女生看了都觉得很舒服的女生。

        不过这么多状态,差不多都是和朋友在一起,不知道是否有男朋友。

        已经从今天翻到去年,一条条微博翻过去,像是进入她的生活,渐渐了解她的点滴。

        看到后来,有一条终于吸引了颜筱的注意:tata生宝宝了,你在该有多好。

        配图是一张黄母猫和两只猫崽。

        那是两年前,大概是霍泽析回国不久的时候。

        像是终于找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颜筱目光定在那一条,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明明知道自己是无聊到自寻烦恼,但还是忍不住想看,看到的那一刻又开始后悔。庸人自扰。

        颜筱熄掉手机,又关机。

        可她一点都不讨厌魏心竹,她那么明亮优秀,如果可以做男生,她也会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可为什么要分开呢?

        如果只是因为分居两地不方便的话,意思是和感情无关?那她现在回国了,会不会…

        打住!

        不能再胡思想下去,都只是自己一个人的臆想而已…

        由于这一晚睡得太晚加失眠,导致颜筱第二天黑眼圈重得堪比恐怖片里的女鬼。

        怕被霍泽析发现什么,颜筱化了个妆,几层遮瑕才盖住眼底的乌黑。

        要出门的那一刻,霍泽析让颜筱添件衣服,颜筱说不用,他又强调一遍,态度强硬。

        平时都会乖乖听他话,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突然迟疑了,几乎是口而出:“你对前女友也是这样吗?用长辈的口吻,像这样下命令?”

        这句话没经大脑,问出的时候她自己都吓一跳,默默握紧手指,却还是强迫自己抬头看着他。

        霍泽析愣住,沉默一瞬才微沉开口:“这话什么意思?”

        颜筱咬,又说:“我只是不喜欢…不喜欢你这样对我。”

        他淡淡看着她:“我怎样对你?”

        颜筱说不上来,鼻子突然有点酸。

        她站在原地,一切的状态都显得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发脾气,莫名其妙想哭,一场生动内心戏,没人看懂。

        霍泽析看了她一会儿,眉头渐皱:“怎么了?”

        从昨晚回家之后,她就心不在焉,什么都不在状态。

        她要怎么说?

        想说你是不是真正的喜欢我?说自己有多不自信?说你还有没有挂念你前女友?

        不能多想,不然所有的念头接踵而至,她根本无力招架。

        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还是那个告白时候的自己,那么小心翼翼,好怕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她最终深一口气,稍稍调整情绪:“没什么,走吧。”

        一路无话,车开到颜筱学校,她正要解开安全带,按到按钮,霍泽析突然握住她手腕。

        颜筱抬头看他,对上他深邃漆黑的眼瞳,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她。

        “如果有什么事让你觉得很难过,可以告诉我。”

        他说话时神色平静,声音却很沉和,有让人不能忽视的认真意味。

        有那么一瞬间,颜筱真的很想把所有心事说出来,但是她知道,不行的。

        她不确定,不确定自己在他心里是什么位置,也不敢贸然提起魏心竹。

        怕自己小心翼翼堆好的积木,就被这么轻轻一抖,毁得干净。

        最终她笑着点点头,推开车门离开。

        午休的时候,她又忍不住给霍萍果发消息,问知不知道魏心竹已经回国了,霍萍果很快回复知道,并且前几天就知道了。

        她又问:那霍泽析知道吗?

        霍萍果过了一会儿发了一条语音给她,大意就是魏心竹和霍泽析之前是大学同学,身边有共同的朋友,他知道也很正常,让颜筱没必要担心什么。

        下午的时候,颜筱实在不在状态,下午满课,上完课又直奔舞蹈中心,顿觉身心俱疲。

        冯诗予看出颜筱的异样,问她是不是不舒服,颜筱搪回答,冯诗予听出来,也不再多过问,实习结束后两人一起下楼,走到楼下她才发现自己手机不在包里。

        舞蹈中心楼上没有,用冯诗予的电话打过去,却没有关机,应该不是被盗。

        颜筱回忆了一下,说:“大概是放在学校了,诗予你先回家吧,我去学校看一看。”

        冯诗予答应,叮嘱两句,陪颜筱上了出租车之后离开。

        已经是傍晚八点,颜筱没办法联络霍泽析,到了学校之后直奔寝室,果然是午休的时候落在这里。

        小佳看颜筱急急忙忙的样子,咬着苹果悠悠说:“刚才你男朋友给你打了电话,我帮你接的,说你手机放在学校了,他说他很快过来拿,估计现在在路上,你现在回一个电话给他呗…”

        颜筱应一声,正准备打开手机打电话过去,铃声却突然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