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从头想你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胭脂凉糕〔3〕

第四十九章 胭脂凉糕〔3〕

        这句话瞬间把颜筱从怒火的边沿拉扯回来,她无比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现在的姿势和处境有多危险,脊背微微一僵,迅速弹到一米开外的沙发角落,躲得远远的。

        平时调戏虽调戏,但要是来真的,她还是觉得莫名恐惧。

        这种别上的压制,果然是与生俱来…

        霍泽析微微,手臂撑在沙发靠背,看着她,语气不温不凉:“你躲什么?”

        “我…”

        想起前几天还说什么睡他的话,现在想想还打脸,她结巴了一下,说:“谁知道你会不会在我没准备好的时候就…”

        她说着停下来,霍泽析追问:“就怎样?”

        “就、就兽大发!”

        颜筱说着有点脸红,霍泽析听后却靠在沙发背垫,一只手臂挡住眼睛,像是在笑,又像是叹了口气。

        颜筱被他的反应搞得摸不着头脑“你、你还好吧?”

        他没动。

        颜筱犹豫一会儿,还是还是小心翼翼挪过去,把他挡住眼睛的手扯下来,去看他:“霍医生…霍霍,你怎么了?”

        霍泽析缓缓睁开眼,眼眸漆黑,看她,顿了一会儿才说:“你一直这样,很伤男人面子。”

        这…这话…

        怎么听出几分委屈?

        颜筱略有些不知所措,跪起身,抱他的头:“不生气啊,我刚才没想那么多,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霍泽析稍稍推开她:“要真想安慰我,换个方式。”

        颜筱:“…”怎么这样?

        她退一万步,说:“万一怀孕了怎么办?”

        “我不让你怀孕,你怀什么?”

        颜筱咬,脸颊开始发烫,实在觉得难以启齿,纠结:“你,你要是没控制好…”他利落打断:“有安全措施。”

        …

        颜筱快热了。

        她避开视线,觉得这个形势怎么有种箭在弦上不得不从的趋势?

        可是内心又觉得,这样一点准备都没有,会不会太…

        她还没想好,身体突然一轻,霍泽析把她抱起来,往卧室走。

        天哪…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恐惧抗争,求饶:“我不行,今天真的不行…”

        他淡淡:“没什么不行。”

        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

        多么痛的领悟…

        被扔在上,颜筱紧紧抓住衣服,警惕看他:“我没洗澡,你先别动!”

        霍泽析眼中有犹豫,又微微眯眼看她:“别跟我耍花样。”

        颜筱急得都口齿不清了:“我就洗个澡,能耍什么花样?”

        “我帮你洗。”

        颜筱觉得她现在内心的羞度已经爆表了,拼命摇头:“不!我…我喜欢自己洗。”

        “多久搞定?”

        “五分钟!”颜筱生怕他真的要帮她洗

        “…去吧。”

        颜筱赶紧一溜烟跑到卫生间,锁上门,大气。

        太险了…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花洒迅速洗了一个澡,心想等霍泽析冷静一下,她再看看形势。

        没想到她刚洗完,门把就被按下,但锁了门,没能打开。

        她顿时又陷入不知所措的状态,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为什么这么久不出来。

        但门外没了声响,颜筱麻利地穿好内衣,正要穿衬衫,外面又传来钥匙穿孔的声音,门应声打开。

        颜筱尚且保持着扣衬衫扣子的动作,霍泽析表情并不好,显然被惹怒,目光沉然,深不可测看着颜筱,却不说话,走近去抱她。

        居然还有卫生间的钥匙…

        这也太玄妙了吧?

        颜筱还没缓过神,已经被他扛起,天旋地转被他再一次丢在上。

        这次不一样,她衬衫扣了一半,出一片雪白平坦的小腹,下面只有一条三角内,两条细直白皙的腿。在空气里。

        这场景足以让男人失去理智,颜筱感觉。的肌肤被他目光灼得烫,羞得不敢睁眼,把薄被扯过来要档,霍泽析突然跪伏在她身上,把她的双手锢在头顶,低头吻她。

        双手被握住,让颜筱彻底陷入抓不到实物、没有安全感的恐慌状态,却又挣脱不开。

        他温热的吐息向下,转在她锁骨和脖颈,另一只手解开想要解开她的纽扣,没能成功,索一排扯开,纽扣噼啪弹开。

        颜筱慌乱,收起膝盖想阻止他,他目光专注,微微出声,声音极低:“腿分开。”

        可他越是强势,颜筱越是觉得未知害怕,害怕他的眼神中强烈的占有,害怕他的下一步举动。

        她还是并拢膝盖,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求饶似的出声:“我害怕,霍泽析我害怕…”

        他目光稍一迟疑,松开她的双手,将她额前的头发开,目光沉静温柔,轻声:“以后我们会结婚,会有小孩,我就是你的丈夫…”

        像是誓言的话,用近似宠溺的语气在耳边缓缓说出,颜筱的防备一点一点消减,他的手顺应而下,颜筱像是触电,来不及阻止。

        她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反应过来又抿紧嘴,并腿一边推开他的手。

        不是说还休,是防卫的抵抗。

        霍泽析停下动作,愣了一下,终于彻底从她身上离开。

        身前一凉,颜筱睁大眼睛看他,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这样放开她。

        霍泽析沉默片刻又看定她,气息还未平复,眉间有几分无奈:“你的反应让我觉得,我很禽兽…”

        …

        这下颜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内心明白其实这很正常,只是她自己太放不开,让他不知道该怎么继续。

        可是…

        “我是第一次,不知道要怎么办…”她最终嗫喏出声,心里突然觉得愧疚。

        这个时候解释已经毫无意义,颜筱咬咬牙,垂着目光,一番斗争过后犹豫地解开背后内衣的扣子,褪下衣料,手臂遮住前,抬头看他。

        颜筱目光灿然温顺,看见一向的冷静自持的他,眼中有什么溶解崩塌,一闪而过的毁灭。

        他动作还是尽可能温柔,花费时间一点一点融化她,等到她由一开始的强迫配合变成不由自主起反应,才停下来,在她耳边轻声:“帮我衣服。”

        已经不怎么清醒,颜筱坐起身,帮他掉上衣,手碰到他的那一刻,又迟疑地收回来:“下面你自己来…”

        霍泽析突然低笑一声,亲了一下她脸颊,片刻之后欺身而上。

        虽然知道一定会疼,但是彻底进去的那一刻,还是觉得要命。

        霍泽析帮她擦眼泪,停顿一会儿,稍稍动了几下,颜筱顿时不受控制地飙泪,他看得心疼,尽可能最快结束,抱她去洗澡。

        这一觉,颜筱做了各种奇怪的梦,一会儿梦见在楼梯里上上下下奔跑,一会儿在海里快要溺水,童年旧事也被翻出记忆,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

        头晕,重得像是灌了铅进去,霍泽析还抱着她,她稍稍挣开,想起身去喝水,又怕吵醒他,动作小心翼翼。

        刚下,身后传来半带沙哑的声音:“做什么?”

        还是吵醒他了?

        颜筱转身回答:“喝水。”

        没有得到回应,他只是翻了个身,又继续睡,颜筱松口气,心想他大概只是半梦半醒的条件反。

        是很在意,才会在梦里都保持警觉,注意她的动作吧?

        颜筱喝完水回来,忍不住仔细看霍泽析睡着的样子。

        睡眠状态是人最没有戒备的时候,他睡着的样子显得可爱,有无瑕安静的少年气,原始纯然。

        重新抱住他胳膊,颜筱缓缓闭上眼睛,心里突然觉得充盈,又莫名几分伤感,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坠入睡眠。

        再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昼明。

        但不美好的是,她又是被霍泽析叫醒的…

        今天是周末,颜筱不明白为什么霍医生就不能让她多睡会儿,她用枕头盖住耳朵,实际行动表明不想起。

        “已经十点了,至少起来吃早餐吧?”他态度已经放得耐心。

        “我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

        “哪儿都不舒服。”

        “…别装,快起!”

        颜筱被他略严肃的语气搞得有点紧张,心想态度怎么和昨晚差别那么大,转过头:“就是因为昨晚,我才不舒服的。”

        她说得坦,尽管知道她是在找借口,霍泽析一时却不好辩驳,稍稍皱眉:“少来!”

        颜筱叹气,虽然她昨晚确实疼一下就过了,但是——她真的想再睡一会儿啊…不过迫于霍泽析的威,颜筱还是起了。

        心想以后自己的生活估计就和他一样了,健康绿色又环保,不吃垃圾食品不吃辣…想想就好恐怖啊。